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黄雀在后(二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朱辉煌摩擦着手里的玻璃水杯,透明的杯子里倒映着他的满脸胡渣的脸。几前还肥胖的肥脸因为朱发平的死消瘦了不少。浑上下的纨绔之气似乎也消散于无形,浑笼罩着一股颓废之气。

    这就是秦城走近他之后看到的朱辉煌。知道秦城坐到他对面。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朱辉煌才回神:“表姐夫”。

    秦城点点头:“单独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我刚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拿到了我爸爸的遗嘱。”朱辉煌指了指手边放着的牛皮袋子说道。

    秦城颔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朱辉煌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了下绪继续说道:“从我爸爸自杀到现在,我妈一直咬定有人爸爸是别人害死的。我总当她是精神失常的疯话,她要报警我就随她报了。总归是能减轻她一点痛苦。

    但是今天看了爸爸的遗嘱之后,我才知道妈妈她没有疯。她说的都是真的,我爸爸是别人bi死的”。

    秦城眸光闪烁了一下,却是不动声色的聆听他的话。朱辉煌把牛皮纸袋推向了他:“看完你就明白我的话了”。

    丁雁、辉煌:“我死了之后,你们不要为我伤心。我都是罪有应得,只有一死才能保全你们母子。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活着的时候不能照顾你们,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不再牵累你们。

    辉煌,照顾好你妈妈。离开甘霖,最好跟你妈妈移居到国外去。我留给你们的钱足够你们在国外过完下半辈子了。

    丁雁,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原谅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保护你们”。

    草草百字,说是遗嘱,不如说是临死前的交待。信中只字未提有人威胁自己,可字里行间都难掩无奈之意。好像他不死,朱家三口都不能活似的。

    “你打算把这封信交给警方么?”秦城的食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

    “我不知道,表姐夫,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朱辉煌抱着脑袋摇头苦恼的说道。

    秦城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直接问道:“我直接一点,你是想替你爸报仇,还是想就此偃旗息鼓?”

    朱辉煌更加痛苦和矛盾的说道:“现在我很矛盾,爸爸被人害死了,我如果不能替他报仇,那还算个人吗?可从爸爸的信中我感觉害死他的人一定不是我能惹得起的,如果我现在报仇,不但会送命,还可能会连累我妈。那样爸爸的牺牲就没有意义了”。

    秦城平波无澜的眼睛里露出些许欣赏。看来痛苦的经历果然是一种成长剂,能够让当事人一夜之间蜕变。不管是季欣还是朱辉煌,都在成长的路上一跃千里。

    “辉煌,你能想到这些,相信你爸在天之灵也该欣慰了。”秦城嗤的一声点燃一根火柴扔进烟灰缸里,接着把那封遗嘱丢了进去。

    “表姐夫?”朱辉煌想要扑救,却被秦城一个眼神制止了。

    “你决定不了,我就替你决定了。在你没有能力之前,不要再提报仇的事。”在小小火焰的映照下,秦城的眼神格外的冷。

    朱辉煌看着遗嘱在眼前慢慢化为灰烬,心底的仇恨不但没有随之消灭,反而越发强烈。可他到底是把秦城的话听了进去,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死者为大,现在最要紧的事是让你爸早点入土为安。”秦城沉声说道。

    朱辉煌站起来郑重其事的给秦城鞠了个躬:“城哥,谢谢你”。

    秦城没有跟朱辉煌一起离开,独自又坐了一会。那张记忆卡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查看里面的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至关重要。

    一条项链,一张记忆卡。秦城不微微一笑,这趟甘霖真是没有白来。

    入夜,警局,殓尸房。

    在骆驼的带领下,秦城没花多少心思就见到了朱发平的遗体。打开装尸袋,一股寒气直扑而来,夹杂着防腐剂的味道。秦城不由蹙眉以手为扇扇了扇。

    待冷气散的差不多之后,秦城才低头细细打量起朱发平的尸体。因为跳楼的时候是头朝下,五官早已经是面目全非。前面也是摔的青青紫紫没一块好地方。

    “给我搭把手,翻过来看看。”秦城对骆驼说道。

    “好嘞”骆驼放下手电筒,两人合力把朱发平的遗体翻了个过。

    秦城打起手电筒再次细细观察,这一看还真有了点发现。就在朱发平后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很模糊的手掌印。也许是因为遗体被冻了几天的缘故,这个原本不显现的手掌印露了出来。

    “怎么会多了一个手掌印?”骆驼奇怪的说道,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潜入殓尸房检查朱发平的尸体了,上一次并没有发现。

