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因祸得福(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这一声惊呼还未落音,秦城的体已经重重的撞在了绝壁之上,绝壁霎时间就凹陷了进去,堪堪将秦城嵌入了绝壁中。

    一声痛苦从秦城嘴角溢出,伴随着一缕鲜血。守墓人虽这一章击败了秦城,可他自己也并不比秦城好哪里去。他修炼的实力暴涨法有损阳,实则是一个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你是逍遥派的人?”守墓人终于说了一句字数比较多的话。

    秦城眸光闪过惊色,自己今天用了逍遥派的招法,放在修武界高手的眼里被认出来不足为奇,可他一个常年悬于高崖之上的活死人,怎么也能认得出来?

    “是与不是?”守墓人似乎没那么多耐心,暗运内力,震的秦城再憋不出一口血吐了出来。

    妈的,秦城暗骂一声,忍着剧烈的痛道:“是”。

    守墓人听到他的回答又问:“独孤逍遥是你何人?”

    “我外公”秦城这次学乖了,不等他教训自己就如实的回答了,心里却是想着这人怎么如此了解逍遥派,直接就能喊出门主的姓名,还是连名带姓的叫,须知道在修武界,提起这个名字,皆是尊称一声独孤门主的。

    守墓人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似是古潭之水被扔进了一颗棋子,终于有了波澜。秦城暗想这人不会是外公的仇家吧,倘若真是,自己还不被他一掌拍死?突然就有点后悔说了实话,只是话一出口,如同覆水难收。

    “你叫什么?父亲是哪个门派的?”守墓人像是刚从回忆中抽回思绪,问道秦城。

    “秦城,不知父亲是谁,自小随母亲在逍遥派长大。”秦城既然前面说了实话,后面也没有好隐瞒的了。

    “哦?你是独孤逍遥独女的孩子。”守墓人微微一愣,有点刚刚想起来独孤逍遥有一个女儿的事

    秦城闻言更是觉得此人跟逍遥派有渊源,不问道:“前辈,你认识我外公?”

    守墓人没有回答,好像又陷入了什么深思或者回忆。秦城被他一掌拍进了绝壁之中,此时正痛的不行,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他不回答,秦城都没有力气问第二遍。

    苏画墨的担心都提到了心眼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守墓人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之后就没了下文,两人像是都在等着他判刑一般。

    风起,云涌。守墓人的白发丝丝漂浮在半空,如同他此刻的回忆,一丝一缕都清晰可见,一晃眼几十载秋已过,他已在这绝壁之上守了几十载,也算是做到了对独孤逍遥的承诺,再未在修武界出现过。

    垂暮之年,能遇到独孤逍遥的外孙,似乎也是上天冥冥之中的注定。自己欠独孤逍遥的一条命,今便是要报在这小子上了。

    也罢,活的太久,终究是个虚度时。守墓人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脸色突然一变,抓起秦城的衣服就将他从绝壁中拉出来,转而抛向了半空。

    秦城如同一个物件一样被抛出,已经虚弱的毫无阻挡的力气。守墓人继而一跃而起抓住了他一只胳膊,两人一个悬在半空,一个站地如松。

    掌掌相对,一阵劲风突兀的刮起,吹乱了守墓人一头白发。只见他突然闭上眼睛,体四周迅速竖起一层无形的保护罩。随即便听秦城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脸色几乎扭曲的皱在一起,似是在承受什么难以忍受的事

    苏画墨的脸上罕见的露出惊错的表,如果她没有看错,守墓人这是在给秦城传承修为。修武者一生有一次传承自己或者别人修为的机会。但是一旦将自己的修为传承给别人,那么其本人将会变成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弱。

    自然传承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传的,必须是同门派之间,修炼了同样的功法,才可以接受传承。守墓人和秦城显然不是一个门派的,师不从同门,冒然被传承,生命岌岌可危。

    苏画墨心底着急,却也无能为力。此时正在传承,且不说自己没有能力打断,就是有也不敢冒然上前打扰,因为一个不小心,他们两人都有心脉具断的可能。

    秦城痛的已经没有力气呻吟了,这种痛比他重塑经脉时还痛。经脉的空间有限,可此时就经脉就像细细的皮筋,被人用一根树枝强行撑开。那种疼可想而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城觉得自己像一只被吹的很大很大的气球,哪怕再承受一点点压力都会嘭的一声爆炸。

