第 二十一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今晚临时有其他急事要做,明晚12点前更新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教室里,讲台上的教授伴随着厚重窗帘后面的微弱光线正戴着黑框眼镜不苟言笑地讲着课件,宋小西趴在桌子上,脸埋在搭起来的胳膊里,已经将近八十分钟一动也不动。旁边的阮丹青瞅瞅她,轻轻推了推她,她还是像个木头桩子一样;阮丹青又踹了她一脚,她还是僵着没有反应;等阮丹青把一张小纸条从桌子下面送到她嘴角处的时候,宋小西终于清醒过来。

    她没好气地把纸条拆开,上面写着:“你给李唯烨亲傻了?”

    宋小西顿时面如火烧,拧着眉毛低声警告:“不要乱说。”

    她盯着桌面又趴回桌子上,阮丹青看看她努力掩饰的从脸颊蔓延到脖颈的红晕,渐渐眯起眼睛,瞄了她一阵,嘴角忽然翘起一个笑容,小声说:“我昨天看了部泰剧,里面的男主角那是相当的帅啊。”

    “……”

    宋小西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阮丹青接着说下去:“虽然泰剧普遍节狗血,发展也十分无厘头,但它最符合市场的一点在于,就跟十年前的台湾电视剧一样,它完全符合人们意出来的那些不现实愿望。比如说什么王子跟灰姑娘,还有那什么强取豪夺惩恶扬善,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里面的男主角都一个比一个的漂亮,完全符合世人普遍的审美观。”

    “……”

    “昨天那个泰剧里面的男主角长得跟你家承莫哥哥很有几分像,眼睛细细长长,唇线也很好看,而且他连格都跟你那兄长像得很,冷淡闷冰山模样,穿着西装往那一站,那就是一道华丽的难以忽视的风景。”

    “……”

    阮丹青盯着宋小西诡异的越来越不自然的眼神,好奇心越发旺盛,无视响起的下课铃声,继续说下去:“昨天晚上我熬到凌晨两点,终于看到了男主角亲女主角,镜头特地给了男主角一张特写,然后你在屏幕前面就能看到他那张好看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当时在想,给那柔软温淡粉色像樱花一样的唇瓣贴上去,说不定还会带着一股传说中的清香气……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这么着急收拾东西要干嘛去?”

    宋小西抓起课本胡乱塞进包袋里,拎起来转就走,脚步快得像逃一样:“我还有事,回头见。”

    “喂……”阮丹青看着宋小西在人流中拼命左冲右突,只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从教室后门那里消失了。

    对于宋小西来说,她这两天过的生活堪称混乱。拜前两天江承莫那个天打雷劈的吻所赐,她这两天脑子时而空白时而像炸了一般,搅得就像是打碎了的鸡蛋,稀稀糊糊迷迷茫茫,宛如一只惊弓之鸟,听不得任何有关嘴唇以及类似的敏感词汇,也拒绝回忆之前江承莫的那些作为究竟隐含何种意味,更是拒绝考虑之后究竟该怎么办。

    她那天在脑子回路终于衔接起来之后,使劲推开江承莫转就跑。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推多余的那一掌,因为江承莫离她并不算太近,而且他也没有试图拽住或者束缚她;而那一掌的力道似乎还不轻,她跑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疑似还听到了头那里传来一声低低的闷哼。但她不敢回头看,就像是后面有狼在追一般,打开一重重的公寓门电梯门大厅门,启动车子逃命一样一溜烟扬尘而去,踩下油门的加速度大得甚至让她自己都重重地往后仰了一下。

    她很想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然而事实无法如愿。宋小西醒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坐立不安,太阳就像是被一颗颗杏仁弹着一样的疼;睡着的时候更是噩梦连连,场景完全来自她这两天一直极力逃避的那些,完全不受她的控制,江承莫那个比花瓣落地还轻的吻一直在一遍遍不停回放,并且似乎连触感都很丰满,似乎连睡梦中都有种不似他平那种淡漠的柔软,温,每一寸的感受都被放大,画面清晰得让她不能躲避,最后只能猛地睁开眼醒过来。

    宋小西临阵脱逃后装鸵鸟了好几天,连头柜上那本相册也被她塞到了书架的最底层。她一直担心江承莫会打来电话或者到访公寓,她敢发誓她现在如果见到他,一定会无所适从说不定还会再逃跑一次;然而所幸江承莫似乎已经从头到脚把她的每根汗毛都拿捏得清清楚楚,自从那天那场结结实实的震惊后,他迄今暂时没在她面前出现一回。

    自从宋小西发现阮丹青目前也不是个合适的安抚她的人之后,她得了空便一直把自己闲置在家。每天在网上看帖子浏览新闻和网购,实在无趣了就打游戏,头发乱糟糟,游魂般从这个屋子游到另一个屋子里,过的子与失恋无异。

    她那天刚刚把无聊的连连看无聊地玩到通关,沈奕的电话打了过来。宋小西介于那件事连同沈奕都有种莫名的敏感,兼之她又想到了之前沈奕那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就更是想躲避他。然而他的电话锲而不舍,一遍不通还有第二遍,吵得人心烦意乱,宋小西盯着电话半晌,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沈奕懒洋洋的调调随着嘈嘈杂杂的背景音传过来:“七小姐,你现在有空没有?来游乐场一趟怎么样?”

