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无间道(二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二十岁的刑行,很荣幸又很不幸的被选中了。当时的他年少气盛,一腔正义的血。一听这个任务成功之后能铲除九龙十八会,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在刻意的安排下,刑行很快加入了九龙十八会,从一个外围马仔开始混,一年之后混成了分堂的堂内子弟。两年之后在分堂脱颖而出,成为堂主的左膀右臂。

    三年之后,一次交易的时候警察突然围困,堂主死于非命。刑行拼死毁去了所有对九龙十八会不利的罪证,受重伤,险些丧命。

    这之后,刑行毫无疑问的坐上了分堂堂主之位。三年的时间才终于打入了九龙十八会的核心层。成为了威海分会会主周天盛极其信任之人。

    周天盛时年五十岁,老婆孩子早就移民国外。他在国内膝下无子,待刑行视如己出,有意培养他作为下一任会主的接班人。

    一边是必须要坚守的正义,一边是视他如子的恩。刑行当时内心备受煎熬,自古忠孝两难全,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正义。在会里的权利大了,想要培养自己的人就容易了,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把警局安排的其他卧底提拔到了各个重要的岗位。

    重案组眼看着刑行已经成功取得了周天盛的信任,觉得是时候收网了。经过一番策划之后,重案组展开了一场围剿九龙十八会的秘密行动。

    这场行动因为有刑行的里应外合,九龙十八会几乎是毫无反击就被警察击杀了一半。周天盛和其他核心人物也由刑行亲自逮捕归案刑行永远无法忘记周天盛那一眼错愕的视线,里面夹杂了太多的涵义,心痛,失望,悔恨远远无法形容他的心

    这之后的事可以用顺理成章来形容,周天盛极其手下全部被判死刑。九龙十八会的生意也由此全部撤出威海,可谓是损失惨重。

    九龙十八会被剿灭之后,刑行和其他卧底纷纷恢复警察份,备受表扬。刑行更是直接被提升为刑警队的副队长,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坐上副队长的位置,他还是第一人。

    轰动一时的案子随着时间消散,可却无法从刑行心中消散。他心底的内疚使得他彻夜失眠,渐渐的喜欢上了喝酒抽烟,以此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半年后的一天,一个一起做卧底的弟兄出车祸而亡。死因看起来很意外,其实刑行等人明白,这是九龙十八会开始报复了。

    接着又陆续有两人意外死亡,剩下的七人开始诚惶诚恐。最终受不了这种随时可能丧命的煎熬离开了警队,有的卸去了警察的份远走高飞,有的请调去了很远的地方。只有刑行继续留在威海。

    “一转眼都十年过去了,我在威海还是安然无恙。这十年每天我都活在疑问中,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警察干的勾当就比他们光彩了么?一直到秦城的话点醒我,才让我知道,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邪,黑白之分。每个人都只是在坚持走自己选择的路而已。”老邪鬼说了一个长长的故事,事过十年,依然能从他眼底看出悲伤。

    这个昔的故事结束半响,聆听的三人都还沉浸在其中。他用一种很平稳的语气说出,可聆听之人只要用心体会,就不难感受到其中的跌宕起伏,感受到刑行当时左右不定的矛盾,和他亲手把多年如兄如父的人送上邢台的痛苦。

    “呼……”唐小宝憋着一口气长长的呼出来,眼底是对老邪鬼从未有过的敬重:“行叔,我敬佩你,你是真汉子”。

    老邪鬼突然笑了出来问道:“怎么样?小子们,我的无间道玩的不错吧”。

    “简直可以去拿奥斯卡了。”季欣擦了擦眼角不小心滑落的眼泪说道。

    秦城猜到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没猜到他的故事如此气回肠。端起面前的茶杯说道:“这一杯,敬你,行叔”。

    说着他把茶一口饮尽,老邪鬼受了他这一杯茶,这一声尊称,端起茶杯喝了干净。

    秦城放下茶杯,又端起一杯茶道:“这一杯,敬你心中如父如兄如弟的亡魂”。话落音,手腕一翻,茶水落地。

    最后一杯茶,秦城第三次端起说道:“这一杯,敬刑行,敬亡故的正义之人”。手腕再翻,茶水再落地。

    三杯茶,秦城先敬老邪鬼,钦佩他的为人。后敬九龙十八会的亡人,惋惜他们识人不惠。再后敬当年的刑行几人,赞赏他们为信仰的坚持。

    老邪鬼看完秦城这一系列的反应,霍的站起来,单膝跪在秦城面前:“刑行已死多年,在你面前的是重生的老邪鬼。以前的我是行尸走,你救活了我,这条命,后只唯你差遣”。

    秦城在被下跪之时就侧开了半边子,只受了他半礼。等他说完才开口道:“欢迎加入惊天,老邪鬼”。

    老邪鬼鼻尖微酸,这一瞬间,他耳边回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欢迎加入九龙十八会,刑行”。

