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贾刚的故事

    “小海,请你喝酒。(请记住我们的网址dukaNkaN.com读 看看小说网)”贾刚把手里提着的两坛酒举了起来,示意了肖海一下。

    小海愣了愣,转即会心一笑。看来自己昨天说的话没有白费,舅舅是要跟我说些什么吧。

    两人嗖的一下就上了屋顶,这对两位剑将来说小菜一碟,贾蓉本来和洛晴、肖海两个孩子在说话,因为相处的子越来越短,作为一个母亲,她的话越来越多。看着反常的儿子和弟弟,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心,洛晴也是一样。

    “小海,你说我活这么大岁数是不是白活了?”贾刚和肖海一人手执一坛酒,碰了一下坛子,喝了一口酒。

    “舅舅怎么会这么说?”肖海问道。

    “昨天晚上我一夜都没睡,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我连自己都无法说服了。”贾刚讽刺的一笑,是那么悲凉,又喝了一口酒。肖海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舅舅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听众,舅舅选择自己倾吐让他有些诧异,自己应该做好本分。

    舅甥两人保持着默契,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只是在不停的一口一口地喝着酒,洛晴和贾蓉偷偷地看着这两个人在喝着闷酒,心都要提上了嗓子眼,两人刚才的那两句话也被他们停在了耳朵里,都不明白个所以然,只能稀里糊涂地听着。

    “小海,你知道什么叫吗?我指的是男女之间的。”贾刚看着这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外甥,不知道为什么,多年憋在心里的话只想和他说说,肖海给了他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安全感。(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

    “?”肖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迷惑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影,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道:“就是两个人用心交织的生活,是两个人在患难中不变的承诺,是抚摸对方的伤痛,是用自己的心去倾听她的忧伤和欢乐。”肖海想起了前世那首歌,就叫上你我,那时候的他没有谈过恋,只是把它当做一首歌,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是经典,只有真正的人才能说得这么透彻。

    贾刚虎躯一个哆嗦,双眼突出,仿佛想起了什么:小刚,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都要在一起。答应我好吗?那个女孩子曾经这么问过自己,而且自己也答应了。可是,自己却没有信守承诺,我是真的她吗?

    贾刚声音有些颤抖地道:“这是你的感悟吗?”

    肖海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没办法,总不能说是刀郎唱的啊,点了点头道:“每当我和晴儿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很开心,我希望她能快乐,所以我拼命的修炼,就是为了能够保护她,保护我所的人。晴儿的一颦一笑都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我修炼感到寂寞时,只要在脑海中翻看我们俩的记忆,我就会又有了动力。我会一直陪伴她,心里记挂着她,除非有一天她和我说她不我了,她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我才会主动离开,她是我想要保护一生的人。”

    “呵呵,没想到我家小海不仅修炼天赋过人,还是个场高手,小晴一定是被你这话给骗来的吧。”贾刚打趣道,自己何曾没有过这么想过,可是现实……

    肖海急忙辩解道:“哪有啊?可是晴儿把我骗到手的。”说出这话脸不红气不喘,肖海的脸皮功夫也卓有建树啊。

    洛晴和贾蓉在偷听,当肖海说出那么漂亮的话时,洛晴真的是心里比蜜都甜,看着贾蓉脸上暧昧的笑容,更是羞不已。

    但是接下来肖海的一句话把那点甜蜜都整没了,洛晴哼一声就快步走了,方向是……肖海的房间!贾蓉看到这一幕也就不担心了,也许只是谈心而已,也回房间了。

    贾刚和肖海两人当然听到了洛晴那声哼,面面相觑。肖海满脸尴尬,脑子飞速转动,想想补救的方法。

    过了一会儿,贾刚平静地道:“小海,给你讲讲我和她的故事吧。”肖海脸色一整,做出洗耳恭听状。

    贾刚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轻轻地道:“想当年我和你一样是个天才,但是没你妖孽,我在十六岁时成为了剑兵,就去了天武城的剑气学院学习了。

    她叫做上官婉儿,人长得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但是我上她不是因为她的美貌,是因为她为人处世的格。她那个人啊,基本上无论是谁求她帮忙都会答应的,而且她家中在天武国很有权势,她的修炼天赋和我不相伯仲,可是却没有一点架子,这是我最喜欢她的一点。

    我那时候意气风发,主动向她表白了,没想到她也喜欢我,只不过是很害羞而已,所以我们俩成为了恋人。那段时光是那么快乐,每天我们一起修炼,一起吃饭,一起谈。”贾刚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肖海暗自点头,他和洛晴也是这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我们相恋一年多以后,被上官家的人找上了门。他说他是婉儿的父亲,让我离开婉儿,我怎么能答应?可是,他居然以婉儿的命相威胁,说婉儿已有婚约,那个人是个天才,一个真正的天才,而且背景比上官家更强,他们宁可把一个死的婉儿嫁给那个天才,也不愿活的婉儿留在我的边,一个穷光蛋的边。”贾刚脸色痛苦,又喝了一大口酒。

    继续道:“为了婉儿能够活下来,我只能躲着她。可是婉儿虽然表面上温柔顺从,但是内心坚定,原来她知道了她父亲找我的事了,她说要和我私奔,去到一个没有一个人认识我们俩的地方生活。可是我怎么能让她受苦呢?她边有很多强者,我们是不可能跑得了的,所以我拒绝了她。她伤心地走了,只给我留下一块玉佩,说是我有勇气和她私奔时就拿这块玉佩找她,你不知道我当时是有多么痛苦,自己心的女人无法保护,我根本就没有权利他!”贾刚拿出了一块玉佩,上面刻了一个婉字和一个刚字,很漂亮,给人一股温暖的感觉。

    “第二天,我们私会的事被发现,我就被勒令退学了,我心灰意冷,回到了兴北村,再也没有了往的斗志,一天一天的混着子。”贾刚呼了一大口气,仿佛有些解脱,说出来了果然舒服了一些。

    没想到,舅舅经历过这么多事,如果这些事发生在自己上,自己真的能够还像以前那样吗?也许也会如舅舅一般吧。,果然是一瓶甜甜的毒药,肖海心里想道。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做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