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冰寒教之女(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画墨渐渐的昏睡了过去。全已经湿漉漉的,连带着秦城也是大汗淋漓。肩膀更是血淋漓的一片。

    他也顾不上肩膀的伤口,先把苏画墨给脱了个精光,拿浴巾裹住她换了一个房间。之后自己才去冲了一个澡,稍微处理了下伤口。

    苏画墨像个婴儿一样蜷缩在被窝里,她每次睡觉似乎都是用这个姿势。据说喜欢这样睡觉的人都是因为没有安全感。知道她有很多秘密,却不知道是什么,真是让秦城感到很无措。

    “哎,你什么时候才肯把秘密告诉我。”秦城坐在边上,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颊。

    “好疼……我不要……给我解药……母亲……”苏画墨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发出一声梦呓。

    秦城的手猛的一顿,给我解药?母亲?她是想妈妈了,还是在问妈妈要解药?解药?莫非是中毒?

    心底一瞬间就多了很多问号,苏画墨的母亲么?再也忍不住想要打探苏画墨的事,秦城走出了房间,拨打了以前莫凌聪留给他的号码。

    “哎呀呀,未来妹夫。”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莫凌聪笑嘻嘻的没正经的声音。

    “我想问你件事。”秦城也没有跟他寒暄,开门见山的说道。

    莫凌聪大概是很无聊,闻言忙说道:“先别说先别说,让我猜猜看。是不是小念宝的事?”

    “不是”。

    “那是韩家的事?”莫凌聪一猜不中又猜到。

    “也不是”。

    “不是小念宝也不是韩家?那你给我打电话还能问什么事?”莫凌聪这下是不知道还能猜什么了。

    “苏画墨。”秦城淡淡的开口问道:“我想知道苏画墨的事”。

    莫凌聪听到苏画墨的名字,顿了一下才问道:“你想问什么?她没有告诉你她跟韩家的关系?”

    “我不是问那些。”秦城翻了个白眼,苏画墨以前说过她母亲受恩于韩家,所以欠下韩家一个人

    “那你想问什么?不对不对,我说未来妹夫,你问苏画墨的事儿干什么?难道你还对苏画墨有意思?那个女人整天面无表,冷冰冰的,你喜欢她不是找虐么?另外,小念宝她知道不?”莫凌聪好奇心一下子被挖了出来。

    秦城嘴角狠狠一抽,扶额提醒道:“现在好像是我在问你”。

    “呃……那你先回答我吧。”莫凌聪还是想秦城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难道关心一个女人的事就是对他有意思了?我也有好奇心好么?”秦城并没有说实话,毕竟这是韩一念的哥哥,当着他的面说自己对他妹妹之外的女人有意思,人家知道也不告诉你了。

    “呃……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莫凌聪想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就是这个道理,你到底知不知道她的事?”秦城一本正经的说道。

    莫凌聪点了点头,旋即反应过来秦城看不到,轻咳了一声说道:“那看你问什么事儿了?比如她的三围我就不知道”。

    秦城心想你要是知道了看我不打死你。翻了个白眼问道:“我发现她好像中了一种毒。会不定期不定时的发作。你知道吗?”

    莫凌聪愣了一下,才问道:“什么毒?她医术了得还会中毒?开什么玩笑”。

    连你也不知道,秦城心底嘀咕了一句,又问道:“那你可知道她老家是哪里的?师承何处?”

    “这个我知道,她生长在苗疆。至于师承何处么,嘿嘿,名头就大了,她是冰寒教教主的女儿。”莫凌聪这次没有停顿,马上就回答了他的问题。

    “苏画墨的母亲是冰寒教的教主!!”秦城双眼一瞪,差点惊呼。真是好大的名头,冰寒教在苗疆算得上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了,与其说是一个教,不如说是一个封闭的小国家。

    “不然我们能随便把念宝交给她吗?”莫凌聪说道。

    秦城暗自消化了一下这个消息说道:“那没事了,拜拜”。

    “等等,你问完我,我还没问你呢。”莫凌聪急声阻止他挂电话。

    “你有事问我?”秦城奇怪道。

    “当然了,我家念宝最近好不好?”莫凌聪问道。

    “好不好还需要我给你说?十叔和十一叔没告诉你们?”秦城心想这莫凌聪是不是无聊,找人陪着聊天。

    莫凌聪眼睛一瞪说道:“那怎么能一样?你是我未来妹夫,十叔和十一叔只能照顾她的安全”。

    秦城听的更是奇怪:“我也是照顾她的安全啊”。

    莫凌聪要气死了,心想这人是不是装纯啊,于是直白的问道:“我直接问你吧,你有没有把念宝推倒?”

