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缓兵之计(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丁太太你先别激动,这个人你也认识。”张律师说着朝门外喊道:“丁先生,请进吧”。

    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本来在车子上等候的丁田丰走了进来。

    “田丰?怎么是你?”丁贵的老婆很是诧异。

    “婶婶,是我才不奇怪。”丁田丰笑一声说道。

    丁贵的老婆摸不清他想干什么,问道:“你想跟我们争夺财产?”

    丁田丰笑道:“我就知道婶婶你很聪明,既然你猜到了,那我就不多废话了。你把公司让给我,你的股份还是占原来的份额,每年拿那些钱足够你和田兴衣食无忧的了。

    婶婶你一个女人家就算得到公司也发展不起来,只能坐吃山空,别说一辈子,半辈子都不一定够挥霍的。交给我,保证比在二叔手里更加赚钱,你拿到的也会比以前多”。

    丁贵的老婆直到现在才看清楚丁田丰的真面目,愤愤的呸了他一口说道:“你休养,你当我傻啊,把公司给了你,还能有我们母子的立足之地?”

    “你不肯?”丁田丰扬声问道。

    “绝对不可能,你别做白梦了。丁贵的公司是我和田兴的,任何人都别想抢。咱们大可以走法律,看看到最后谁更有资格继承。”丁贵的老婆也不是吃素的,她知道只要自己和儿子在,轮都轮不到丁田丰继承。

    丁田丰这几天装孙子装的够呛了,现在撕破了脸也不怕啥了,看她态度强横,警告的说道:“婶婶,我实话告诉你吧,公司不是我想要的,是另有其人,那些人我都惹不起,你们孤儿寡母更是惹不起”。

    丁贵的老婆心中一颤问道:“还有谁?你莫要把自己的野心推到别人上”。

    “是我爸生前的那股势力,你知道的,我爸以前是道上一方势力的堂主,他死过之后连我都颇为不受待见。现在他们看上了二叔的公司,一定要拿到手才派我过来跟你商量。

    现在是我来商量,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替你通传,兴许他们看在我死去老爸的面子上会答应你。要是你还是冥顽不灵,那他们会做出什么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婶婶,他们手上可绝对不会在意多那么个把两个人的血。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田兴考虑吧,他才十岁,一辈子还长着呢。”丁田丰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丁贵的老婆还能听不出来他在警告自己要识相,可她就是不服气,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怎么有这样的好事?

    “田丰,你跟我说实话,你二叔是不是他们杀的?”丁贵的老婆厉声问道。

    “嘎?”丁田丰吓了一跳,回想自己刚才说的一番话,好像没有哪点暗示这个信息了,遂忙说道:“二叔当然不是他们杀的,他们跟二叔无冤无仇,怎么会杀二叔?”

    “是无冤无仇,可他们想要你二叔的公司。你自己都说了,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他们是不择手段的。”丁贵的老婆越来越觉得这个可能很大。

    丁田丰被她说的也是有所怀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反驳。张律师暗赞丁贵的老婆够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丁田丰给唬住了。

    丁田丰这个傻缺也真是容易被唬,张律师翻了一个白眼,提醒道:“两位,你们是来商量怎么分割财产的?还是推测谁是凶手的?”

    张律师的提醒让丁田丰猛然回神,直接回归正题说道:“先不要说其他的,找凶手是警察的事儿。婶婶,你考虑的如何?他们可是一群没有耐心的人”。

    丁贵的老婆心底很是愤怒,亏她还许给张律师一笔数额巨大的律师费,他居然关键时刻吃里扒外,帮着别人来对付自己。

    现在的为今之计恐怕不能跟他硬碰硬,自己寡不敌众,得先拖延点时间想办法才行。丁贵的老婆心思千回百转,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说道:“我原来只有百分之二的股份,一年才百来万,根本不够我花的。现在你二叔也没了,我自己带着儿子也不容易”。

    丁田丰听她有点松口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求加股份?”

