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 】    5、

    江承莫出差之前,按照以往惯例,把哈多扔给了宋小西。  。

    哈多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宋小西,毛茸茸的耳朵很伏贴地搭在两边,一声不哼,相当的乖巧可

    宋小西抱着它,对他说:“你一走就是大半个月呢,我牺牲那么多狗粮,还要陪着他去遛弯。我和金龟男约会的时间都没了。”

    江承莫哼笑:“你整天窝在家里,一个月见到的异也不见得能超过五个。金龟跑得再慢你这样也让人家早溜了。更何况前两天程阿姨给你说媒的时候你怎么反应的?脑袋缩得还快,拖我出来当挡箭牌。”

    “哎,那可说不准。假如正好对上眼,说不定我立时就拉他去登记结婚呢。这年头闪婚的又不止我一个,像你这种心理年龄属于70后一代的人,是不会理解我这种典型80后的思想的。”

    她抱着白色的哈多,光着脚站在温暖的地板上,头发刚刚被吹干,稍稍有些凌乱,眼睛又黑又亮,像是两颗上等的黑宝石。江承莫瞧了她一眼,嗤了一声,别过头去:“懒得理你。”

    江承莫出差十多天后,李冰语忽然打电话过来,声称要和她一块儿逛街。上回一起打网球后,宋小西对她的印象并不坏。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并不让人讨厌。

    但没想到今年她的免疫力下降得不是一星半点,宋小西当晚回家,洗漱完毕后就觉得浑,再睡一觉醒过来,还没动弹就已经确定了自己在发烧。

    她慢慢坐起来找药吃,听到手机在响,拿起来一看,对方是江承莫。

    宋小西虽然发烧,但思路不慢,口齿也清晰,除了头疼没一点症状,接起来就说:“我今天跟李冰语逛街去了,昨天从从公司回来就一直待在家里看电影,前天去了趟美容院还看望了一位准妈妈,大前天大大前天还有一周之前的你还想听么,想听我就继续。”

    江承莫被逗笑:“宋小西女士,你现在很烦吗,语速这么快。该章节由ZiXuAnGe.CoM收集发布”

    “江董,您现在很闲吗,这么有心逗我玩儿。”

    “大晚上我还能忙什么,只是想看看哈多睡了还是没。”江承莫像是刚刚才想起来什么,“唔”了一声补充说,“顺便看看你睡没睡。”

    宋小西哼了一声没应声。江承莫拖着她又闲聊了几句,宋小西反应没那么快,几句话下来又理屈词穷,败阵的滋味不怎么好,她被他气得头疼得愈发厉害,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哼都哼不出来。到最后脾气也被他拗了出来,索直接挂了他的电话,还自我安慰是在为他省国际长途电话费。

    不过她极少会这样不礼貌。宋家的女孩子个个不是美艳动人就是温婉知,宋小西不属于这两种中的任何一种,但她再不济也还有一个堪称礼仪教科书的陈清欣做母亲,礼仪她自然是懂的,只是要看心才决定会不会遵守。

    宋小西盖着厚厚的被子捂了一晚上,第二清晨成功退烧。她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江承莫拨了电话回去,结果被冷漠的女声告知对方已关机。

    她起后招呼哈多喂早餐,哈多嗷呜一声慢慢跑过来,白白的毛茸茸的尾巴指着地面,还微微地摇摆,眼神黑亮无辜,乖乖站在清晨的阳光下,分外招人喜欢。

    宋小西蹲在一边,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自言自语:“宝贝,当初我把你送给江承莫,是不是委屈到你了?”

    这条宝贝狗还是三年前她在江承莫过生的时候送过去的。否则以江承莫那种子,怎么可能许一条白色的萨摩耶跟他共享同一片空间。

    那个时候正值宋小西初恋告吹,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把她那两只眼睛哭成了兔子眼,她的脾气也跟着坏得一塌糊涂,就连江承莫也不敢招惹。结果过了几天正逢江承莫生,宋小西那坐着他的车路过宠物市场,一眼就看中哈多,立刻嚷嚷着要买下来。

    江承莫不冷不地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还想养条狗?”

    “我好好的,自理能力全班女生第一。该章节由ZiXuAnGe.CoM收集发布”

    江承莫凉凉地看着她:“自理到晚上雪糕吃多了,半夜肠胃炎发作,打电话让我带你去吊点滴?”

