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都误会了(求花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霍子妍把掌厨的任务的交给秦城,自己就在他旁边给他打打下手。两人虽是第一次配合做饭,却是默契十足,秦城只需一个眼神她就明白他想要什么材料。

    以前特别讨厌油烟味的霍子妍现在才发觉到做饭的乐趣。都说做饭的男人最帅气,事实果真如此。能跟他偶尔这样单独的相处一会,霍子妍都觉得很满足了。

    秦城做饭还是很快的,一盘盘精致美味的菜肴陆续端上餐桌。一个小时候之后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样式不同,口味不同,做法不同的八菜两汤。

    “哇,好香啊。”上楼喊苏画墨吃饭的韩一念一下来就闻到了香味,蹦蹦跳跳的就到了跟前。

    “洗手去。”萧翎儿一巴掌拍在她的爪子上催促道。

    韩一念可的吐吐舌头跑去了卫生间,等大家都洗完了手就一起围坐在了餐桌前。霍子妍的爸妈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自然是要喝点酒的,四个女人加霍妈妈喝红酒。秦城和霍爸爸两人则是直接倒了白酒喝。

    霍爸爸平常没事自己也喝点小酒,所以酒量算是不错的。秦城是从小被外公灌酒灌大的,酒量自然也是没话说的。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到一顿饭结束的时候一瓶白酒都见了底。

    霍妈妈心底高兴,也不阻止老伴喝酒。自己也是借着一点酒劲拉着萧翎儿问东问西,连苏画墨也逃不了。问工作问年纪问有没有男朋友,萧翎儿一一如实的回答,苏画墨就只是一个字两个字的蹦着回答。

    好不容易一顿饭结束,萧翎儿赶紧主动去收拾碗筷,苏画墨则是直接又躲上了楼。霍子妍帮忙把碗筷都放进洗碗池里,想要动手去洗,却被萧翎儿阻止了。

    “我来洗就行了,叔叔阿姨都喝了不少酒,你快带他们洗漱一下回房休息吧”。

    霍子妍也不跟她客气,点点头出了厨房。给父母准备新的洗漱用品,安排父母洗漱,忙完之后歇都没歇又进了厨房。

    “叔叔阿姨都睡了?”萧翎儿看她回来问道。

    “嗯,今天逛了一天,累的不轻。”霍子妍走进来关上厨房的门说道。

    萧翎儿笑而不语,小心的冲洗着碗筷上的洗洁精。霍子妍拿了干净的抹布一个一个的开始擦干。

    “翎儿,你别介意我妈的话,她就是那个样子,没事就喜欢碎碎念。其实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的。”霍子妍再进来也是为了跟她说这事。

    “我知道,我理解她的心。”萧翎儿温柔的笑了笑,霍妈妈多少有点担心秦城跟这么多女孩子住在一起,这是人之常,霍妈妈多问几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霍子妍面对萧翎儿的温柔苦笑一声,很多话在嘴边打转,几次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她很想跟萧翎儿说一声抱歉,抱歉介入她和秦城之间。却又很怕捅破这层窗户纸,现在随时大家心知肚明,但说出来又会是什么结果,她无法预测。

    总是有太多事像他们三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不说破的时候还能保持平衡,一旦说破就可能再也无法装作不知道去相处。霍子妍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三,在原配面前总是显得很无力。

    萧翎儿脸上笑的无波无澜,心底却是苦涩无比。可这种苦涩又只能放在自己心底慢慢稀释。除了温柔大方,她好像没有什么比得过霍子妍的。

    两个女人各自觉得不如对方,各怀心思的收拾干净了厨房。一拉开门就有人影撞进了怀里,萧翎儿定眼一看是韩一念,疑惑道:“念念你在门口干什么?”

    “肯定是偷听我们说话来了。”霍子妍一下就窥探出韩一念的小心思。

    “嘻嘻,谁让你们关着门说悄悄话的。翎儿姐姐,子妍姐姐,你们说什么了?”韩一念被抓个现形干脆坦白的问道。

    “你没听到吗?”霍子妍反问她。

    “没有喔,我只听到洗碗声了。”韩一念摆摆手郁闷道。

    萧翎儿笑着敲她一下道:“我们根本没说悄悄话,你怎么能听到。不早了,快去洗澡睡觉”。

    “没说悄悄话还搞神秘,没意思,洗白白去咯。”韩一念瞥她们一眼,蹬蹬的跑进了浴室。

    客厅里秦城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抱着韩一念的游戏机打单机游戏,嘴里还哼着小曲,一副惬意非常的样子。

    “晚上把两张沙发对在一起睡你足够了,我给你拿被子。”萧翎儿看他懒散的劲儿说道。

    “妥了”秦城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萧翎儿回房间给秦城拿被子,霍子妍则回房间去歇着了。韩一念洗完澡之后,其他人轮流洗了澡就已经不早了,都喝了点小酒,便是各自回房睡觉了。