    “不错,我要加百分之三的股份,你二叔原本有百分之五十八的股份,去掉百分之三,还剩下百分之五十五,依旧是公司最大的董事。”丁贵的老婆没有狮子大开口,那显得太没诚意了。

    “百分之三的股份的确不多,不过这事我做不了主,需要请示一下。”丁田丰摸摸下巴说道。

    “可以,这样吧,明天这个时候要是他们答应,我们就在这里签字,以后我只拿股份分红,不参与公司的运营。”丁贵的老婆说道。

    “那行,就这么办。”丁田丰答应下来。

    丁贵的老婆马上带着儿子就离开了律师事务所。丁田丰高兴的说道:“没想到这事这么好办,超叔给出的最低底线就是百分之五的股份,算她识相”。

    张律师可没有他这么轻松,想了想说道:“你还是先别这么乐观,以我跟她打交道这么久来看,你二婶绝非好说话的人”。

    “啊?张律师的意思是?”丁田丰跟他二婶的确以前不熟,只是知道是个很精明的女人。

    “我看她这个是缓兵之计,先把你稳住,再想办法办理财产继承。我不给她办,外面多的是其他律师给她办。”张律师猜测道。

    丁田丰一惊,忙起道:“那不行,我去把她追回来”。

    “别急,你就算二十四小时盯着她也没用。我也只是猜测,你不妨先派人跟踪她。看看她耍什么花招,要是她敢去找别的律师,你就按照叶先生所说的第二个办法去办。”张律师叫住他说道。

    丁田丰闻言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去安排这事,多谢了”。

    “客气了,都是为叶先生办事的。”张律师抚了抚金边眼镜,露出一个狡诈的笑。

    丁田丰出了事务所就开始打电话,让他手下的小弟去跟踪丁贵的老婆,嘱咐她有任何动静都要立刻跟自己汇报。

    简公司。

    简惜拿着唐小宝传来的几分资料看的仔细,这些资料都是嘉美公司另外两个董事以及丁贵的老婆和儿子的资料。

    她已经制定出来完美的收购计划,就等着启动资金来实施了,这些资料很详细,简惜有把握成功说服其他董事把股份卖给自己。

    “学姐,你打算什么时候约他们出来谈?”霍子妍也接触了这个收购案,虽然简惜很少告诉她秦城在做什么,但是有意无意还会让自己慢慢参与。

    “择不如撞,就今天。”简惜放下资料,叫了秘书进来。

    “简总,有什么吩咐?”秘书进来问道。

    “你帮我约这两个人出来,就说我手里有他们不想别人知道的秘密。”简惜把这两个人的联系资料递给秘书说道。

    “好的简总”秘书拿着资料出去了。

    霍子妍笑了起来说道:“每次都有点开金手指的感觉,总是捏着别人的七寸是不是不太好?”

    “好极了,这样多省事。你跟我一起去吧,多学学这些事,以后做起来才会习惯。”简惜一点不觉得哪里不好,有捷径不走的人才是傻子。

    霍子妍知道简惜是在帮自己,感激的笑道:“知道了学姐”。

    嘉美公司的两个董事前后接到简惜秘书的电话,两人都是不知道自己什么被别人抓到了把柄,他们从商多年,做过的亏心事数不胜数,哪里能都记得起来。

    可对方既然这么说,他们也不得不去见一见。于是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就早早到了环城路的栖巢咖啡厅。

    “刘董事,这么巧?”赵董事在门口遇到熟人,很是惊讶。

    “是啊,赵董事也来喝咖啡?”刘董事也同样很惊讶。

    两人寒暄着进了咖啡厅,服务员立刻走上来问道:“请问两位有预约吗?”

    “我有,在207包厢。”刘董事说道。

    赵董事一惊问道:“你也接到了匿名电话?”

    刘董事瞪大了眼睛,两人立刻明白他们是被同一个人约过来的。

    “两位是一起吗?”服务员有些看不懂他们的表询问道。

    “一起一起,你带路吧,207包厢。”赵董事说道。

    “好的,那两位这边请吧。”服务员说着就在前面领路了。

    服务员把他们带进包厢问道:“两位现在点单吗?”

    “不用,点的时候再叫你。”刘董事赶紧把服务员打发走了。

    服务员一走,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谁约你来的?”

    “没留下姓名,只说让我过来。”刘董事说道。

    “我也是,只知道是个女人。”赵董事也说道。

    两人都觉得这事很是蹊跷,刘董事问道:“赵董事,你觉得叫我们来的人是为了什么?”

    “这个不好说,可能是为了钱。”赵董事猜测道。

    “哦?此话怎讲?”刘董事疑惑了。

    赵董事叹了口气说道:“刘董事,我们经商的你最清楚,谁上能不背负点违法的事儿。今天跟我打电话的人说她有我见不得人的证据,我要是不来,她就能让我败名裂”。

    两人的关系也算是不错的了,故而赵董事也没有隐瞒他什么,直接就说出了这事。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