    “……”他怕是一辈子都得记得她的那些糗事。宋小西那几天没耐,声音很快变高了些,“要不你养着它吧,我时常去你那里看它。”

    “我没空打理它,而且我那里也不是收容所。”

    “江承莫,你不能这么没心。”

    江承莫无视她,依旧面无表:“宋西小姐,你有见过单男士养萨摩耶的么。”

    “你可以这么想,幸好我要买的不是泰迪熊犬。”宋小西说,“我今天一定要买。要不你就收下它当生礼物,要不我就自己养。”

    “你自己养吧。”江承莫扔给她一句话。

    宋小西也是行动派,当天下午就把白色的哈多抱了回去,结果当天晚上她又很窘地抱着它敲开了江承莫的家门——她马大哈到了一定地步,买的时候竟然忘记自己还住着学校宿舍,这么大只动物又不能背着楼管阿姨偷运上去,最后只好送到他这里。

    江承莫挡在门口,拒绝包括她的一切生物入内:“我不要它。”

    宋小西折腾了一晚上,已经累得不轻,听他这么说,一下子被噎得不行,直接赖在他的公寓前面不肯走。

    两人站在门口对峙,江承莫又不好直接让她吃闭门羹。宋小西就抓准了他的这一点,她红红的兔子眼还没退下去,此刻连同她怀里哈多那双温顺的黑黢黢的眼,一块儿无比纯善地瞪着他。

    半晌,江承莫唇角终于动了动,接着叹了口气,转进了屋,留给她一个背影,门也没有关,一句话轻飘飘地传过来,带着明显的咬牙切齿:“宋小西,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

    宋小西进屋把哈多放下,立刻狗腿地去给江承莫倒水。结果江承莫没什么感的一眼睨过来,没接,只有薄唇掀了掀,吐出一句话:“你抱过它,去洗手。”

    “……”宋小西当时真有指使哈多冲上去咬他一口的冲动。

    宋小西跟江承莫以及沈弈的关系大概可以追溯到她出生的时候。世交关系,又是长久以来的邻居,想不认识都难。

    在学生时代,宋小西最常听到的关于江承莫的内容就是,江承莫又是全校年纪第一名,江承莫又是少年武术冠军,江承莫又是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江承莫又是最高奖学金获得者,江承莫又是学生会主席……

    小学时候的沈弈就因为处处被压制,毅然决然绝食两天,采用迂回曲线,通过疼他的姑妈,坚决而义无反顾地转了校。

    和江承莫这种人同在一片阳光底下,宋小西恍惚觉得他吸收的阳光都比她多。

    他明明没有那样努力,最起码在宋小西看来他连高三都清闲得很,可他就是有本事一路轻松过关斩将,表冷淡又气场强大地站上领奖台。

    想她宋小西明明学习成绩也不差,但每次看到江承莫上台领奖,悠悠然的站姿,阳光洒下来,像是个头顶上罩着圈光环的天使,她顿时就无奈地不得不承认大概这世上真的有天赋可言。

    不过实事求是地讲,江承莫对她确实够得上仁至义尽。宋小西在八岁生之前,曾看中一款芭比娃娃,宋爸爸以一个月内已经给她败了四个为由拒绝掉她的请求,而江承莫拗不过她牛皮糖的精神以及可怜巴巴的眼神,于是把当年所有的零花钱甚至一部分压岁钱都拿了出来,还带着她亲自去芭比店买了那款巧克力色的美人回来。

    此外,江承莫的第一笔奖学金是被她一滴不剩地挥霍掉的;江承莫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是被她不小心用水浸坏的;甚至连江承莫的初恋也是被她不小心捣坏的。

    不过这些事由着她做出来,江承莫竟然也没生气。虽然冷了一下脸,气得一整天都不理她,但那表好像一直都是他的招牌表

    那个时候的江承莫跟现在没什么两样。拥有一副好看到人见人的皮相,一种疏离清冷的态度,以及虽不耐烦却依旧好风度的诡异脾气,还有一双好像对什么都没上心过的漂亮眸子。地位,金钱,以及亲手获得的可以称得上成就的成绩,对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来说,因为都来得很轻易,所以也并不怎么珍惜。

    宋小西下班的时候再次觉得不舒服,想来是她中午出去一趟被北风一吹,于是还没有好利索的感冒又卷土重来。她的喷嚏打了一路,到家的时候鼻子已经通红。宋小西重新翻出那几片药,吃了又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不过她这次运气却没有上次好。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宋小西依旧觉得乏力,摸过温度计一测才知道体温不降反升,三十九度三,宋小西摸了摸发烫的脸,她好像已经没烧过这么高的温度很久了。只好打过电话去,向组长请假。

    宋小西发烧的时候,从外表基本看不出什么问题。她所谓的感受到的头重脚轻,反应迟钝,以及嗅觉味觉失灵,甚至是脸颊发烫,如果不仔细看,别人基本觉察不到。

    宋小西慢吞吞地换好衣服,正扶着墙壁打算龟速挪着步子去药房,突然听到门锁被钥匙转动的声音,再一抬头看,江承莫竟然拎着行李站在她的公寓门口。

    她脸上迷惑的表不知怎么就娱乐到了他,江承莫微微一笑,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声音难得柔和:“某人以前不是老吵吵自己自理能力好的么。”

    “我头疼。”宋小西声音很小,没力气跟他斗嘴,也不费神想他为什么会带着行李出现在她门口并且还知道她在发烧,她只是觉得江承莫的衣兜十分温暖,比冰冷的墙壁要好太多了,直觉地想要伸进去,“我还觉得冷。”

    江承莫在一边取过一顶帽子帮她戴上,黑白的格子花纹,倒是很配她的衣服。又帮她理了理衣服,把她的拉链一直拉到脖子里去,又用手背试了试她的脸颊,说:“我带你去医院。”(  ,)

    ()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