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取蛊(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嗯?嗯?哪个?”秦城故作不知的问道。

    “就是……就是那个啊。”韩一念到底是女孩子,说这事还是羞于开口。

    “就是哪个啊?”秦城继续装。

    “哎呀,就是……”韩一念小声的在秦城耳边嘀咕了两个字,然后嘘了一声道:“不要让小白白听到了,它会笑话我的”。

    秦城憋着笑,真是要被她的可给萌化了。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道:“真笨,谁告诉你男女朋友就要做那事的”。

    “嗯?不用做吗?”韩一念歪着脑袋,很迷惑的样子。

    “男女朋友可以亲亲,可以抱抱,不一定要啊。”秦城觉得还是有必要纠正一下她对男女朋友的定义。

    “啊?”韩一念一副上当受骗了语气道:“那妈妈为什么要骗我?还说二十四岁才可以找男朋友”。

    秦城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就想笑,每一个妈妈应该都会这样骗女儿吧。

    “好了好了,不气了。下去吃饭,你不开心的话,大家都开心了。”秦城摸摸她的头说道。

    韩一念还是气鼓鼓,不过听话的从上下来。还不忘把小白白重新塞回衣柜里。

    看到她肯下来吃饭,大家都知道秦城已经把她哄好了。即便看到她眼圈红红的也没有询问,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吃饭的时候韩一念恢复了有说有笑,大家随着她也心好了一点。吃完饭唐小宝就调查到了尸体的保存地点,并且查清楚了他们看守员的下班时间。

    饭后秦城和霍子妍在房间里讨论了一些公司的事。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秦城才和苏画墨换了一暗色的衣服出门了。

    尸体保存在法医院的遗体库里面,秦城开着车子前往法医院。路上苏画墨难得主动说话,问道:“念念今晚怎么了?”

    “被今天的事吓到了,她在担心体内的蛊毒无法解。”秦城说道。

    “哦”苏画墨闻言垂下了眸子。

    车厢内沉默了一会,秦城问道:“念念中的噬魂蛊你们冰寒教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他这么说,苏画墨微微抬头:“你已经知道我的份了?”

    秦城颔首道:“我问过莫凌聪。画墨,你没有必要隐瞒,不管你是谁,在我心里,在她们心里都没有区别”。

    苏画墨又沉默了下来,假如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她绝对不会选择做冰寒教教主的女儿。这样也不用背负母亲欠下的债。

    秦城似乎感觉到她眉梢间不经意散发的哀伤,空出一只手想要揉开她皱起的眉梢。

    苏画墨微微偏头躲了过去,淡声说道:“有,我母亲欠下韩家一条命,她这十九年一直都在研究怎么解蛊”。

    秦城语气微喜:“这么说来,你母亲已经有了办法了?”

    “嗯,等念念二十岁一过,我就带她回去,我母亲会帮她解蛊。”苏画墨声音更淡。

    秦城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等她二十岁之后,既然有办法,提前解蛊不是更好吗?”

    “不知道”苏画墨淡淡的回了这三个字,就将头扭向了窗外,看着黑夜里倒退的风景。

    不知为何,以前她觉得死是一种解脱,现在她突然很怕死。好像还没有活够,好像还有很多事要做,好像还没有跟他一起去草原骑马……

    秦城每次看到她这个样子都想对她进行严刑拷打,想问清楚她内心的秘密。想知道她为什么也会中蛊毒,可是偏生又下不去手,每一次都忍着当做没有看到。

    一直以来他在女人上花的心思就不多,更是很少去猜。萧翎儿她们都是很简单的女人,心思不用去猜。可苏画墨却是猜也猜不透,越猜越神秘的那种。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时,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恋伊,恋伊,愿今生常相随”。

    狭小的空间里响起苏画墨清唱的声调,宛转悠扬又带着几分凄凄婉婉。秦城这是第二次从她口中听到这个曲调。不管是歌词上还是曲调上,都是一首很悲的歌。

    回去一定好好查查这首歌是什么意思。总感觉苏画墨想表达什么,奈何自己听了两遍,除了哀伤之外就听不出其他的意思了。

    苏画墨的容颜倒映在车窗的玻璃上,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眼睛里有点点泪花闪烁。原来现在一想到要死,她居然会怕到哭,苏画墨啊苏画墨,这还是你么?

