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怀疑(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秦城翻上坐了起来,顺手抽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问道:“这是什么录音?”

    “蒋卫东和他的手下刚刚被杀了,这是蒋卫东临死前的录音。是他跟凶手的对话。”老邪鬼回道。

    秦城抽烟的手一顿:“蒋卫东死了?”

    “是的,凶手是个女人,手和枪法都很高超。七颗子弹就干掉了七个人,显然这七个人都没有还手的余地就死了。”老邪鬼说道。

    秦城有点唏嘘,晚上自己还跟他面对面的说话。自己睡了一觉就天人永别了,真是世事无常。

    “少主,你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耳熟吗?”老邪鬼听他不说话又问道。

    “我没听出来,你觉得耳熟?”秦城反问。

    “那倒不是。”老邪鬼言又止。

    秦城听出他有话想说,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支支吾吾的了”。

    老邪鬼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说道:“那我就说了。少主,这个女音会不会是韩一念的”。

    “念念?”秦城眉头皱了一下,旋即否定道:“不是她。一来这对话分明是冲着九龙十八会的,念念怎么会应声这种问题。

    二来念念有两个贴高手,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警察查到的”。

    老邪鬼听了倒是不好意思了,说道:“还望少主见谅,这段时间类似的谋杀案此起彼伏。有的是韩一念做的,有的不是。我也是不想自己人打自己人”。

    “我明白你的难处。”秦城倒是理解老邪鬼的难处,碍着韩一念这边,很多案子他不能查。

    听秦城没有责怪自己,老邪鬼也安了心。转移了话题说道:“少主,听这段录音。好像罗龙跟九龙十八会勾结一起,背叛了耗子啊”。

    关于这个秦城早就猜测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差证据了。现在听到录音才证实。老邪鬼一说这事秦城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他。

    老邪鬼听完唏嘘道:“怪不得我们上次的行动会被王少华知道。这下罗龙的内份被曝光,耗子又折损了一员猛将。正是多事之秋,少主有没有新的吞并计划?”

    秦城抽着烟说道:“等罗龙被干掉再说吧。光靠这段录音恐怕很难让罗龙的手下信服”。

    “少主说的也是,那我们要不要推波助澜一下?”老邪鬼提议道,现在蒋卫东死了,罗龙再被干掉,耗子手下能用的大将就等于全都没有了。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老天都如此帮他们了。

    秦城思忖了片刻,在心中略微有了一个计划的雏形才说道:“给九龙十八会透个信吧,看他们会不会去救罗龙”。

    老邪鬼脑子稍微一转就明白了秦城的用意。给九龙十八会透信说他们的内被抓了。如果他们打算去救,自己再把这个信透给耗子。那就正好能捉贼捉双,证据确凿了。

    如果九龙十八会不去救,舍弃这个棋子。那也只能算罗龙投错了人。

    挂了老邪鬼的电话,秦城一根烟也抽完了。回想老邪鬼的说的话,其实连秦城都有点怀疑了。

    主要是他想起韩一念问过是谁绑架的萧翎儿,还说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蒋卫东以绝后患。接着蒋卫东就被杀了,这么巧合就有些蹊跷了。

    故而为了证实不是韩一念,秦城还是下走出房间,从三楼下到二楼,悄然的打开韩一念的房门看了看。

    韩一念躺在粉扑扑的上,怀里抱着软绵绵的海绵宝宝。被子的一半都被她压在下,导致半边体都没有被子盖。

    “这睡相真够差的。”秦城笑着进来,轻轻的翻过她的腿,把她压在下的被子扯出来,严严实实的盖在她上。

    韩一念粉嘟嘟的小脸露在被子外面,睡觉的样子可极了。如果她没有中蛊毒该多好,一天天的过去了,美貌娘那边还是没有消息,真是让人悬着一颗心。

    老邪鬼这边得到秦城的答复,知道不是韩一念之后也放开了动作。根据显示的证据去把罗龙给抓到了警局。这都已经是天亮之后的事了。

    萧翎儿昨晚受到了惊吓,今天请假在家休息一天。不过还是很早就起来给他们做了早餐。

    霍子妍考虑到萧翎儿昨晚睡得晚,今天想让她早睡一会,所以特意设定了闹钟准备起来给大家做早饭。结果起来出了房间就看到萧翎儿也起来了。

    “翎儿,你怎么起这么早?”霍子妍愣了愣。

    “已经形成了生物钟了,到这个点就醒。”萧翎儿也对自己很无语,好不容易能睡个懒觉也没福睡。

    “那你再去睡会吧,我来做早饭。”霍子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平常都是萧翎儿起早做饭。