    秦城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说道:“这一掌才是朱发平的致命伤,他应该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来的”。

    假设先把杀朱发平的人定为x人,x人应该是受了上头的命令找朱发平要记忆卡的。可这是朱发平的保命东西,肯定是不愿意给。

    x人这才出手打了朱发平一掌,巧合的将他一掌推掉了天台。造成了朱发平主动跳楼的假象。之后再潜入朱发平的家找记忆卡,才有了霍子姸以为家里遭贼的误会。

    至于朱发平的遗嘱,那应该是他早打算不能跟上头和谈就以死明志。因此来保全他们不伤害妻儿。这个自杀的时间应该会在安排好妻儿出国之后。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x人的出现打乱了朱发平的计划。朱发平是在为谁效力?之前因为贪污被抓,也是死也不肯妥协,可能也是因为忌惮背后势力的原因。

    “这个杀人的人也是修武之人,不然掌力不可能控制的如此巧妙。”骆驼看着朱发平背部淡淡的掌痕说道。

    秦城抽回飘远的思绪颔首道:“应该是个外修,内修之人以真气震碎心脏,根本不会留下痕迹”。

    内修和外修其实就是练气和练体的区别。内修以心法为主,以心法积月累真气,从而变强。练体则以功法为主,靠独门的功法修炼拳脚功夫,从而引起入体转化真气。

    不管是内修还是外修,说白了都是为了修炼真气。如果你无法聚拢真气。那就只能算世俗界练外家拳法的人。谈不上修武。

    选择外修的人是因为本没有内修的天赋,无法修炼心法。只能迂回的靠功法引气入体。这也就造成了他们的路走的比内修之人缓慢和艰辛。

    修武界现存的隐世家族里内修和外修各占一半,争斗也从未间断过。但这些家族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不涉入世俗界,一心修武,也对世俗界的纸醉金迷没有多大的兴趣。

    “朱发平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能拥有修武高手的人肯定不简单。”骆驼唏嘘不已。

    “呵呵……”秦城无语笑笑,小小一个威海已经出现了两个修武高手了。第一个被自己灭杀了,第二个也不知道什么实力。修武高手啥时候跟私家车似的,有点钱就用得起了?

    “走吧”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秦城可不想一直对着一具遗体观看。

    走出殓尸房,顿时觉得全暖和了许多。骆驼给看门的警犬打了个手势,那高大威猛的警犬颠就跑过来,用头蹭了蹭骆驼的腿。

    骆驼拍拍它的脑袋,从口袋里翻出一根火腿肠剥开扔给它。警犬欢快的摇了摇尾巴。

    “还真是好打发。”秦城看着有点好笑。

    “跟人比起来,狗是最简单的动物了。你对它们好,它们就听你的,你对它们不好,他们就咬你。恨分明,哈哈”骆驼又拍了拍警犬的脑袋。

    这段时间的接触让秦城对骆驼的过去产生了好奇,不仅是他,还有老邪鬼。他们每个人都怀不凡的手和技能。却不知为何一个甘愿当小警察,一个甘愿当警犬训练员。

    “骆驼,以后如果去威海,千万别忘了找我。咱俩好好喝一场。”虽然好奇,可秦城也不是八卦的人,拍着骆驼的肩膀说道。

    “那是没跑的。”骆驼爽快说道。

    两天之后,在众人的劝说之下,丁雁终于点头同意为长发举办葬礼。下葬的前一天,亲戚朋友都要去灵堂上香。朱发平是工厂的前厂长,有不少员工都来祭拜。

    秦城和霍子姸一家三口一起前来祭拜,霍妈妈失去了弟弟,精神状态一直不好。霍子姸也是心疲惫。两个女人分别都由霍爸爸和秦城照顾着。

    “你还有脸来上香?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们姓霍的?滚出去,你们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四人刚走进灵台就有一个老太太怒骂着走了过来。指着霍子妍就是一顿臭骂。

    “姥姥”。

    “妈”。

    霍子妍和霍妈妈眼看老太太要跌倒,急忙都上前去扶了一把。

    啪!

    霍子妍被这一把狠狠的打中左脸,嘴角立刻有血丝渗出。

    “不要叫我姥姥,我没你这个害死亲舅舅的外孙女。你给我滚,你们姓霍的都给我滚。”老太太打完霍子妍又极力甩开霍妈妈。

    “,你做什么?这不关表姐的事。”朱辉煌从地上站起来冲过来拦住老太太。

    月底了,感觉整个人都疲惫的要死,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感。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