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六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 】[书/客/居/网友首发更新] [w-W-w.shUkeJu.c-O-M]    15、

    江承莫的唇际抿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眸子中映出清淡的笑意,宋小西难得能见到他这般眉目清朗的模样,即便是用面如冠玉来形容也并不为过。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请到ZiXuAnGe.CoM[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wWw.shUkeJU.]

    不过她丝毫没有要欣赏美男的心思,江承莫突如其来的莫名好心让她感觉有点儿风阵阵,总觉得他还要再出花招。

    “你不对劲儿吧。”宋小西怀疑地瞅着他,“我不跟你回去你还这么清闲,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脾气?鬼附啦?”

    江承莫凉凉地飘了她一眼,接过导购小姐递过来的单据,“今天你是寿星,我不跟你争。你说什么说什么。”

    他顺着导购引示的方向去收银台,宋小西跟在他后问:“那你的意思是打算让我在这儿再待一阵子了?”

    江承莫瞥她一眼,冷笑一声:“你觉着可能么。”

    “你昨天说来这儿办点事,你办了没?”

    宋小西这话问得很不怀好意。打从今天早晨李唯烨走后,她压根儿就没见江承莫离开过她的视线,甚至连他那支一向忙碌的手机都处于沉默状态。宋小西本来没觉得,如今想起来,如同脑子里某两根线突然搭接成功,她蓦地有些明了。

    果然,江承莫只是把银行卡交给收银员,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完全无视她。

    宋小西笑眼一弯:“那就是说其实你来这儿是没事儿要办了?你就是为了来看我是吧?”

    江承莫抿着唇不说话,只是用一种“你有本事就再自作多一点儿”的眼神警告她。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请到ZiXuAnGe.CoM

    宋小西完全不为所动,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在签字单上利落签字,字体凌厉漂亮,是相当标准的楷体。

    她蹭过来,踮起脚尖揪着他的袖子,笑容十分明亮:“哎,你说你想我了没关系,我能理解。平时我在你跟前你觉得烦不胜烦,现在我走了你终于觉得清净过分了吧?终于发现我的优点了吧?”

    收银员本来正在盖章,听到这儿不由笑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wWw.shUkeJu.]江承莫脸色一沉,面无表地接过收据,自顾自地往前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宋小西得寸进尺,继续撩拨他:“那时候你出国三年,俩月不跟我联系也没见你有什么不适应啊。现在你终于有人了,知道怀念起我在你边逗乐解闷的岁月啦?”

    “宋小西,闭嘴。”

    宋小西的笑意遮都遮不住,眼睛一弯,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双眼:“哎哎哎,你别恼羞成怒啊。我这绝对是在夸奖你。”

    江承莫本来已经拎着衣袋走到商场的出口,脚步却突然停下来,低头看着尾随而至的宋小西,笑得冰凉:“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说完他就推动旋转门大步离开,衣袂随风掀起,头也不回。宋小西在原地站了一秒后回神,小跑两步跟上去,乖乖地上了车。

    江承莫大概真的是被她的话闪到,一路上都不理她。车子行驶一段距离后,宋小西问:“我们去哪儿?”

    “机场。  。”

    宋小西一怔,微微睁大眼,江承莫对她摊了摊手,突然展颜一笑,如同风拂面,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唔,其实飞机真正起飞的时间是三点半。所以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应该还能赶得上。”

    “……”

    “就是事先猜到你会在途中扑腾,所以这句话特地保留到现在才跟你说。”

    “……”一而再地被骗,还是被同一个人骗的滋味实在是不怎么好,宋小西立刻坐直体,两只手狠狠地去扯他的面皮。江承莫皮肤白皙,宋小西下手不轻,他的脸颊上很快显现了红印。

    他好不容易才把她拽开按在座位上:“别的等回去再说。现在先让我睡一觉,我快困死了。”

    “你怎么能这样!”宋小西愤愤,她的两手被他固定住,她只能故意在他耳朵边上像蚊子一样嗡嗡,声音刻意压得又细又尖又低,却又无法被忽略。江承莫平最讨厌这种声音,她现在就是不想让他如意。

    江承莫闭着眼睛蹙了蹙眉,含糊地“唔”了一声。

    “商,诈!”

