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争吵(一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听到秦城问起这个,唐小宝瞅了光头强一眼说道:“这个他最清楚,你问他吧”。

    秦城看向光头强,后者呼啦了下锃亮的光头说道:“这根本就是耗子找借口想对付我们。前段时间因为整合外围弟子的事,我们双方起过几次摩擦。尤其是丁富,跟我们叫嚣的最厉害,我也跟他打过一场。

    没料到打过之后没几天他的堂口就被人给端了。加上发现报警的人又是我们的人。对方认为是我们先派人去杀人,在安排一个人报警,以此来洗脱嫌疑”。

    “你自己说,跟丁富干架的事为什么不跟城哥汇报。城哥交待过不要轻易跟他们交手,你都记到什么地方去了?”唐小宝很生气的责备道。

    “这又不是多大的事,江湖上混的,谁看不惯谁动手打一顿很正常。丁富那小子嚣张的以为全威海就他最牛*,我看不惯教训他一下怎么了?”光头强不满唐小宝总是揪着这事不放,生气的反驳道。

    刚才因为这事,他们俩已经吵上一会了。壁虎,邓奇,赵疆跟光头强感好。自然偏向光头强。胖子跟唐小宝处的好,肯定偏向唐小宝,双方争执不下,季欣头都要爆炸了。

    秦城看到双方互相指责,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这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和处理事的方法。大家各自以为自己是对的,无法真正的互相融合,信任。换句话说,缺乏团队精神。

    唐小宝部队出,团队精神是最好的。胖子也在部队待过,虽然是炊事班,但也要求纪律的。可光头强他们不同,他们就是从小混混起来的,做事随,完全靠拳头说话,跟他们谈纪律,简直是天方夜谭。

    “现在耗子一口认定是我们做的,一定要跟我们拼个你死我活,你觉得这个结果很好?”唐小宝气的质问光头强。

    光头强一拍桌子大骂:“他娘的,老子会怕他?拼就拼,谁拼不过谁是孙子”。

    “对,跟他拼,拼不过的是孙子。”壁虎三人也是义愤填膺。

    “笑话,耗子和王少华的人加起来有我们一倍多。现在拼就是去送死,你一的匹夫之勇,能不能动动脑子?”唐小宝也站了起来吼道。

    “你说谁不动脑子”光头强气愤的指着唐小宝。

    啪的一声。秦城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顿时摔的粉碎。周围霎时就安静了下来,似乎现在都才注意到秦城的存在。

    “不好意思,手滑,你们继续。”秦城甩甩手上的茶水,声音淡淡的说道。

    光头强再不用脑子也听的出,看得出秦城在生气。表尴尬的挠挠光头坐了下来。唐小宝更是了解秦城,也赶紧坐了下来,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季欣给秦城泡了杯新茶,茶水滚烫,冒着屡屡气。秦城用茶盖一下一下的刮着茶口,嗤嗤,嗤嗤的声音刮的众人越来越紧张。

    五分钟之后,茶水渐渐凉了下来,秦城端起来喋了一口,视线扫了一眼众人问道:“吵够了?”

    众人纷纷把头低下,他们不怕秦城对着他们大骂一顿,就怕他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有种风雨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秦城继续喋了一口茶,心里骂道:“你妹的,下次不吃那家的早餐了,咸死人了”。

    因为口渴,秦城一口一口的把茶喝了个见底。季欣也不知道他想干嘛,只能又给他添了一杯。

    秦城喝完了茶才有口水说话,闲聊似的问道季欣:“上次那个你给我看的家法,第一条是什么来着?”

    季欣看了眼他们,回道:“惊天刑堂法规第一条不得同室cao戈,违者量其所造成的后果处置,轻者杖罚,重者逐出惊天”。

    秦城微微颔首,问道众人:“你们都记得么?”

    “记得”众人一听他提起这个,蔫蔫的回道。

    “记得?”秦城声线一扬,面色一变:“看你们刚才的架势,我要不在这儿坐着,是不是都能动刀子了?”

    众人一听,连忙摇头:“城哥,我们……我们就是意见不合,没有要打架的意思”。

    秦城声音越发寒了下来:“意见不合你们吵出来结果了么?现在外面是什么况?你们为能坐镇的人还能聚在一起吵架?难道就没有想过,在你们吵的时候,别人已经灭了我们的堂口么?”

