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折火一夏 书名:关关雎鸠
    【 】    2、

    江承莫一向是懂享受的主,宋小西趴在酒店房间舒适柔软的大上,再次确认了这一点。不一样的阅读体验,请到ZiXuAnGe.CoM在她的宏观印象里,江承莫最喜欢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赚钱,另一件就是烧钱。

    而他最头疼但又不得不应付的事物,大概就是她了。江承莫整个一多棱镜,管理公司的时候赏罚分明惜字如金,平时对其他人宽容大度,漫不经心甚至称得上漠不关心,独独一旦对上她,事实证明,就算是衣衫飘飘再聪明再英俊的仙人,遇上宋小西他也不得不被拧成唐僧。

    他明明不是她的监护人,却比任何一个人对她都要严格。江承莫调教宋小西就像个清教徒一般一丝不苟又严格保守。这让宋小西十分郁闷地笃信,他在她进公司实习之前就已经在拿她当了员工在管理,好处就是简单方便又省事。

    而这结果就是让宋小西早早练就了阳奉违的本事。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用百忙之余的一分精力管束她,而宋小西挤出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来敷衍他,她当然是赢得绰绰有余。

    宋小西有点认,一晚上都在滚来滚去,直到半夜才睡着。偏偏生物钟又准得很,第二闹钟还没响就已经下了。出了卧室就看到江承莫正低着头系着宝石袖扣,看她站在那里,手指了指对面:“去吃点东西。一会儿送你去公司。”

    他那张脸庞很有点能让人百看不厌的本事。是属于现代女欣赏的经典英俊脸蛋,皮肤白但不柔,眼狭长又掩藏了凌厉,侧面看起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即使平时只随意披着件睡袍,也照样硬能被他扭转出某种自成的风度。

    宋小西慢吞吞地喝着牛,看到对面江承莫手中的那杯黑咖啡,恶作剧的兴致一上来,脑筋又开始不正常运转。不过她还没动作,对面就轻飘飘扔过来一句话:“明天一起回东区吃饭。”

    宋小西一愣,随即磨牙霍霍,眉毛皱得打结:“你昨晚明明说好是去打球!”

    “那是怕你又找借口不回去,用个幌子先问问你明天到底有没有空。该章节由ZiXuAnGe.CoM收集发布”江承莫无视宋小西炸毛后的冲天炮火,坦白得倒是痛快,接着说,“不过我既然答应你去打球,肯定会再找时间。可明天是欣姨的生,必须回东区。”

    “我不回去。”宋小西脸上一片清冷,“我的生她都没记得过,我为什么要去给她过生。”

    “你每年生她都给你打电话,但你每次都关机。”江承莫给她续了杯牛,又把手帕递给她,冲她示意了一下沾了圈白沫的嘴巴,“她今年体不大好,很想见见你。”

    宋小西气闷地看着他,手也不去接,只抽出一旁的纸巾擦了两下,语气也不怎么好:“我气饱了,我去上班。这杯牛倒掉好了。”

    江承莫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收回手,随意点了点头:“真不好意思。可我还没吃完,所以你还得多等会儿。”

    宋小西强压的怒气再次被他这副云淡风轻的态度惹爆,“唰”地一声站起来,两只眼睛又圆又红,像是此刻正从东边缓缓升起的朝阳。

    “不用你管!我自己打车去!”宋小西在房里像只小猴子一样乱跳,见他依旧不置可否,撂下话后就飞快冲到门口,冲出去的瞬间却又拽着自己转过来,满脸恨恨,“江承莫,你助纣为虐,伙同长辈们一起狼狈为,叛徒!我咒你这个月吃方便面没调料包,永远都没!”

    她的话颠三倒四,江承莫终于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过帕子擦了擦嘴角,好笑地看着她:“我从来不吃方便面。”

    宋小西本就怒气满盈,此刻更加气噎。拽过门边的大衣,冲他挑衅地一扬下巴,然后头也不回就迈了出去,哐当一声就甩上了门。  。

    江承莫也不管她,静静喝了片刻咖啡,不一会儿就听到门铃在急促地响。本来是溪水一样叮咚的悦耳铃声,如今听起来不但没了意境,还分外扰人清静。江承莫从一数到十,终于慢条斯理地去开门。

    他刚打开一条缝,宋小西就冻得满脸通红地挤了进来,两只眼睛气得发亮,一脸怨怼地看着他,也不吭声。

    ——算她倒霉。她没带钱包,从酒店去公司的路上又不认识,在酒店外围像只不停追自己尾巴的小猫一样徘徊纠结了半天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向恶势力低头,不不愿地回来。

    江承莫单手掐着腰,把衬衫皱出了几个褶子,跟宋小西大眼瞪小眼瞧了半天,轻叹口气终于让步:“别在心里骂我了。你明天跟我回去,我承诺你一件事,随你提,只要我办得到。”

