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怀孕(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唐小宝虽熟门熟路,但也不抢汪叔的职责,跟秦城三人一起走在后面,让汪叔自己在前面带路。走了约莫几分钟就到了一栋相对低调的别墅前面。

    别墅外有军人持枪站岗,不像是来吃饭,更像是被带来审问的。汪叔有直接进出的特权,不用汇报就领着四人进去了。

    “小宝少爷,三位贵客,请吧。”汪叔只把他们领进来就没有再继续领路的意思了,到了别墅里,剩下的引荐介绍就该交给唐小宝了,毕竟这些客人都是他带来的。

    唐小宝对他点点头就走向了客厅,他已经看到唐大爷的背影了。在客厅里的还有其他长辈和堂兄弟姐妹,马上要开饭了,该到的都到齐了。

    “大爷爷”唐小宝脚步临近的时候轻声喊了一声,在大家互相的讨论声中显的尤为不显著。

    不过他这一声还是吸引了大家齐刷刷的目光,唐小宝走至唐大爷前,微微弯腰再次喊道:“大爷爷”。

    唐大爷如鹰般的视线露出一丝看起来很真诚的笑:“小宝,三年不见了,从部队回来果然精壮了很多。你爷爷体怎么样了?”

    “托大爷爷的福,已经好了许多。”唐小宝也是表现的很懂事有礼貌,唐老爷子这次是以体不好为由不来燕京的,虽然唐大爷也知道是托词,却是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唐大爷露出放心的神色道:“那就好,这几位都是你朋友吗?”

    唐小宝听他问道其他三人,点头介绍道:“是的大爷爷,这位是秦城,这位是韩一念,这位是小麻雀,都是我在威海的朋友”。

    “唐老爷爷好。”韩一念嘴甜,露出迷死人的微笑喊道。

    唐大爷微愣,就是自己的孙子孙女,平常因为畏惧自己的威严,每次见面都是唯唯诺诺的,谁都没有像这个小丫头一样亲切的叫过自己,倒是让他有种新鲜感。

    “唐老先生,这几打扰了,不便之处,还请包涵。”秦城打招呼的方式就比较中规中矩了。

    “唐老爷爷好。”小麻雀的声音就没有韩一念那么亲切了,听起来也很生疏。因为知道这个老爷爷不好相处,所以比较乖巧。

    “你们好。既是小宝的朋友,也就是我们唐家的贵客。何来打扰之说。”唐大爷点头说道。

    唐小宝给唐大爷介绍完之后,就按照辈分依次跟长辈们打招呼。之后大家便一起起前往餐厅用餐。秦城虽然没有刻意的去注意谁,但也知道从唐小宝说出自己名字之后,就有两道目光很快速的投来愤恨。

    唐大爷坐下之后,其他人按照长幼有序的顺序坐下,秦城三人也被安排在贵客的位置上。佣人们陆续上完菜之后,唐大爷说了几句客话就开始吃饭了。

    这一张桌子很长,两边能坐下少说十五人,今晚到场吃饭的有七人。唐小宝的大伯夫妇,二伯夫妇,还有其他两个堂哥,一个堂妹。

    食不言寝不语,这种规矩尤其适用在大家族上。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致保持沉默,让喜欢在饭桌上讲话的韩一念很是憋得慌,但又因为是在别人家作客,也只能憋着,暗自祈祷这顿饭快点结束。

    在韩一念祈祷了几十遍上帝,又念叨了几十遍菩萨之后。大家才终于陆续放下碗筷,预示着这顿饭的圆满结束。显然这顿饭她没有吃好。

    跟她一样没有吃好的还有唐小宝的大伯唐世杰夫妇,秦城长什么样子他们没见过,可这个名字就像噩梦一样令他们憎恨。大儿子唐梓硕被他打成了残废,小儿子唐梓文因为他在部队受罚。

    偏生威海不是唐家的地盘,又有二叔在中间庇护。想动手也找不到机会,现在仇人就站在他们眼前,让他们如何咽得下饭?

    晚饭结束之后众人正要起离开饭厅,就听到了一道风尘仆仆的声音传来:“爷爷,爸,妈”。

    随着这道急急燥燥的声音传来,唐梓文和柳希鸢的影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唐母看到柳希鸢之后脸色更加寒冰如霜,斥声道:“梓文,你又带这个女人来家里做什么?是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还是不把爷爷的威严放在眼里?”

    柳希鸢听到唐母的话面色如常,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话听多了,开始还觉得异常委屈,听的次数多了就成习惯了。尤其是这次来唐家,精心挑选的礼物都被扔出了门外,更别说在唐家过年了,好在唐梓文有良心,在外面陪她过的年。

    “我哪儿敢不听妈的话,更不敢挑衅爷爷的威严。我是来给你们报喜的。”唐梓文被唐母一训斥,赶紧说道。

    “报什么喜?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没看到家里有客人吗?”唐世杰对儿子还为说出的喜事不感兴趣,反而暗示儿子注意饭桌上多的几人。

    “客人?”唐梓文愣了愣,这次认真的环顾饭桌两边的人,顺眼一看就看到了唐小宝和秦城几人。顿时就有股怒气蹿了上来,指着他们质问道:“怎么是你们?你们到我家来干什么?”