    “这……”众人一惊,光头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快快快,别在这儿坐着了,赶紧回去,都回去”。

    “坐下”秦城一声喝斥。

    壁虎忙一拉光头强:“你急什么,听城哥说完”。

    “哦,哦哦,城哥你说,我们绝不吵了。”光头强赶紧又坐下说道。

    秦城揉了揉太阳,事一波接一波。真是没个喘气的时候,定了定心思说道:“既然耗子已经认定是我们做的了,我们再辩解也是无济于事。现在你们要做的是时刻盯紧那边的动态,小宝,邓奇,这个交给你们的报小组。

    壁虎,赵疆,把飞虎队的成员现在均等的分到各个堂口。胖子,你在警局的那个战友,让他帮忙打听一下这个案子的进展”。

    “是,城哥”众人听清自己的职责,纷纷应了下来。

    “嗯”秦城颔首,话锋一转道:“我说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规矩立了,那也不是立给别人看的。小宝,光头强,你们一个为地组的分组领头人,一个为刑堂的堂主,却带头犯了规矩。多了我也不想多说,各自去刑堂领罚吧”。

    “是,城哥”唐小宝和光头强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秦城挥挥手:“都去吧”。

    六个大男人各自领着命令离开,秦城独自坐在位子上冥想了起来。季欣见他在想事,也没敢打扰。

    秦城也没想别的,事的变化永远比计划快。等着惊天的框架扎稳了再动已经不可能了。不管耗子的堂口是谁灭的,都已经成了他们挑事的借口。这只能算一个导火索,给了耗子和王少华一个合理的挑事理由而已。

    当战争在所难免的时候,他要考虑的就不是如何化解战争,而是如何保证战争的胜利。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争不在少数,哪一个适合现在的局势呢?

    唐家别墅。

    唐大老爷派来的药陀螺带着物华天宝连夜赶来威海。先是为唐梓硕检查了双腿,医生给他做的接骨手术很成功,不需要他再完善什么。接着就是检查他受的内伤,这一探查可吓了一跳,唐梓硕的八脉中跷脉和阳跷脉都断了!

    “我哥他怎么样?”唐梓文一听到哥哥出事,也不管自己还在被关闭,就吵着要出来。唐世宇只能报禀了父亲把他放了出来。

    药陀螺沉重的说道:“阳跷两脉都断了”。

    唐世宇不懂医术,可看药陀螺面色沉重,也知道肯定很严重,不由问道:“那后果是什么?”

    “阳跷两脉主要有濡养眼目,控制眼睑开合和下肢运动的功能。这两个经脉断了,意味着梓硕少爷以后就成了残废和盲人了。”药陀螺肃声说道。

    “不可能,你不是药陀螺吗?连起死回生都能做到,难道还不能把经脉接上?”唐梓文跳了起来叫道。

    “梓文少爷,经脉不同于手脚,断了再接上还能恢复。就算是修武高手,想要接脉也是难事一桩。”药陀螺解释道。

    “这么说只要修武高手肯帮我哥哥接脉,还是有恢复的可能的对吗?”唐梓文抓住他话里的救命草问道。

    药陀螺叹气道:“接脉需要折损大量的内力,内力不同于真气。一旦为救人而折损就无法恢复了,内家高手修炼内力实属不易,谁愿意折损内力为别人接脉?”

    唐世宇闻言皱了皱眉,问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只能尽力而为,用些天华地宝的药材来试一试。不过也不能打包票一定能两脉全接上。”药陀螺保守的说道。想要接脉,不知要消耗多少物资。把这些物资用在修武人上,可以助他提升修为。唐大老爷愿不愿浪费在唐梓硕上还是另外一说。

    “你一定要救救我哥哥,我这就给爷爷打电话,让他送天华地宝来。”唐梓文一听有救,抹了把眼泪就要出去打电话。

    “且慢,梓文少爷,待我去看看荣伯,再跟家主一起汇报。”药陀螺喊住他说道。

    唐梓文点点头,在唐世宇的带领下跟着一起去了荣伯的房间。荣伯此时躺在上,脸上满是苍老,一点不似先前的那般精神抖擞,一夜间如同老了十岁。

    药陀螺走上前,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脸上闪烁着比之前更惊讶的震惊。这表完全可以用不可置信来形容。唐世宇头皮一麻问道:“药先生,可有不妥?”

    “哎,哎,哎”药陀螺连续叹了三口气才稳住了震惊,严肃的说道:“荣伯已经是废人了”。

    “废……废人?就是不能动了?”唐梓文结结巴巴的问道。

    “他武功全废,以后也不能再修炼内家功法了。就算还能修炼外家,以他的年龄也很难再有作为了。打伤荣伯的这个人最低要是高阶一层巅峰实力,才能废了荣伯一功力。”药陀螺一边惋惜,一边惊讶世俗界竟然出了这么个高手,居然还没有任何家族收到消息。

    求花花,有花的投花啦,天好,别把花花捂坏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