    “这样算来,你比我入门晚,得喊了一声师兄了。哈哈”唐小宝把他从地上拉起来,玩笑的笑道。

    老邪鬼瞪他一眼:“活腻歪了你”。随即看向秦城道:“有几个人,想让你见见,他们都是当年跟我一起卧底的兄弟。这段时间,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带回来”。

    秦城眸光一闪:“好”。

    唐小宝开着车奔驰在前行的路上。老邪鬼直接问道:“我昨晚刚刚回来,就看到警队在大规模的搜查。打听之下才知道是跟耗子起了冲突,现在是什么况?”

    他开门见山的问出当前最严峻的问题,秦城自然不会瞒着,不过这事归根结底说来话长,秦城不想浪费自己的口水,就让唐小宝来告诉他。

    唐小宝应了一声,从老邪鬼离开威海开始说起,讲了耗子跟九龙十八会勾结在一起的事,讲了燕九背后支持耗子的事。一直讲到耗子的堂口被灭二十一人,他以此为借口开战,最后也把双方人力悬殊等势告诉了他。

    老邪鬼静静的听完,又沉默的沉思的半响,才理出了些头绪,开口说道:“九龙十八会想重新夺回威海的势力,这事我早有洞悉。现在看来,九龙十八会应该早得到了燕家的支持。他们才是燕家的头阵兵”。

    “不会吧,燕家为了分化楚唐两家的势力,居然不惜引狼入室。九龙十八会可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跟班,燕家就不怕养虎为患么?”唐小宝诧异的说道。

    “呵”秦城轻笑一声,这一点他在空闲之余也做过猜测,现在老邪鬼跟他不谋而合,也就不排除这个可能。不然试想一下,完全没有靠山的九龙十八会如何敢轻易踏出败兵之地?

    “城哥,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唐小宝从镜子里看了秦城一眼问道。

    秦城笑着摇头:“你说的很对。燕家这样的确有引狼入室的危险。不过这点危险跟得到威海来比,实在又算不上什么。如果能成功,燕家在明,九龙十八会在暗,贼不与官斗的道理九龙十八会不懂么?别忘了这里是华夏,掌握生杀大权的人在中南海,不在九龙十八会”。

    唐小宝听的恍然:“他们这是互相利用,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利益够了,官贼也能一家亲”。

    “倒是一点就通。另外还有一点,我大概知道是谁灭杀的丁富等人。”老邪鬼夸了唐小宝一句说道。

    “谁?”秦城和唐小宝异口同声的问道。

    “根据你们说的来分析,灭杀丁富等人的手法跟之前数起谋杀案有异曲同工之处。小宝,你也调查过那几起案子,就没联想到一起?”老邪鬼说着问道唐小宝。

    唐小宝摇头后又点头说道:“丁富一死,我们跟耗子的矛盾直线升级,事接踵而来。我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琢磨到底谁是凶手,你一提醒,我才想到,他们处理痕迹的手法完美程度跟其他案子如出一辙”。

    秦城眉头微皱,想起那晚的清冷女人。很可能就是灭杀丁富等人的凶手之一,更可能是负数起谋杀案的凶手。他不明白,她和她的同伙们,为什么没有规律的犯案杀人?

    “老邪鬼,警队就没有分析出死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秦城想不通的问道。

    “被杀的死者年龄不等,职业不等,别不等。根本查不出他们之间有关系,大概唯一的共通是都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看来,不是地痞流氓,就是法律无法制裁的人。”老邪鬼想想说道。

    “啊哈,我知道了。”唐小宝念头一闪打趣道:“这一定是一伙愤青的杀手,他们看不惯社会的臭陋,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就站出来当制裁者了”。

    秦城嘴角抽了一抽问道:“最近又看什么电视了?”

    “《我来也》,主角外号‘怪侠一枝梅’,专偷商贪官的钱,劫富济贫,对了,他还是个衙门的捕快。老邪鬼,说不定凶手也是警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唐小宝嘻嘻哈哈的说道。

    “小宝”老邪鬼突然严肃的喊了他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