    “啊……”一声强忍着的怒吼终于破喉而出。如狮吼回在悬崖绝壁间,又如惊雷反方向劈向天际。他就那样悬在半空,仰天一吼之际无数道气波如密雨般四散开来。

    噗嗤……守墓人再支撑不住,一口血喷洒而出,人也跟着软倒在石棺之上。霎时间,如同泄了气的气球,软弱无力的倒了下来。

    秦城释放完体内突然暴涨的内力之后,也是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急速坠落,嘭的一声掉在了石棺上面。看的苏画墨冷汗连连,这要是直接掉下山崖,还不得摔个粉碎。

    苏画墨休息了这会时间,已经有了些力气。挣扎着站起来走到秦城边,探了探的他的脉搏和气息,发现一切如常。她再去检查守墓人,却是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前辈……”苏画墨喃喃叫了一声,实在不理解他为何要倾尽一生修为传承给别人。

    朝阳似血,洒在三人上,苏画墨独影成单。

    升月落,月落升。三天三夜,转瞬即逝。秦城像是昏睡了七十二个小时,又不是单单的只是昏睡,他在睡梦中其实便是在消化守墓者传承的功力。

    别人传承功力给你是你的机缘,但究竟能吸收多少,将多少化为己用,便是自己的事了。整整三天,秦城就像在啃一个坚硬如实的馒头,每一口都费劲了力气,抽丝剥茧的去消化,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苏画墨静静的守了他三天,被守墓人一掌拍的太重。只靠着灵药的外力来恢复是很缓慢的,故而三天下来,她已经很虚,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每每只是睁眼看秦城一会,便会觉得很累,又沉沉的睡去。

    “呼……”终于,秦城发出了一丝声音,吐出了一口浊闷之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乍一看眼前的景还是让他愣了一下,这是一个石洞,洞内有三个石棺。如果不是看到那被掌力震出来的出口时,他还尚未能一眼判断出这是何处。

    体内的突增的内力已经被他消化融入一体,守墓人给自己传承的都是逍遥派的功法,这令他很是奇怪,暗暗猜测守墓人也曾经是逍遥派的人,而且肯定地位不低,起码能跟外公平起平坐。

    这些事令他无法猜透,只好等有机会见到外公的时候再问,自己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还以为要死在守墓人的手掌之下,却是剧急转而上,自己居然能一举突破至高阶一层巅峰的实力。

    三天就连续跳了三级,实在是件匪夷所思的意外惊喜。他以为以自己的体质,想要突破中阶迈入高阶,将会是一个不知多久的漫长过程,人生果真是世事无常啊。

    苏画墨躺在他边,脸色苍白的可怕。秦城忙收了心思将她扶起来半抱在怀里。苏画墨只是叮咛了一声,连眼皮都未抬一下,显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她能将自己拖到这石洞内,已经是费了最后一丝力气了。

    秦城很是心疼,低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随即就开始为她疗伤,有外在内力的修复,苏画墨渐渐觉得舒服了许多。内伤的疼痛没之前严重了。

    秦城运行一个周天之后收回了手,苏画墨很虚弱的倒进他怀里,凤眸却是已经睁开了。

    “你醒了,好点了吗?”秦城柔声问她,将她凤眸前挡眼的碎发轻轻拨开。

    “嗯”苏画墨比之前恢复了许多,从他怀里坐了起来问道:“你突破了?”她能感觉他的实力又强大了很多。

    秦城颔首问道:“守墓人前辈呢?”

    “前辈仙逝了,我无法将你们都搬进这石洞,前辈的遗体还在外面。”苏画墨叹了口气说道。

    秦城猛然一愣,半响才回过神起朝洞外走去,苏画墨也站起来跟了上去。

    守墓人的遗体平躺在石棺上,双目紧闭,神色十分安详,长发垂在半空,随风丝丝翻飞。

    秦城走过去将他一把抱起,重新回到了石洞内。苏画墨指指一个方向说道:“那里好像还有一个小洞,应该是前辈常居住的地方”。

    秦城微微点头朝石棺尾巴的方向走去,的确有一个不起眼的入口,只够一个人侧弯腰而入。里面的摆设倒是简单的一目了然,一张石,一张石桌,就再无其他东西了。

    秦城将守墓人的遗体放在石上,双膝跪地,重重的在他面前磕了三个响头:“前辈,走好”。

    苏画墨只是微微弯腰行礼表示送别,就开始打量起小石洞的墙壁。墙壁上有很多小文字,竖着排列着,从左到右,整整铺满了四周。

    求花,求支持,锦瑟拜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