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肖海

    “都坚持住,再有一段路就到家了,都打起精神来,谁也不许落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请 记住dukankAn.com)

    “是!”一个个童稚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这是在一段山路上,一个大人带领着一群小孩子跑步,大人很有教官的样子,小孩子们一个个汗如雨下,显然,他们跑了一段路了。这是一群很小的孩子,最小的大概在十岁左右,大一点的能有个十四五岁。

    “小海,这教官太狠了啊,咱们才多大啊,跑了好久了啊。”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是一个小胖子,汗比别人多流好多。小胖子对着一个小孩道。

    “小泽,再坚持一会吧,我早说了让你减减肥,现在好了吧,你就别抱怨了,教官也是为咱们好啊。”一个童稚却又响亮的声音响起。

    “哼,你是瘦子不知胖子苦啊,我再不留点的话,就能让他给我弄成皮包骨,多渗人啊,你没听说他的外号叫贾扒皮吗?我得攒点啊。”胖子解释道。

    “得了得了,你就这嘴厉害,不跟你说了。”少年无奈地道。

    男孩默默地跑着,自言自语道:“十年了啊,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有没有从我离开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只希望你们能长命百岁,儿子不孝啊!”

    这个少年名字叫肖海,刚才和他说话的是他的好朋友兼死党朱泽,体型如其姓,能说会道,巧舌如簧,但人还是不错的。

    十年前的那场车祸使得肖海穿越到了这个剑气大陆,如其名,这个大陆是个尚武的大陆,很多人都会几手,小孩子们从小就要训练,天资好的孩子还会被送到剑气学院学习剑道,走上不一样的路。(读看 看小说网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剑气学院是国家办的,专门为了培养后续人才,使国家昌盛不衰,不得不说这样的机制很不错。

    肖海住的村子叫兴北村,一个天武国中无数村子中的平凡一个。

    “停下!”被朱胖子称为贾扒皮的教官喊道。“好了,今天的晨跑结束,大家都回家吃饭休息,3个时辰后在练武场集合,开始剑道学习。”

    此起彼伏的埋怨声在孩子们的心中响起,但他们不敢说出来,贾扒皮,贾扒皮,惹恼了他可不是假扒你皮啊,是真扒皮啊。

    “好了,所有人都回去休息吧。对了,朱泽,你先不用回去了,我单独指点指点你!”

    贾教官严肃的声音在朱泽耳中犹如“黑色星期五”啊,听这话就要死人啊。再看看贾教官的脸,说不出的有一种要报复的险,难道被他听到了?朱泽惊恐的望着贾教官,贾教官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应胖子。胖子上汗毛乍起,赶紧找肖海。

    “小海,海哥,大海哥,帮帮忙啊,我这一去真就回不来了啊,你舍得我吗?我可跟你没处够啊。呜呜……”胖子悲痛的声音响起,俨然一幅感天动地窦娥冤的场面。

    “谁跟你处了啊?”肖海赶紧甩掉了胖子拉着他的手,看着这幅场面,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这厮居然哭了?不至于这么面吧。

    “海哥!”胖子声嘶力竭的喊道,不知道的以为生离死别呢,直看得别的孩子不加掩饰的狂笑,就连贾教官也不知不觉的露出了笑容。

    “好了好了。”肖海很无奈,谁让他和这个胖子是朋友呢?对着教官道:“舅舅,胖子这材也不容易,你放他一马吧,他知道错了。”

    贾教官原名贾刚,他的姐姐叫贾蓉,都是兴北村人,贾蓉正是肖海的娘。

    “好了,既然小海帮你说话了,我就不辅导你了,等以后有机会的吧,我走了。”贾刚道。

    “教官再见。”“谢谢舅舅了,舅舅有时间来就里一趟啊,娘也想你了。”

    “恩。”没有回头,贾刚只是摆了摆手,看起来拽啊。

    “谢谢海哥了!”胖子手舞足蹈,说不出的喜悦,很怀疑他哪来的力量,又怎么能凭借这板跳起来的。

    我去!有没有这么夸张?翻农奴把歌唱啊?肖海一旁心里暗暗鄙视的想到。他也很累,想赶紧回家了。

    “胖子,我怎么听见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是吗?我得赶紧走了,回见!”胖子风一般的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孩子们,肖海看到这一幕也无奈石化了。肖海心里苦笑,自己也回家了。

    “娘,我回来了!”肖海拖着有些疲惫的躯进了家门,虽然前世从小就锻炼,自幼习武,吃过不少苦,但长距离的晨跑还是很累,小孩子的体力终究有限。

    “小海回来了啊,赶紧去洗把脸,饭菜马上就好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很温柔,很动听。

    这就是我的家吗?小孩心里想到,不想起了上一世的母亲,子侍而亲不在啊,上一世自己很少为父母考虑,平常不是上学就是练剑,现在想起来很后悔,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该有多好啊,他一定会多陪父母说说话,谈谈心,可惜没有如果。

    肖海很落寞,这一幕落在了贾蓉眼里。

    “怎么了,小海,很累吗?”贾蓉关心的道。

    娘的声音犹如重磅炸弹,肖海甚至体都一颤,看见娘怜惜的眼神,肖海心里的坚冰融化了。这是我娘啊!我是他们的儿子,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一定好好侍奉爹娘,把上一世的遗憾补回来!

    肖海摆脱了霾,子不,小小的躯给人一种无限力量的感觉。贾蓉一看到肖海精神抖擞,顿时所有的担忧一扫而光,脸上挂上了那一如既往的和煦笑容。娘就是这样,孩子的开心会使他们开心,孩子的痛苦使他们更痛苦,娘永远是这么伟大。

    “不累,娘,赶紧吃饭吧,我都饿了。”肖海一幅口水直流三千尺的猪哥样。

    “别着急,这就来了,你看看你,呵呵。”贾蓉心里很高兴,儿子还是那副开心的样子,对自己烧的菜还是那么喜欢。

    “那是娘烧的菜太好吃了啊!”肖海开心的道。娘开心的笑容落在眼里,这就是家的感觉啊,好温暖啊。

    贾蓉把菜端了上来,肖海赶紧去夹,不知道的以为饿死鬼投胎呢,狼吞虎咽。

    “小海,你慢点,都多大了,还这么狼吞虎咽,别噎着。”贾蓉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恩,知道了,娘,我给你讲啊,今天可有意思了,朱泽那小子……”肖海道。

    贾蓉听着儿子讲故事,平常儿子都很稳重,只有今天像一个他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这让一直担心肖海的她放下了心,听着儿子的故事,开怀大笑。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做剑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