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步步为营(四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季欣眼角一抽,也不知道刚才谁神气的跟哮天犬似得。她真想问一句:“节*呢?”

    “唐梓硕,我当初说过,你们没本事弄死我,就要做好被我弄死的准备。”秦城一字一顿,冰冷的视线让唐梓硕如坠冰窟。

    唐梓硕缩着脑袋,努力的一再往后撤。他是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越来越浓,他不想死,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太恐怖了。

    秦城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的笑,猛的举起一旁的椅子,啪的一下狠狠的朝他双腿砸了下去。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刺耳的划过耳膜。

    季欣忙用手挡住了眼睛,这画面太美,她不忍直视了。

    唐梓硕只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袭击全,紧接着就两眼一翻疼晕过去了。

    秦城扔了手里已经被砸散架的椅子,视线不经意的瞥向了躲在一旁的两名队员。这两名队员被秦城凌厉的目光扫视的全一颤,忙齐声道:“我们什么也没看见”。

    秦城的视线越过他们,走向了门外。他没打算杀他们,反正看到了今天的事,唐梓硕醒来也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他何必再动手,直接拉着季欣走了出去。

    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了唐小宝,秦城微微一愣,他刚才全力对付荣伯,都没感觉到他的气息。

    “城哥”唐小宝低了低头,他已经来了一会了,只是看到秦城在对付唐梓硕,碍于份就一直没出现。

    秦城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唐小宝忙走了过去,秦城一只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哇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城哥”。

    “秦城”唐小宝和季欣吓了一跳。

    秦城朝他们摇摇头:“没事,快走,我要回去疗伤”。

    唐小宝连连点头,扶着秦城离开。季欣知道来时的船藏在哪里,三人直接乘船离开孤岛。唐小宝用耳麦通知其他人离开丛林,在外面集合等待他们三人出来的时候,甲队,乙队和程仑都在外面等着。程仑一看到季欣就明白谁输谁赢了。十五人也知道是自己这一队赢了,纷纷露出笑脸来。

    “程叔,今天谢谢你。我们先走了。”唐小宝担心秦城支撑不了多久,一出来就跟程仑告辞。

    程仑不明白他为何走的这么急,可也不好过问。点头道:“那我就不送你们了”。

    秦城没让季欣搀扶,刚刚那个荣伯被自己两掌拍的昏死过去,自己也是受到了重创。自己只是中阶二层,跟一个三层的高手硬拼,要不是仗着内力雄厚,恐怕被拍晕的就是自己了。

    一直到上了车,秦城才没继续憋着半口血吐了出来。季欣着急的不行:“秦城,你要不要紧?”

    秦城摆摆手:“能吐出来血是好事,你们别吵我”。他说着拿出随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随即就闭上了眼睛。

    唐小宝和季欣担心不已,却只能面面相觑,之后一个默默的开车,尽量避开坑坑洼洼的地方,一个守在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来的时候开了两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开了四个小时。等回到侦探社的时候,夕阳都落下来了。车子一停,秦城就睁开了眼睛。

    “秦城,你感觉怎么样?要去医院吗?”季欣赶紧问道。

    秦城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好多了,给我一个安静的房间,我需要疗伤”。

    “去我房间吧。”季欣打开车门,要扶他下车。

    “没那么虚。”秦城虽这么说,可也没有拒绝季欣的好意。搭着她的素手下了车。

    胖子应该是出去了,侦探社的大门锁的死死的。唐小宝开了门,季欣扶着秦城去了她房间。秦城嘱咐在自己没出房间前都不要让任何人打扰,季欣应下出了房间。

    季欣一走,秦城忍了半天的血就又吐了出来。这个荣伯实在厉害,居然两掌把他的隐疾都拍出来了。一年前几乎被废去了全的功力,尽管美貌娘已经尽了最大的全力帮他恢复,可依然有些伤需要慢慢调理。

    他拿出药瓶又吞下了一颗药丸,这才盘膝而坐,开始运行疗伤口诀打坐疗伤。

    外面唐小宝和季欣不敢太靠近,远远的坐在花园的石凳上。季欣看着紧闭的房门担忧的问道:“秦城看起来伤的很重,真不用去医院吗?”