    宋小西没好气:“你返老还童了吗?”

    沈奕哈地一笑,说:“我没钱了么,打算请你来游乐场救救急。”然后电话像是远离了几分,而后听到他模模糊糊地柔声说:“慧慧,来跟你小西姑姑通电话。”

    接着宋小西就听到了一句气的“姑姑”,慧慧一本正经又气地开口:“小西姑姑来陪我玩旋转木马。”

    宋小西在心里叹了口气,笑着说:“行啊。”

    宋小西赶到游乐场的时候沈奕正半蹲着给慧慧擦嘴角,慧慧手里拿着一个仿真的馒头,两人见到她,一起抬起头,沈奕捏着慧慧的手一起向她拜拜,齐声说:“小姐,没有咸菜,给点盐吧。”

    “……”宋小西一阵无语。

    宋小西弯腰从沈奕怀里抱起慧慧,无视沈奕从他那上挑的桃花眼角迸出来的探究视线,哄着说:“慧慧想去坐旋转木马?”

    慧慧点点头,搂住她的脖子,话说得细声细气:“姑姑跟我一起。”

    于是三人一起到了旋转木马售票口,沈奕推推她,大喇喇地说:“你去买票。”

    宋小西像见鬼一样上下打量他:“你这是一个绅士该说的话?排队这种事你也好意思让我去?”

    “我去也行,但你得给我钱。”沈奕伸出手冲她一摊,“我最近穷得叮当响,天天在公司偷偷吃泡面,你发扬一下人道主义精神,临时救济一下不为过吧?”

    宋小西嗤了一声,瞅瞅他红润白皙的脸蛋,再看看挂在他臂弯里的手工定做休闲外,嗤了一声:“你穷得只剩下钱了才对吧?”

    “我真的很穷,穷得透透的。”沈奕的面色一本正经,“我前阵子跟人家打赌,结果我输了,还是输得最惨的那种,昨天刚白白送出一辆百来万的跑车呢。信用卡上的数字都是负的。要不你以为我叫你来干嘛?还不是来救驾的。”

    “你得了吧。”宋小西夺过他的外,在里面摸了摸,先是摸出一连串形状各异又精巧的车钥匙,接着又摸出了一个充斥各色银行卡的钱包,她从里面抽^出两张粉色钞票撂到他手上,然后一脚踹过去,“去。”

    沈奕去买票后,慧慧搂着她的脖子靠在她上,又大又黑的眼睛望望她,轻声慢气地说:“小西姑姑和承莫叔叔吵架了吗?”

    宋小西浑一僵,挤出一个微笑:“谁说我和你承莫叔叔吵架了?”

    “小叔叔。”

    宋小西别过头瞪了瞪不远处那个一清爽正在排队的背影,在心里把沈奕捏碎了踩烂了煮熟了炸糊了千八百遍之后才又回过头来,把刚刚从沈奕口袋里搜刮出来的巧克力棒塞进她的嘴巴里,磨着牙挤出第二个微笑:“不要听你小叔叔乱说。他满嘴跑火车,从来没有准头。我和你承莫叔叔才没有吵架。”

    慧慧瘪瘪嘴巴,只顾着含巧克力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宋小西想了想,又对慧慧开口:“沈……你小叔叔还说什么了?”

    慧慧眨了眨水汪汪乌黑的眼睛,咬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小叔叔说如果我问你和承莫叔叔吵架没有,你一定会说没有。但实际上你们俩肯定有。”

    “……”宋小西再度无语,“还有吗?”

    “小叔叔还说,如果你们两个没有吵架,小西姑姑就应该去医院看承莫叔叔。”

    宋小西怔了怔,低声说:“他住院了?”

    慧慧点点头。

    宋小西迟疑了一下,又问:“你知道你承莫叔叔生的什么病吗?”

    慧慧摇摇头。

    “那看起来严不严重?有没有输液打针在嘴上戴那个玻璃罩子?”

    慧慧又点点头。

    宋小西拧起眉毛:“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慧慧又点点头,把最后一点巧克力咽下去,沈奕那股欠揍的调调在她俩后慢吞吞地响起来:“江承莫闹得再严重,还不都是让你给气的?没心没肺的我见得多了,像小七你这样的还是新鲜第一个。”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