    “我……”秦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我去……念念才多大,我有这么禽兽么?”

    “哎呀呀”莫凌聪差点跳起来,急急的说道:“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念宝长的人见人,花见花开,要材有材,要脸蛋有脸蛋,要家世有家世。你不推倒她?你傻啊”。

    “我……”秦城被他问的没话说,半响才愣愣的问道:“你是不是她亲哥?”

    “不是啊,我是她表哥。”莫凌聪没反应过来,直接回道。

    “……”秦城真想一头撞死,话不投机半句多。

    莫凌聪听着秦城不说话了才反应过来,又改口说道:“我是不是他亲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快点推倒念宝。来年再给我生一个小外甥”。

    “你去睡觉吧。”秦城觉得再说下去,他就要去梦游了。

    “睡毛线啊,我这儿大白天的。”莫凌聪说道。

    “……”秦城汗了一把道:“那我去睡觉,挂了”。

    说着不等莫凌聪说话就直接挂了。他现在哪里有心睡觉,苏画墨是冰寒教教主的女儿,可是上却是有着一种奇毒。难道她的毒也跟念念一样,是无法解的么?

    秦城本想给美貌娘打个电话问问的,可是看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就没有打扰老娘休息了,只好把这些都埋在心底,等找个时间好好问问。

    莫凌聪挂了电话,就马上给韩大少去了一通电话。韩大少接通电话,丢了一个字:“说”。

    “大哥,刚才秦城问我苏画墨的事。好像发现了她的事。”莫凌聪已经习惯他惜字如金了,韩家众多儿女里面,只有他比较像舅舅,其他的都是随舅母。

    “她什么事?”韩大少撑着额头,揉着太阳问道。

    “就是她体内有蛊毒的事啊,好像只知道是中毒了,但是还不知道是蛊毒。我感觉这家伙对苏画墨有点意思,我怕他会发现什么,到时候影响救念宝。”莫凌聪说道。

    “哦,这事啊。”韩大少似乎是刚刚记起来苏画墨这茬事,说道:“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谁也阻止不了我们救念宝”。

    莫凌聪要是没有见过秦城,可能还会认同韩大少的话。可是他已经接触过了,知道秦城有过人之处。遂有点担心的说道:“大哥,秦城的能耐不能小瞧。他到底还是逍遥派掌门的外孙呢”。

    “那又如何?他一个外姓人,难道逍遥派会因为他跟我们对立么?”韩大少不以为然的说道。

    莫凌聪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以韩家在修武界首屈一指的地位,岂止是逍遥派不敢招惹,整个修武界也是没人敢招惹的。不小心就可能是灭门之灾,韩大少的脾气绝对是看不惯谁就灭谁的。

    “哎,总之我觉得秦城是个异类。”莫凌聪也不好说秦城给自己的感觉,只能用异类来形容。

    “行了,这事我知道了。我会让十叔注意着的。你要是没事就过来陪陪小妈。”韩大少说道。

    “我去陪有什么有,小舅妈想念宝。解铃还须系铃人啊。”莫凌聪说道。

    韩大少想了想,顿了顿说道:“我抽不开,其他人我也不放心。你最近不是闲的么?送小妈去威海看看念宝吧”。

    “又是我,你不知道念宝上次看到我的样子,好像要吃了我一样。”莫凌聪苦命的说道。

    嘟嘟……

    韩大少给他的回复就是直接挂断了电话,莫凌聪对着手机无声的张了张嘴,暴君啊暴君啊。

    ……

    天亮之后,又是崭新的一天,大雨磅礴,天空昏暗。一如钱无尽此刻的心,他赌了一晚上,两双眼睛充血般的又红又肿。他不相信自己运气差,可是老天偏生让他信了。

    他不止运气差,简直就是遇到了衰神附体。一而再,再而三的输。越输越不服气,越不服气越输。到最后完全输的失去了理智,一次次的借资,到最后整整输了二十亿。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把公司抵押了出去。赌场的期限是三天,如果三天拿不到钱,就要把圣联地产进行变卖了。

    如果是两亿的话,他还能挪用下公款填补。可这是二十亿啊,公司怎么可能有如此巨额的流动资金?直到被早上的大雨冲洗了脑门之后,他才彻底的清醒了,也彻底的明白一个事实:他摊上大事了。

    连续上六天班,人特别疲惫,下班之后头晕的厉害就睡了半个小时。才起来码字,所以更新比平常晚了。我体很差,说拿命来写书夸张了,不过半条命却是真的,这本书我其实也赚不到钱,都是靠着大家的支持才坚持写的。一直很感谢大家的鼓励,希望不管我更多更少,大家都对锦瑟不离不弃,害羞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