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六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 】    6、

    一路到医院,宋小西对打针输液都很配合。  。她从小就体质弱,经常往病房跑。长大之后免疫力好了许多,但落下的病根却也不少,鼻炎药肠胃药安眠片都属于她的随必备物。

    宋小西裹着被子,坐在病上抽着鼻子问江承莫:“你怎么知道我发烧啦?”

    “艾木去接机的时候提了一句。”江承莫把从车里拿来的卫生纸盒递给她,看到她被烧得嘴唇发干,又把来之前就已准备好的水保温瓶塞在她手里。

    怪只怪她小时候发烧太多次,导致如今江承莫照顾起病人来早已是训练有素驾轻就熟。江大少爷是何许人,她竟能请得动他做这些事,这事实让宋小西一颗温顺善良的心脏忍不住自责得一抽一抽的。

    江承莫坐在她病旁边翻着杂志,吊完点滴后,他用手试了试她的额头,略略满意:“还行,好多了。”

    江承莫的手掌干燥温暖,手指瘦长有力,他俯试她的体温时,周还带着一种清香气。他把她按在手背上止血的棉球扔到垃圾桶里,又把她的帽子再次给她戴上,宋小西问他:“可以走了吗?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要多喝水,按时吃药,还有乖乖听我的话。”江承莫看起来心倒是不赖,还有兴致跟她开玩笑,又给她裹上自己的大衣,说,“外边冷,把这个上。一会儿一块儿去吃饭,下午跟我去公司。”

    “去公司?”

    “跟我去总部。”江承莫出奇的好耐,甚至还解释了一下,“你这副模样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不大放心。”

    宋小西扁扁嘴,这回她没试图要辩驳。她知道他后面还跟着什么话。

    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也是发烧,并且一烧就是四十度,在家睡得一夜不醒,第二天又睡去大半个白天。该章节由ZiXuAnGe.CoM收集发布等江承莫来给她送油蛋糕的时候,宋小西早已睡得不省人事。

    那回她退烧醒过来,病对面的那张脸的表绝对没现在这样好看,江承莫甚至还带着明显的怒意。不过江承莫在她生病的时候总是格外的好说话,宋小西提出的各种无理要求基本不需要强调就都可以满足。比如上回她趁机敲诈他最舍不得最喜欢的一邮票全集,江承莫皱了皱眉,竟然也答应。

    江承莫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乌黑的眼睛。宋小西一进了总部的大厅,嘴巴就再不动一下,只垂着头低调地跟在江承莫后面,不过她的眼睛却一直在滴溜溜地乱瞄,并且还瞄到好几位女员工在似有若无地向这边行注目礼。

    这倒是可以理解,公司里有这么一位看得到摸不到的耀眼领导者存在,对女员工的影响力不容置疑。宋小西即使呆在分部里,也照样可以听到许多关于江承莫的八卦。

    其实八卦说得和事实也相去不远。江承莫确实是软硬都不吃,也确实是心思深似海,怕是比女人的还要难猜。并且平时总是疏离又冷淡,一看就不是一个好商量的人。

    记得林丹青以前还是位职业女的时候对她说过一句话,你想自虐吗?去江承莫的办公室吧!不是我夸张,实在是他生气的时候那模样实在是肃杀啊。

    宋小西记得自己当时笑得东倒西歪,现在和江承莫一起站在直达电梯里,偶然回想起来,也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于是很快就招惹了江承莫淡淡的一瞥,宋小西立刻收敛了神色。

    不过到底还是没忍住,宋小西跟进他办公室的时候说:“江承莫,你想知道基层群众都是怎么描述你的吗?”

    “不想。”

    “你真是没亲民精神。”宋小西的鼻音嗡嗡地,“有人说和你对话清又解毒。”

    这话还是当年在这儿任职的林丹青原创出来的。该章节由ZiXuAnGe.CoM收集发布大体意思是,江承莫生气的时候眼神冰得能冻死人,说话一针见血,毒得世间无出其右,绝对可以用来以毒攻毒。

    江承莫回看了看她乱转的眼珠子,一张脸面无表,那姿势似乎又要弹她的爆栗,宋小西很有预见地闭上眼,她闭得很紧,眼睛皱出了小小的褶子,江承莫看着她,手指动了动,却没有落下去。

    他收回手,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面无表地打开笔记本电脑,宋小西睁开一只眼,觑了一眼他越发冷淡的表,又把另外一只也睁开,小心翼翼地说:“我说这个可没有恶意啊。你不觉得这些话很好笑吗?这些都传闻不实啊传闻不实。”

    “不觉得,我倒觉得是你的笑点太低了。”江承莫一眼飘过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片刻后好像才晃过神,指了指一边的休息室,“去里面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我叫你。”