    然后不等他们回答就对唐大爷和唐世杰说道:“爷爷,爸,你们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打残大哥的罪魁祸首吗?你们怎么能请他到我们家来?”

    “混账。”唐大爷面色一沉,仅仅两个字就足以让在场的唐家人为之一振,噤若寒蝉。

    唐梓文亦是如此,爷爷的脾气他最清楚,挑战他的威严无异于找死。故而不敢再多说一个字,整个饭厅顿时鸦雀无声。

    柳希鸢暗暗咬了咬牙,暗骂唐梓文沉不住气。今晚来可不是来找骂的,遂在背后悄悄的掐了他一下。

    腰眼一疼,唐梓文这才想起来的主要目的。忙堆起笑脸朝唐大爷拱了拱手道:“恭喜爷爷,贺喜爷爷,您要抱重孙了”。

    此话一出,又是一个冷场。这次仿佛比之前还静默的吓人,但只是瞬间的静默之后就一下炸开了锅。

    “梓文,你说什么?什么重孙?”唐母最先反应过来,不喜反而更严肃的问道。

    唐梓文朝母亲咧嘴一笑,拉过柳希鸢说道:“妈,希鸢怀孕了。您和爸要抱孙子了,开不开心?”

    唐母顿感眼前一黑,险些从椅子上跌下去。开心?心脏病差点没吓出来,跟一个野女人纠缠不清就算了,现在还怀上了孩子,欧阳家要是知道了还了得,这可是大忌讳。

    “你……你是要气死我,唐家的名声都败在你手里了。”唐母气的全发抖,看着柳希鸢的眼神异常的厌恶:“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安好心,一心想要嫁入我们唐家。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别以为现在怀孕了就能得逞,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你就别想进门”。

    柳希鸢委屈的美目里含着泪水,在灯光下波光粼粼。被唐梓文握着的那只手止不住的颤抖,似是有天大的害怕一般唐梓文心疼的握紧她的手,说道:“妈你说的什么话,希鸢是我喜欢的女人,现在她怀孕了,怀的还是唐家的种。我不能让没出生的孩子没名没姓,我要娶希鸢,明媒正娶,光明正大的娶”。

    “胡闹”唐世杰也是被儿子气的不轻,现在大儿子成了残疾,他就指望这个儿子了。没想到他却被一个女人迷的晕头转向,弃家族利益于不顾。

    唐梓文今天是豁出去了,被父母接连斥责也没有退缩,迎着他们犀利的眼神说道:“我只会娶希鸢当妻子,至于欧阳小姐,从来都不是我答应要娶的”。

    “你个不孝子,我打死你算了,省的被你气死。”唐世杰恨铁不成钢,说着就要动手。

    “够了”唐大爷一声喝斥。

    唐世杰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唯唯诺诺的道:“爸,你别生气,小心子。这不孝子交给我处置吧,保证不会伤到我们跟欧阳家的和气”。

    唐梓文一听就急眼了,哀求的拉着柳希鸢噗通跪在了地上,求道:“爷爷,求求你看在未出生重孙的份上,成全我们吧。您忍心看着重孙流落在外吗?”

    柳希鸢知道自己此刻说什么都是错,眼泪胜过一切。她只要嘤嘤噎噎的哭,就足够唐梓文心疼,进而更努力的去求一个恩典的了。

    “爷爷,求求您了。”唐梓文果然看不得心的女人哭,又嘭嘭的给唐大爷磕头,光洁的地板咚咚作响。看的出来,他是真心柳希鸢。

    秦城从唐梓文说出这事的一瞬间就瞥过一眼唐大爷,发现他连眉梢都没挑一下,像是听到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现在面对唐梓文磕头求,也是纹丝不动,稳如泰山,令人摸不透他的意思是几何。

    片刻之后,众人才听到唐大爷微微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都散了吧。梓文,你也先回去吧”。

    “爷爷……”。

    “嗯?”

    这一声不轻不淡,却足以让唐梓文咽下想说的话。恭恭敬敬的不敢再言,拉着柳希鸢率先出去了。

    其他人自然也赶紧离开事发现场般可怕的地方,唐家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柳希鸢的怀孕会像一颗炸弹,爆炸所波及的范围有多广,也无人可知。

    感谢1814734516,青丘狐打赏支持,感谢大家的鲜花支持,月底了,咱们保住名次,就最后三天了,可千万别再掉下去了,不然我哭给你们看,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