    “都起来了,再睡也睡不着。不如你去睡吧,你上班比较辛苦。”萧翎儿知道霍子妍之前为了举办画展经常忙通宵。

    跟霍子妍一比,萧翎儿才觉得自己什么都帮不上秦城。除了每天能给他做做饭,洗洗衣服之外就没别的。

    “我也睡不着了,一起做吧。”霍子妍亲切的挽着萧翎儿的胳膊走向厨房。

    两人之间都对彼此跟秦城的关系心照不宣,谁也不主动捅破这层纸,都是一个装傻一个装瞎。很多事都是这样,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时候就选择装傻。

    萧翎儿也是有自己的顾虑的,毕竟自己上背负着一门婚事。现在是过一天少一天,只想平平静静的跟秦城相守一段时间留作回忆。

    两个女人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一时无话。霍子妍找了个话题说道:“最近你又是遇到杀人凶手又是被绑架的,不知道撞什么邪了”。

    霍子妍提到上次萧翎儿在医院撞到杀人凶手的事,倒是让萧翎儿想起自己还没跟她说韩一念的事。便是借着这个机会说道:“子妍,有件事我还没机会跟你说”。

    “什么事?”霍子妍奇怪她突然转移话题。

    “是关于念念的。”萧翎儿轻声说道。

    “念念的事?她有什么事我不知道?”霍子妍更是奇怪,韩一念那丫头心底藏不住事,在学校发生什么事晚上回来都要跟她们说。

    “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听我慢慢跟你说。”萧翎儿说着就把秦城告诉自己的说了出来。并且把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也告诉了她。

    霍子妍微张着嘴,显然已经被萧翎儿说的话惊呆了。萧翎儿瞧着她跟自己当时的表一样,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翎儿,你掐我一下。我确定我是不是在做梦。”霍子妍回神,拉着萧翎儿的手放在自己胳膊上说道。

    萧翎儿没舍得掐她,说道:“没做梦,我当时也不敢相信来着”。

    霍子妍还是不相信,自己动手掐了自己一下,痛的轻喊一声:“真不是做梦。上帝,我宁愿自己在做梦。念念她这么年轻活泼,怎么会活不过二十岁?那什么毒这么霸道?”

    “……”萧翎儿闻言有些无语,不过却也理解。在面对韩一念杀人和她活不过二十岁的两件事实上。她们都会自然而然的先关注后者。

    萧翎儿叹了口气说道:“秦城说是噬魂蛊,就连秦城的母亲都暂时束手无策。我最近也翻阅了很多关于蛊毒的书籍,了解了这种蛊毒的霸道。

    念念到现在还没有被蛊毒侵蚀成痴傻,都是多亏了画墨不断的给她压制蛊毒”。

    霍子妍听的更是害怕:“这么说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念念今年就二十岁了啊”。

    “我们都在努力找解毒的办法,相信以念念家族的实力,肯定不会让念念死掉了。秦城更不会,我们要相信他。”萧翎儿柔声说道。

    “对对,秦城他这么厉害,肯定有办法的。画墨不也是医者吗?她肯定也会有办法。”霍子妍心慌的安慰道自己。

    萧翎儿拍拍她的手,似乎要彼此传递信念才能更加坚信韩一念不会因为蛊毒而死。

    “翎儿姐姐,翎儿姐姐。”两人沉默了没一会就听到了韩一念的声音。

    萧翎儿忙收敛了绪,拉开厨房的门应道:“你起来啦?先去洗漱,等会就吃饭了”。

    韩一念拖拉着拖鞋哒哒的跑了过来,扯着萧翎儿的胳膊说道:“翎儿姐姐我做噩梦了,吓死我了。我梦到你又被绑架了”。

    “傻丫头,梦都是相反的。我这不是在这儿呢吗?”萧翎儿柔声一笑,摸摸她的头安抚道。

    霍子妍走上来敲了她一下道:“大清早的说这么晦气的事儿,又来找打是吧”。

    韩一念揉了揉脑门,吐吐粉舌就跑走了。进卫生间之前说道:“子妍姐姐你凶死啦,小心秦城哥哥不要你这个悍妇”。

    “……”霍子妍嘴角一抽,作势要去打她。韩一念急忙把头缩进去,嘭的关上了门。

    “臭丫头,有本事你别出来。”霍子妍忍俊不的笑道。

    笑着笑着又有点想哭,心底不停的祈祷上帝一动要保佑韩一念长命百岁。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