    宋小西一直重复着这两个词,江承莫被吵得烦不胜烦,掀开半只眼皮看了她一眼,很快又闭上,声音低沉:“寿星生快乐。”说完不论宋小西怎么折腾都不再理会,直接睡了过去。

    “……”

    两人一直到飞机上都在冷战。宋小西把杂志铺到脸上,拒绝看到边的某个人。江承莫把新鲜的蛋糕凑到她鼻子底下左右轻轻摇晃,油香气通过鼻腔忽远忽近地飘进宋小西的心里,宋小西一边在心里鄙视他的险一边又鄙视自己的意志不坚定,她就快支撑不住了。

    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宋小西一把将他推开。江承莫顺势把餐盘放回原位,淡淡地笑:“真不想吃?我这可是好心好意。”

    宋小西不说话,只是用一种女鬼般幽怨的眼神滴溜溜地瞅着他。

    江承莫挑了一下好看的眉,点点头,不再劝她,一个人用勺子叉了一点蛋糕慢慢地咽下去。宋小西盯着他,这家伙平时明明对甜品半点不沾,今天难不成真的是鬼附了吧。

    她见他没有推让的意思,于是自己唤了空姐,却在开口之前被江承莫不动声色地挡住:“麻烦把这位小姐的餐盘撤了。她没有食,不想吃也不想喝。”

    空姐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微笑着照办。宋小西的意见还没提,空姐就已经按照江承莫的吩咐离开。只留下宋小西一个人巴巴地瞪着江承莫和江承莫手中的蛋糕,她简直想扑过去,一口咬上他脖子处的大动脉。

    江承莫笑意清浅,手指在腿上轻轻敲了两下,用一种十分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你不是不想吃么。”

    宋小西僵硬着口气:“江承莫,把你的脸扭到那边去,我不想看到你。”

    江承莫好笑地看着她,宋小西梗着脖子看窗外。他把自己面前的餐盘推到她面前:“这份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

    宋小西吸了一口气,不为所动,只冷眼瞅他:“打一巴掌再给颗甜枣是吧?”

    江承莫“嗯”了一声,慢慢地说:“一般来讲,我基本没给过别人甜枣。”

    宋小西一爪子挥过去,被江承莫眼疾手快地捉住:“长脾气了,嗯?”

    宋小西恼怒地收回手,手里的叉子差点就不顾礼仪地狠狠戳在蛋糕上。她吃得细嚼慢咽,一边吃一边把手中的蛋糕想象成是江承莫的化,于是每吃一口就得到一点儿心理安慰,任江承莫在她后看出她的目的笑出声也只作不理。

    再后来两人都安静下来。江承莫闭目假寐,很快就睡着。他的呼吸均匀,单手撑住脑袋,微微蹙着眉,浓密的睫毛遮出一小片影,从宋小西这个角度看过去,真是比一些女还要煽

    其实江承莫一直都长得十分精致。既承袭了江伯父杀伐果断敢想敢做的格,又继承了江伯母百分之八十的外貌基因。薄薄的唇线,鼻梁而直,眼眸深邃锐利,材颀长,丰姿翩然,不论是穿上正装抑或休闲衫,都别具一种气质和风度。

    宋小西凑近他,趁着他无意识,两只爪子五指伸开拢在他的脖子上,隔着空气虚虚做出一个掐的动作,宋小西邪恶一笑,江承莫的睫毛却突然颤了颤,吓得她立刻收回了手坐端正。

    过了一会儿却又没了反应。宋小西再度凑近,仔细看才发现他的眼底有隐隐的青色,此刻又睡得十分沉,大概是真的睡眠不足。

    宋小西想起前一夜江承莫因为她的胃病折腾,一种内疚感油然而生。她很小心地帮他把毛毯向上拢了拢,掖了掖边角,然后托着下巴在半米远的位置看着他,一边自言自语:“其实我还是想知道你对李唯烨说了什么。”

    江承莫自然没回答她。宋小西一只爪子伸出去,抓了抓他的几根头发。硬而直,很符合主人的格。

    她的动作很轻,没有打扰到他。宋小西静默片刻,忽然咬牙切齿:“别扭,闷,没调。长这么好看纯粹就是浪费。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看上你?真是没眼光。”[书/客/居/网友首发更新] [w-W-w.shUkeJu.c-O-M](  ,)

    ()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