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水寒剑的新生

    向雷锋同志致敬!

    ——————

    肖海的话着实让贾刚和洛晴感动了一把,洛晴的眼睛仿佛含水一般,甚是人,直把肖海看得心中一。(读看 看小说网)

    贾刚怎么能看不出两人的动,轻咳了一声,洛晴俏脸顿时一红,把头埋得深深的,而肖海却凭借可以防御刀剑的脸皮硬生生地了过来,如无事人一般。

    肖海打破尴尬道:“舅舅,你是不是很诧异我为什么要买内丹?”

    贾刚这时才想起来,只怪前面肖海的消息太过震撼了一些,六种属,估计这世上只有一个吧。当然,贾刚不知道开天诀创始人的存在。好奇心顿时上涌,道:“对啊,你需要内丹干什么?还偏偏得是光属的内丹?”洛晴也是望向了肖海。

    “其实,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根据我的摸索,这把剑是一把能够升级的灵器,而第一次升级则是需要光、风、水三种内丹。”肖海道,既然不能透露荆叔的存在,肖海只能说成是自己摸索的了,即便以肖海的脸皮功夫脸色也一红,原因在于荆叔在和肖海嘟囔,讽刺着肖海。

    “能升级的剑?!”洛晴惊呼道,即便没见过什么世面,可是升级的剑确实是很少有的。

    “果然剑如其人啊,一样彪悍。”贾刚叹了口气道,内心感慨不已,这小子太强了,即使自己已经成了剑御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赢他啊。

    一个一阶剑御对战一个一阶剑将却没有必胜的把握可能会觉得很荒唐,但是在肖海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全属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舅舅,麻烦你替我护法,我现在就要把这把剑升级。(dUkaNkan.Com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最快)”肖海道,拿出了光属、风属、水属内丹各一,把水寒剑握在手上,又从背包中取出了火龙鼎。

    贾刚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站在房门口,专心替肖海护法,相信没有人能够闯进来的,除非贾刚死了。

    一旁的洛晴识趣地站在一旁,不发出一丝声音,以免打搅到肖海。

    肖海缓缓闭上了眼睛,默念道:“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混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浑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万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悠;心无罣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水流心不惊,云在意俱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

    这是完整的冰心诀,肖海感受得到里面蕴含的大道至理。一旁的洛晴看着眼前的肖海虚虚实实,如果不是还看见在肖海那里打坐,洛晴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肖海的存在,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这是何等的神奇。

    肖海双眼猛然一睁,犀利的眼神仿佛两道实质的剑光,一手将水寒剑插入火龙鼎中,用自己的火属剑气发出炽的火焰灼烧水寒剑。只是在灼烧,肖海甚至还释放了一些本命之火。

    本命之火,顾名思义,是火属剑客的命火,对一个火属剑客来说非常重要。一个剑客只有那很少的本命力量,这力量比平常的火焰强悍很多,但是是不能用于战斗的,因为太容易受到损伤。只有在炼器或者炼药时释放一部分,为了起到对所炼之物更熟悉的效果才会使用一些。而且本命之火的回复大多只能靠休养,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药物能够起到恢复效果。

    水寒剑本有些赤红的剑体被烧得有些发红,仿佛要滴出血来,比往常更显狰狞。

    肖海手里一翻,三枚内丹出现在手中,金、青、蓝三色交相辉映,煞是迷人。

    肖海把三枚内丹扔进了火龙鼎中,三枚内丹顿时被加了一些本命之火的火焰烧化,变成了一滩液态状,三种属融合到了一起,又隐隐有一种排斥。

    肖海一手控制着灼烧水寒剑的火焰,一手却是将内丹液体托住,保持住一定的温度,一心二用,肖海此时也觉得很吃力,精神的消耗不小,额头上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些许汗珠。

    不只是精神上的疲劳,就连剑气的消耗也是不小的,但是这对于肖海来说倒不是大问题,毕竟肖海已经掌握了属互化这种超绝的能力,六种属的剑气都可以化成火属使用,再加上他本就剑气量庞大,肖海猜测自己已经能够和单一火属的剑御比肩!

    洛晴看着肖海辛苦的样子,刚要走上前来给肖海擦汗,转而发现不是时候,便又退了回去。只不过嘴唇轻咬,暗下决心一定要变得更强来帮助肖海分担,她为现在不能帮上一点忙而有些愧疚。

    肖海自然不知洛晴的微小动作,他的心思全在这火龙鼎里。

    精神突然感知到最完美的融合点,内丹液体顿时在肖海的控制下附着在水寒剑的表面。

    嗡!水寒剑体轻颤,像是发出了一声欢愉,剑体表面的液体被水寒剑缓缓吸收,肖海作为水寒剑的主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水寒剑的变化,变得比以前更强。

    从现在开始,以前叱咤风云的水寒剑终于回到了灵器的范畴,尽管只是最低级的赤级灵器。

    “小子,成了。”荆叔笑呵呵地道,目露赞赏。这种和自己佩剑的沟通只能靠剑客自己,即使为前任主人的荆叔也无能为力,所以他自始至终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肖海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荆叔当然不会吝惜自己的夸奖。

    肖海笑了笑。过了一会儿,肖海停止释放火焰,拿出水寒剑,肖海顿时被那外表所吸引。

    水寒剑发生了一些变化,剑长大概有五尺,颜色也由以前的不重的赤变成了血淋淋的赤红,配上中间那专门用于血流的血槽,带着一股浓重的肃杀之气。想来荆叔以前拿着这把水寒剑的时候一定杀戮不少,这种杀戮之气只有经过血的历练才会如此。

    “小海哥,你没事吧?”洛晴走上前来,赶紧用自己的袖子给肖海擦汗,很温柔,很体贴。

    “没事,很顺利。”肖海道,很享受这份甜蜜,手轻轻地揽住了洛晴的腰,将洛晴揽在怀里,嘴唇顿时贴上了洛晴的嘴唇。

    洛晴没有说什么,准确的说是没有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反抗,反倒是有些迎合。

    “小海,成了吧?”门口的贾刚听到了肖海和洛晴的谈话,便赶紧进来问问结果,谁料看到了肖海和洛晴接吻的场面。

    “我困了,你们俩忙吧。”贾刚飞一般的走开了,嘴里还念叨着现在的年轻人啊……只留下了害羞的洛晴与一脸苦笑的肖海。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做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