    秦城昨晚就没睡好,怀里抱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却不能碰。一晚上憋着火气睡不实在,今天又陪着当了一天的劳力,晚上又喝了催眠的小酒,洗完澡往沙发上一躺就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中的秦城睡的很是香甜,睡着睡着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声音:“醒醒”。

    这道声音有点清冷,还伴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秦城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了个继续睡觉,还使劲的吸了一口空气里夹杂着的香味。

    “醒醒”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还有只手推了推自己的肩膀。

    秦城意识到的确有人在叫自己,困难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苏画墨那张极具古典味道的脸蛋,一双凤眸正盯着自己。

    “画墨,你叫我?”秦城有点愣。

    “难道是鬼么?起来跟我去个地方。”苏画墨见他醒了,直起腰把一件衣服扔给了他。

    秦城这才看见她穿了一夜行衣,扔给自己的也是一夜行衣,不问道:“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快点吧。”苏画墨催促道。

    “呃……好吧。”秦城起来拿着夜行衣去浴室换,看这衣服就知道苏画墨半夜叫自己不是出去幽会的,倒像是出去偷鸡摸狗的。

    秦城快速的换好衣服出来,苏画墨已经打开门等着他了。看他出来朝他招手,两人悄无声息的出了家门。

    霍子妍躺在自己的大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遍遍的数羊,数着数着就忘记数到哪里,然后再从头数一遍,越数越没有困意。

    自然她的失眠是有原因的,她在纠结要不要把秦城叫进自己房间来睡。经过昨晚之后,她很清楚把秦城叫进来睡两人会发生什么,昨晚秦城碍于父母在没有越过雷池,今晚在自己家里,他肯定不会憋着自己了。

    如果把自己给了他,那在这条感的路上就一点退路都没有了。以后就算再苦再委屈都是自己的选择,不能抱怨任何人。她一边又想跟秦城的关系更近一步,一边又在犹豫,挣扎的无法入睡。

    “真是要疯了,霍子妍,你平常不是干脆着呢么?现在犹豫什么啊?”霍子妍坐起来,苦恼的揉了揉头发自问。

    在上坐了片刻,霍子妍跳下车,决定先迈出这一步。于是走出房间去客厅。她小声的走近秦城睡的沙发,靠近了才发现沙发上没有人。

    “嗯?”霍子妍有点奇怪秦城去哪儿了。

    脑海里突然闪过些念头,视线不自觉的看向了萧翎儿紧闭的房门,呆呆的看了片刻,眼底流露出苦涩,不愿再多看一眼,快速的回了房间。

    同样失眠睡不着的还有萧翎儿,她嘴上说不介意霍妈妈的话,心底多少有点委屈。看着秦城被当成别人家的女婿,自己这个正牌女友要是一点不吃醋,不委屈,那就根本不秦城了。

    睡前喝了杯牛,辗转睡不着就有了尿意,萧翎儿打开灯下了车,开门的时候动作很轻,担心会惊醒客厅里的秦城。路过的时候也是轻手轻脚的没敢去看他。

    等上完厕所回来才忍不住想去看看他,谁知这一看才发现沙发上空无一人,被子凌乱的躺在上面,枕头也掉在了地上。

    秦城经常在别人都睡着的时候偷跑进自己房间,今晚他没有在这里,那应该是去了霍子妍房间吧。萧翎儿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温柔的眼睛里含着浓浓的伤心,匆匆的连看都不敢看向霍子妍的房间,就直接回了屋。

    韩一念穿着粉红色的兔子睡衣,拖着白绒绒的棉拖鞋从楼上下来。她也是来找秦城,为了怕被人发现,她特意等到现在没睡,感觉大家都睡死了才敢下来。

    只是令她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秦城,她的大眼睛骨碌碌的看了看萧翎儿的房间,又看了看霍子妍的房间,疑惑的自问道:“是大老婆的房间呢,还是二老婆的房间?”

    “哎呀,去听听就知道了。书上说男人跟女人那啥的时候都会有声音。”韩一念邪恶的笑着先去了萧翎儿的房间。

    竖起耳朵听了一会也没听到任何声音,又转向了霍子妍的房间,侧耳又是听了片刻,依旧是没有听到异样的声响传出来。

    “难道在三老婆那里?”韩一念猜测到这里,又很快的上了二楼到了苏画墨的门口。

    “怎么也没有声音?”韩一念站在门口很是奇怪的想了想,最后得出结论:“嗯,可能已经做完了。哎,出来晚了”。

    她一边遗憾着自己没赶上时候,一边打着哈欠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之前还想着明天得早点出来,不然秦城哥哥都不要小老婆了。

    不会加群的就先单独加我qq,再进群,锦瑟qq1257517671,备注自己是谁哈,不然我设置的自动不同意加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