    秦城悄然的放慢了车速,开了好一会才到了法医院。由于事先已经熟悉了医院里的地形图,两人下了车就翻墙进了医院。

    晚上的时候法医院里特别的安静,保安巡视也是有时间段的。这个点正是人最困的时候,想来也没有人会想到有人半夜不睡觉偷摸进来。

    秦城牵起苏画墨的手,在偌大的法医院小道里穿梭,很快就找到了存放遗体的冷库。库门是电子锁,需要电子卡才能打开。这个唐小宝提前有准备,给他弄了一张万能的电子卡。

    嘀……咔嚓……

    库门打开,秦城拉着苏画墨闪进来,门又咔嚓一声自动闭合。一进来就感觉冷飕飕的,苏画墨不打了一个冷颤。

    秦城打开自备的微型手电筒,尽管他们修武者在暗夜里的视力比普通人要好,但是要在这么多遗体存放箱里找到那孕妇的,也需要借助一点灯光才行。

    苏画墨也打开了手电筒,两人一左一右开始分头找孕妇的遗体。好在存放箱外面都会贴名字,不然找起来就麻烦了。两人正在认真的找,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嘀……

    一声刷电子卡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关了手电筒,同时就地一滚躲到中间验尸台下面。

    两人是同时滚进来的,体咚的一下就撞到了一起,额头贴着额头,嘴唇贴着嘴唇。苏画墨波澜不惊的眼睛腾的升起一股错愕。

    一束强光照了进来,门外巡视的保安用手里的大手电筒照了照冷库。发现没有任何异样不奇怪的自言自语:“真是见鬼了,明明看到有灯光”。

    话刚落音,一股风吹来,保安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想到这里是存放遗体的冷库,不汗毛直竖,吓的赶紧关上门跑了。

    验尸台有桌布挡着,保安并看不到他们。两人唇贴着唇,谁也没有动,彼此的眼睛里都映着对方的五官。

    苏画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推开他,此刻她已经有点傻眼了。就算是被秦城看光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心跳过快,跟异嘴唇相贴,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

    这么意外的亲到了苏画墨,秦城都有点喜从天降的手足无措。不是第一次亲女人,却是第一次有这种初恋的感觉。他甚至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好像只是这样蜻蜓点水就已经很美好了。

    两人都像是被人点到了道,半响都没有动过一下。冷库里的气温很低,这样僵持着不动,一会的功夫就能让人打寒颤。

    苏画墨本就体质偏寒,冷的抖了一下,两人的嘴唇就势错开。秦城抱着她的腰从桌布下面滚出来。

    “快点找吧。”苏画墨有点尴尬,飞快的从地上站起来说道。

    秦城跳起来拉住她说道:“我看到了,在这边”。

    说着打开手电筒照在了一个遗体箱上,正是白天死亡的那个孕妇的名字。

    秦城把手电筒咬在嘴里,一只手拉开箱子,一只手在下面拖着,以免发出响声被巡视的保安听到。

    孕妇的遗体用黑色的袋子装着,苏画墨拉开拉链,由于孕妇已经被解剖过,所以遗体看上去很可怕,好在两人都是胆大的人。不过恶心感还是很强烈。

    苏画墨白天已经有过在别人心脏上划口子的经验,这会拿出匕首就在孕妇的心脏上割了一个小口子,然后把蛊虫放了进去。

    “这是什么蛊虫?”秦城好奇的问道。

    “饕餮蛊。”苏画墨说道:“它是一种很贪吃的蛊虫,养的时候就是靠吃别的蛊虫存活的。除了吃,它唯一的本事就是能找到其他的蛊虫”。

    秦城闻言笑了笑说道:“这个名字形象的”。

    “嗯”苏画墨轻轻一声之后饕餮蛊已经不动了,苏画墨立刻用刀尖把孕妇心脏里的蛊虫挑出来,用另外一只空瓶子装了起来。

    饕餮蛊随后钻出来,这是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虫子,在蛊虫里面算是个头颇大的了,不知道是不是太能吃的原因。它昂着头等着苏画墨喂它吃东西。

    苏画墨不能把刚才取出来的蛊虫给它吃,只是用指腹轻轻的拍了拍它:“乖,今天已经吃过了”。

    饕餮蛊像是能听懂苏画墨的话一般,果然不再昂头索要吃的。苏画墨把瓶口对着它,它就一点点的爬进了瓶子里。

    “还聪明的。”秦城看的目瞪口呆。

    “我已经养了它很多年了。”苏画墨说道:“养蛊虫其实跟养宠物一样,不熟悉人的宠物才会去伤害,它的主人它是不会咬的”。

    “……”秦城嘴角一抽,蛊虫其实是很丑的,很大女人会受不了觉得恶心。也只有苏画墨这样的异类觉得它们像宠物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