    “这个……”唐小宝挠挠头:“这个是内伤,去医院也没用的,城哥他自己能医好”。

    “内伤?”季欣不解的看向他。

    唐小宝看她等着自己继续解释,想着修武界的事也不是秘密。于是就把修武界和世俗界的划分告诉了她,反正等着也是着急,找点话说还能分散注意力。

    季欣听完倒没有唐小宝想象的那样惊诧,反而很平静的说道:“我又长知识了”。

    唐小宝苦笑,季欣已经跟他和胖子住在一起不短的时间了。可对于这个女人,他从来不敢说了解。时而聪明,时而糊涂,时而清纯,时而妩媚,都不知道城哥从哪里找来的极品。

    “小宝,唐梓硕说的秦家你知道吗?”沉默了一会,季欣忍不住问道,今天听到了秦城的世,以她的聪明大概能猜出来一些了。

    “秦家?什么秦家?”唐小宝没听明白。他到的时候秦城跟荣伯已经打起来了,之前他们说了什么,自己完全不知道。

    季欣猛的意识到自己说多了,思绪一转解释道:“是这样的,他不是说是秦大少要他杀秦城的吗?我就在想这个人是谁,怎么跟秦城这么大的仇”。

    她一提醒,唐小宝才记起唐梓硕最后说的话。沉思了片刻猜测道:“可能是燕京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城哥在燕京待过,也许是那个时候结下的仇怨”。

    季欣心头一动,不动声色的好奇问道;“那你能跟我说说秦家吗?他们家有多厉害,连你唐哥都要听命于他们”。

    唐小宝挠了挠头说道:“具体秦家有多大的势力,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秦家是三大家族中唯一一个横跨政商两界的,要知道在华夏这个国家,从政是不准许从商的,大家只能偷偷摸摸的扶持一些商人或者暗地里做些投资。

    可秦家,就能明目张胆的在燕京创立了海威集团。且其他家族没有一个站出来喊不公平的,可见秦家在燕京的地位不容小觑”。

    “你刚才说什么集团?”季欣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海威集团啊,你不是在燕京上的大学吗?怎么连海威集团都不知道?”唐小宝不奇怪她不知道秦家,那毕竟不是小老百姓随便就能接触到的。可一个金融系的高材生不知道海威集团就太奇怪了。

    季欣连忙摇头说道:“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知道海威集团的背景这么深”。

    “你脸色好差,被吓到了?”唐小宝看她脸色突然苍白了下来,关心的问道。

    季欣摆摆手:“没有,口渴了,我去倒茶”。说着就立刻站起来,快步的走向了厨房。

    唐小宝说的这些话已经足够她推断出秦城的世了。第一,当初秦城说他能让自己进海威集团,这代表他在海威集团一定有自己的人。

    第二,唐梓硕口口声声喊着秦城是野种,是私生子,这辈子都别妄想进秦家的大门。这表示秦城一定是一家姓秦家的私生子,且不被家里承认。

    第三,唐梓硕最后提到了秦大少,而纵观整个燕京,能让唐梓硕惟命是从的,除了唐小宝口中的秦家还能有谁。

    季欣在脑子里把这些零散的线索全部串联在了一起,得到的结论实在够震惊的。秦城居然会是秦家的私生子,老天,你开玩笑呢吧。

    想完了这些,她又深入的开始琢磨秦城的真正目的。从唐梓硕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秦家的大少爷很不喜欢秦城,而且有杀过秦城的记录,只是秦城命大,没有死成。

    她自己被伤害之后都会想着报仇,以己推人。谁都不是圣人,能原谅自己的仇人。所以秦城一定是想报复那个秦大少,只是碍于秦家在燕京势力太大,他只好采取迂回的方式,选择威海这个跟燕京各势力都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地方。

    一旦秦城在威海有了立足之地,进而在这里培养起自己的势力,再或者能够成为威海的一方霸主,那么对付燕京的势力就有所屏障了。

    除此之外,她不相信秦城在燕京一点势力都没有。最起码在海威集团就有眼线,他送自己进海威集团,也一定是为了将来能够里应外合。

    “上帝,这一步一步,布局实在慎密。”季欣咬着嘴唇,不由的发出惊叹。如果自己不是一次一次都能巧合的知道些蛛丝马迹,那是想破脑子也想不到他在撒这么大一张网。

    如果秦城此刻知道季欣的这些分析,也一定会为她拍手喝彩。只是有一点季欣有点当局者迷了,秦城的局布的再好,在最初也只是一个空架子。

    自从他来到威海,并未刻意的去填补这个架子。随着跟唐小宝重逢,认识光头强这些人之后,空架子上才有了人。再之后又是燕家渗入威海,楚唐两家感到危机,想扶持自己制衡燕家。

    这种种的事都自然而然的推动了秦城的计划,正是应了那句古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求花花,求花花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