    这其实还是宋小西第一次光临江承莫在公司的休息室。她长这么大,第一回来这间办公室是因为来他公司实习的事,第二回则是今天。休息室的装修果然是江承莫的风格,能享受的时候就绝不委屈自己,能简洁的地方也绝不会啰嗦,处处都透着明显的男气息,一张深色大占了不小的空间,除了头柜上搁了一张照片,没其他多余的东西。

    那张照片是江沈宋三家的全家福。很其乐融融的场面,那个时候她和江承莫都还很小,最疼他们三个的沈爷爷还没有去世,宋小西的父母还没有离婚,一切都还没改变。

    照片里每个人都在微笑,独独她脸上挂着一滴泪,旁边就是拿着手帕要给她擦眼泪的江承莫,而她则很用力地踩在江承莫的脚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他们站在第一排的位置,神举止都很清晰地反应在了照片上。

    宋小西有点垮脸。本来平里都是她比较受他的鄙视,怎么到了照片里就换了样。她明明记得当年的全家福洗了有好几,江承莫竟然没眼光地单单挑了这么一张。

    宋小西睡得很轻,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声音。她细细地听,似乎是文件夹之类的东西被甩出去的声音,随后就是江承莫冰凉地开口:“下次用手机别再让我看到,改个隐形的。”

    这是多么明显的迁怒,宋小西在心里表示无声的鄙视。

    接着外面的声音很快就变小,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过了片刻又有人敲门,有人穿着高跟鞋走进来。

    艾木的声音很是冷静,几句话下来很有江承莫说话风格的影子,简练干脆有礼貌。最后她似乎是说周五有一场慈善晚宴要参加,说了几位同被邀请的人,宋小西听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突然激动起来,一下子就拉开了休息室的门。

    江承莫本来正靠在椅背上听得若有所思,左手撑着下巴,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还有一支钢笔,正有规律地轻轻摇晃,听到她这边的动作,回过头来,看到她光着脚,皱了皱眉:“怎么了?回到上休息去。”

    艾木看到她,微微点头致意,依旧是一副严谨到一丝不苟的态度:“宋小姐。”

    宋小西有些尴尬,站在那里抿着唇,有点进退两难。江承莫又看了她一眼,对艾木说了几句,很快就打发了她离开。

    接着宋小西就眼睁睁地看着江承莫走过来,影压下,他拎着她的衣领眨眼就把她丢到了上。

    江承莫站在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刚刚散发的清冽气质还没有完全退下去,眉眼间一片不豫:“把袜子上。”

    宋小西照办,故意挤出一个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恶寒的谄媚笑容:“江董,您周五要去那个晚宴吗?”

    “不想去。”江承莫抱着臂乜她一眼,“你想干什么?”

    宋小西避重就轻,眼睛清澈得过分,试图用大道理劝服他:“你还是去吧。做慈善呀,你已经吸收了那么多的社会财富,散点儿财消除点儿贫富差距也不错。”

    “你伸张正义都伸张到我这儿来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做过慈善。”江承莫冷笑,“宋小西,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说吧,你想跟着去干什么。”

    江承莫一脸的鄙视,宋小西见风使舵,很快就收了夸张的动作,实话实说,“刚刚艾木说李唯烨也要去,前两天据八卦上报道说李唯烨是黎念的最新男友,李唯烨去的话黎念就有可能也去,我要去一睹我家偶像的容颜,哪怕远远看一眼也是好啊。”她故意把最后一句说得可怜巴巴。

    “再说我当你的女伴,你累的时候我可以搀着你。”末了她又添了一句。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江承莫不为所动,悠悠地开口,“李唯烨出席公共场合带的那些女伴没一个是涉足娱乐圈的。”

    “可黎念不是一般的混娱乐圈的。”宋小西说,“不管怎么说,你得让我去一趟。就算是只能见到李唯烨,那让我去测评一下黎念的这位男友,去这一趟也值得。”

    江承莫没什么表地看着她,半晌才慢吞吞地说:“宋小西,你商和智商成反比这件事,能别表现得这么明显么。你都多大了,追星还追得这么狂。”

    “……”宋小西扬手给他一个枕头,被他眼疾手快地抱住,江承莫睨了她一眼,拎着枕头转就出了卧室,顺便还带上了门,并且从外面反锁。

    “想去晚宴现在就给我去睡觉。还有,作为代价,前两天答应你的那个未定条件现在收回。”江承莫的声音隔着门板淡定地从外面传进来。

    “江承莫!”宋小西连名带姓地叫他,对着门板喊得咬牙切齿。

    他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尾音微微扬起:“你有意见?”

    宋小西拧着眉毛:“当然!”

    “那就保留。”

    “……”(  ,)

    ()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