    这是他惯用伎俩,不过也是对付宋小西最有效的方法。宋小西的脸色随着这句话缓和了至少一半。

    “既然江总开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我还没想好,等想到了肯定告诉你。”宋小西故意压细了嗓子,一番推让说得不伦不类,接着语调一转,忽然带出几分凉意,“记得明天车上带点吃的,每次和他们一块儿吃饭都吃不饱。”

    江承莫笑着看她:“哟,真可怜。那今晚请你吃饭好了,地点你来挑。”

    “没空。”宋小西一想到明天要回东区,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对微笑着的江承莫也没什么好颜色,凉凉地继续说:“本小姐今晚有约了,去吃水煮鱼,和一枚大帅哥一起。”

    江承莫“唔”了一声:“好吧。黎念的话剧自然比不上帅哥有吸引力。本来还打算吃晚饭后带你去看呢,你不一直都对她感兴趣。这样的话就算了,等下次吧。”

    “……”这伎俩和他刚刚骗她回东区那招比起来简直是换汤不换药。江承莫如法炮制,简直是欺人太甚。宋小西磨着牙齿,直直地盯着他脖子的大动脉,还没动作就又被江承莫一手拎开,没用什么力气地丢到一边沙发上:“晚上下班我去接你。现在先让我把早餐吃完,否则你上班晚点我不负责。”

    宋小西实习的地方是江承莫的子公司,距离总部还隔着好几条街。宋小西下车离开的时候江承莫叫住她,把钱包递了过去。宋小西笑眼弯弯地抽了两张粉红色的出来,站直了体冲他歪歪扭扭地敬礼:“谢谢承莫哥哥!”

    她极少会当面这样带着敬辞称呼他们,平里被惹毛了连名带姓地喊是常有的事。如今宋小西站在冬天暖暖的太阳底下,头发被太阳斑斓出几点跳跃的明亮,敬礼敬得不成样子,再加上明媚又带着点小聪明的笑容,倒是看得江承莫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晚上宋小西嚷嚷着在减肥,只吃了几口就放下刀叉。江承莫对她这绝食减肥法果然不赞同,在提议的餐后甜点被拒后,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说:“你已经很瘦了,再减就矫枉过正了。”

    “我昨天测试瘦美人标准体重,我还差一公斤没有到。”宋小西瞄着他,小声抗议他的待遇不公,“再说前段时间你那位下巴尖尖材瘦瘦的女朋友夏茵从下午开始就绝食,中饭甚至只吃水果,你都没说什么。”

    江承莫很少能记住与他有关的女友们以及绯闻女友们的名字,宋小西当然更没怎么关注过。但这个叫夏茵的她却是记忆深刻,因为她是当红的女明星,而且公众形象佳,说话声音嗲,笑起来有甜酒窝,材和脸蛋都是一流。现在宋小西特地把她挑出来辅正论点,并且为了证明她没说谎也没夸大其词,她还特地在夏茵名字前面加了修饰词,同时还省略了“女朋友”前面的“绯闻”两个字。

    江承莫在菜单中抬头,面无表地看着她:“宋小西,你皮痒了是吧。”

    宋小西不甘心地磨了磨牙,正酝酿着绪,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话:“哟,你们俩怎么过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刚就在楼上呢。”

    回头一看,是沈弈。穿一西装,衣冠楚楚动人,架势端得十成十,满面笑容如沐风,桃花眼一眨,眨出无限风

    他的眼神转过十度对上宋小西,然后清爽一笑:“半月没见呢,就光点头笑一下就算了?连声兄长都不喊,上回那赌约怎么说的来着,你输了就要喊五声弈哥哥,你那时候也是同意了的,到现在可全都欠着呢。”

    宋小西脸上顿时云密布,江承莫忍不住笑出了声。“明天我俩回东区,你回不回?”

    “那不正好一起。”沈弈看着宋小西依旧像见着仇人一样看着他,伸手去揉她的头发,被她躲过去,“哟,还怨念呢?这地方我入了点股,想吃什么叫你承莫哥哥叫服务生。再不行等改天去金度买点东西,都记在我账上怎么样?”

    江承莫在一边慢悠悠地:“你别再惯着她。她昨天晚上从宋宅里跑出来,到现在都不让我给宋伯父打电话报平安,连提都不准提,脾气大着呢。”

    沈弈笑:“你现在是对人家管束过度知道吧?对女孩子你就得顺着,老是怕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对男孩子再用你那些个损招吧。”

    江承莫还没回应,宋小西已经攒起了眉毛,她对他们总把她当小孩子这种事最为无语了:“沈弈,现在已经七点十分了,演出七点半开始!你那堆暗的花花肠子能改天再拿出来显摆么?”

    沈弈继续对江承莫微笑:“哎,你看见没?江承莫你完了,宋小西现在对你怕得很,明明你跟我一块儿说话,明明带她去看演出是你的事,被冲着发脾气的可就我一个人。再这样下去,小心人家小姑娘对你产生叛逆心理。”

    江承莫:“……”

    宋小西:“……”(  ,)

    ()

重要声明:小说《关关雎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