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两宗杀人案(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叶超更是气得不轻,这要不是丁富的遗子,他早扔海里喂鲨鱼去了。一个初阶三层的修武高手,没派上用场就死了。

    这几年虽然说跟随丁富,但是好吃好喝供着,钱大把大把的养着。却是连丁富最需要的时候都不在边,不然丁富至于被人给杀了么。

    “行了,趁着天还没亮,赶紧把这里处理干净。”叶超吩咐到蒋卫东带来的手下。

    手下人马上领命去干事,丁田丰吓的大气不敢喘。蒋卫东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能有你爸一半的气魄也省心了”。

    “东叔……”丁田丰可怜兮兮的看着蒋卫东。

    蒋卫东看着这张跟丁富长的三分相似的脸就狠不下来心。可再放任他这样也是不行,今天敢泡秦城的妞,明天不知道又能捅出什么乱子。

    于是乎咬咬牙说道:“超哥,你看这事怎么办吧”。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护着了,一切让叶超看着发落。丁田丰心底一打颤,心都凉了大半截。

    叶超那是一点不惯着他,沉声说道:“你现在还太年轻,让你当堂主也经验不足。你手里的地盘先让你东叔管着,你跟着他好好学习怎么当一个堂主”。

    叶超做这个决定也是有考量的,要是一下子收回丁田丰的势力,难免让丁富原来的手下不甘心。这样先从蒋卫东手里面过渡一下,再收到自己手里就容易多了。

    听到叶超给的惩罚是这个,丁田丰总算松了口气。地盘虽然暂时给蒋卫东管,但是自己也被他管着,那还是等于在他自己手里,总算不是太糟糕的惩罚。

    蒋卫东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不是怕丁田丰的地盘被收走,而是怕叶超把他发配到别的地方去。现在让自己代管,总归是比在别人那里好过一点,说到底还是不忍心丁富的遗子流落到被欺负的境地。

    叶超安排完了这些就走了,蒋卫东又训斥了几句丁田丰才放他回去。

    丁田丰出了酒吧的门很是郁闷,他想起了自己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亲叔叔,这个亲叔叔还是很有本事的,开了一家公司,在商场混的风生水起。

    以后没有了地盘,收入上面肯定少了,他得想办法弄点钱花,这才想起了叔叔丁贵。于是拿出手机翻到丁贵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遍没有人接,丁田丰耐着子又打了一遍,可还是没人接,他又接着打了三五遍还是无人接听。

    “不会是故意不接我电话吧。”丁田丰郁闷的看着手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点鬼都睡觉了。当然他更不知道丁贵已经长眠于世了。

    值班的护士在走廊里巡视,有些重病的病人晚上还是需要定时来看看的。护士走过丁贵的病房听到他的手机一直在响就是没人接。

    处于做护士的本能反应,还以为病人昏厥了过去,于是赶紧推开门走了进来,啪嗒一声打开灯喊道:“丁先生,你没事吧?”

    躺在病上的丁贵没有理她,护士更认定是昏厥了。忙走过来去推推他,手刚碰到他的胳膊就吓了一跳,体温都凉了,她又赶紧用手去探鼻息,顿时吓了一跳。

    “死了”护士虽然害怕,但她看惯了死人,并没有太惊慌,连忙按下了病上面的紧急呼叫键,又赶紧记录下此刻的时间。

    医生听到紧急铃声也是很快赶了过来,进了病房问道:“病人什么况?”

    “赵医生,病人死了。”护士立刻说道。

    “什么?”赵医生一愣,不敢置信的上前来检查,鼻息,心跳,瞳孔都检查了一边,最后摸向他的脖颈动脉,这一摸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赵医生?”护士看他表惊骇问道。

    赵医生颤抖着手说道:“他不是正常死亡,是被人……扭断了脖子”。

    “啊……”护士捂住嘴巴吓道:“那……那怎么办?”她不害怕正常病死的人,但是一听是人为的谋杀就害怕了。

    “报警,快报警。”赵医生到底比护士年纪大,很快反应过来。

    “对对,报警。”护士连连点头,摸出手机就打了110报警电话。

    警队接到护士的报警电话,马上将这事汇报给队长燕九和副队长老邪鬼。两个队长今天都很巧的在警队加班,一听到医院有谋杀案的消息就都出动了。

    警车哔咕哔咕的开进医院,很多人都被吵醒了,住院部的十楼整层楼都被警察封住了,其他病房的病人马上被护士安排转移病房。

    燕九和老邪鬼一前一后进入病房,看到躺在上的死者问道:“死者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住院?”

    赵医生一听燕九问话,马上回道:“死者叫丁贵,晚上才挂的急诊,他的双手被折断,*也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坏”。

    燕九听到*的时候不自在的皱皱眉,老邪鬼又接着问道:“死亡时间能判断么?”

    “现在看来,约莫有两个小时了。”赵医生估摸着说道。

    燕九眉头又是一皱,两个小时,凶手早就能跑的没影没踪了。老邪鬼吩咐警员带赵医生和护士去录口供,又吩咐其他警员做事。

    燕九沿着病房观察,企图发现点什么凶手留下的痕迹。只是转悠了两三圈也没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踪迹。

    警员们训练有素的装裹丁贵的尸体,采集各种觉得有用的证据。一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才清理完现场,派了两个警察在这里守着,其他人就全部归队了。

    回到警队之后警员将尸体送去法医处,将采集的证据送到化验处。燕九和老邪鬼则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等着检查报告出来。

    这件案子连夜送检,各部门都以最快的速度化验出结果,送到了燕九的办公室,燕九看完报告将老邪鬼叫了进来。

    “燕队”老邪鬼敲门走了进来。

    “你看看这份化验报告。”燕九把送上来的报告递给了他。

    老邪鬼接过看了起来,报告很详细,确定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死亡缘由。但是死者体上除了医生和护士的指纹指纹,就没有第三个人的指纹了。整个病房的其他物体上也没有留下第三方的痕迹。

    “这个作案手法是不是跟以前的案件有点像?”燕九等他看完之后问道。

    老邪鬼不动声色的合上报告说道:“这个暂时还无法确定,蓄意的谋杀肯定是做足了功夫的,没有留下痕迹只能说明凶手狡猾聪明,并不能确定是同一伙人”。

    他说的也在理,燕九点头说道:“的确是做足了功夫,保安室的保安都被打晕了,连凶手的面都没看见,闭路电视也被关了,这是件棘手的案子”。

    老邪鬼也赞同的点头,这类案子本就很难处理,一时半会可能都不是能侦破的。

    叩叩,叩叩。两声敲门声响起。

    “进来”燕九沉声应道。

    “燕队,刚才又接到报警电话,希尔顿酒店也有一起谋杀案。”警员推门而入说道。

    燕九和老邪鬼都是一愣,旋即马上出动警队前往希尔顿大酒店。现在才早上七点多,马路上的车流还没有拥挤起来,警车没有阻碍的就到了酒店。

    大堂经理马上领着他们去了案发现场的2003号房间,一边还说道:“客人是一名外国籍男人,昨晚订了叫醒服务,但是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服务员上去敲门也没人回应,最后只好刷开房门进去查看况,没想到客人已经死了”。

    “外国籍?”燕九皱眉,死一个华夏籍的人就够头疼的了,更何况是外国籍的。

    进了房间之后,就看到一名外国男子斜躺在上,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了。一双眼睛却是瞪的圆滚滚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副样子看起来要比丁贵的吓人多了,只是燕九不是普通的女人,也没有觉得可怕。她戴上手检查了一下乔治的头部。

    “是修武者所杀。”燕九语气有点惊讶,乔治的头部完全没有被任何东西敲打,额头上的血迹是被内力震碎天灵盖流出来的。

    “修武者?燕队确定?”老邪鬼也是一愣。

    “自然确定,看起来这一掌的威力还不小。”燕九肯定的说道。

    老邪鬼神色愣了愣,也没有接着话题讨论,而是吩咐其他警员着手做事。

    燕九还是在房间里转悠,只是这一次依旧是令她失望,凶手完全没有留下可以追查的线索。

    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两起谋杀案,如果说是巧合也太牵强了,很可能两个人之间是认识的,并且得罪了同一个人,才会被先后杀害。

    “查一下这两名死者有没有关系,以及昨晚都跟那些人接触过。”思及此处,燕九马上吩咐警员从这方面着手。

    “好的燕队。”警员立刻领命。

    ……

    萧翎儿依旧第一个起来做饭,做好了饭才喊霍子妍和韩一念吃饭。三个人坐在餐桌上默默吃饭,没有往的谈笑风生。

    电视机里正在播报早间新闻,报道的两条新闻都是谋杀案,一宗是市医院某病房一名病人被扭断脖子而死,一宗是希尔顿酒店一名外国籍男子脑袋被重击而死。

    萧翎儿听的一惊:“怎么这么乱?连医院都有人被杀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