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螳螂捕蝉(一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秦城两步走到她跟前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霍子姸顺势扑进了他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可千万别哭啊”秦城将她眼圈里的泪花看的分明,语气轻松的打趣她。

    本来很想哭的霍子姸被他一句话惹的破涕为笑:“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安慰安慰我吗?”

    “……”秦城泪奔,什么叫像,他本来就是男人好吧。

    “你他妈的在酒里下毒”。

    突来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将这边的气氛一下打破。骆驼警觉的跳出去打探况。

    残狼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指着老大三人怒骂。边的兄弟一个个都有气无力的倒在地上。

    老大露出冷笑:“残狼,交出那个东西”。

    “你们……你们是……”残狼怒目瞪的滚圆滚圆,到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的圈。杀秦城是幌子,杀自己才是目的。

    “你没必要知道我们是谁,东西拿来。”老大一脚揣在残狼口,一下将他踹到了门外。

    残狼半口血吐了出来。七八个倒在地上的男人怒目可憎的看着老大三人:“在酒了下毒算什么本事”。

    “只有傻子才跟你们动手。废话少说,残狼,识相点就把东西给我们。否则,吃皮苦的还是你自己。”老二上前重重的补了一脚。

    残狼闷哼一声,大笑道:“哈哈……你们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东西,我死也不会给你们”。

    “你死了更好,那就再没人知道那个秘密了。”老大耍的拿出匕首,对着残狼的心脏就刺了下去。

    秦城手里一颗石子飞快弹出,叮的一声打在匕首上。突来的外力震的老大虎口一麻,匕首随即脱落在地。

    这一变故不仅引来老大三人的惊愕,更是让以为必死无疑的残狼多了一线生机。数道目光齐刷刷的朝秦城看来。

    “是你”老大突兀的一笑:“来的正好,一并解决了”。

    “呵……”秦城不屑的轻笑一声,转而看了看骆驼:“老兄,好久没活动了吧”。

    骆驼两只拳头攥的咔嚓咔嚓响:“是很久了”。

    “那老兄先?”秦城建议道。

    “正有此意”骆驼言罢动,如一头猛虎直冲老大三人而来。

    老二和老四自发挡在老大前面迎上骆驼的攻击。与此同时老大拾起匕首再次刺向残狼。现在残狼不死也得死了,主雇可早有交待,问不出来就让这个秘密永埋地下。

    他动的同时秦城也已经动了,匕首未落,秦城已到他跟前,抬脚踢中他的手腕,老大惨叫一声,匕首从手中飞起。秦城凌空接住匕首,快狠准的划过他的喉咙。只见一道血柱四溅,老大致死都没反应过来秦城的速度。

    霍子妍几人更是没有看清秦城是怎么动的,他已经到了老大面前。而她们眼睛都没眨一下,根本没见秦城动手,老大已经被割断了喉咙倒在地上。

    哼,这点本事还想杀我。秦城冷哼一声,抬手一扬,匕首嗖的没入门框里,在微波的影响下发出叮叮的声响。

    “老大”老二和老四怒由心生,想要摆脱骆驼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残狼毒发作,七窍开始流血,一张脸显的尤为恐怖。看着秦城张着嘴巴说些什么。他声音太小,秦城只有俯下贴在他耳边才能勉强听到。

    “羊……皮……卷……项……链……”。

    声音断断续续,话还没说完就咽气了。秦城微微侧脸看了看他的脖子,发现他脖子上果真是有一条狼图腾的项链。虽然不知道他的意思,可还是快速从他脖子上拽下项链装进口袋里。

    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之后,骆驼解决了老二和老四。两人死不瞑目的倒了下来。

    “啊……”一连看着四人在眼前死去,章檬再也承受不了吓晕了过去。

    霍子妍伸手扶住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也抖的厉害。连忙喊道:“辉煌,快扶着她”。

    朱辉煌早吓瘫了,被霍子妍这么一喊才从惊吓中回神。哭道:“表姐,我动不了”。

    “你,你个软虾”霍子妍恨铁不成钢的气道。她一个女人还没吓的不能动呢。

    还是秦城和骆驼快步走过来,一个抱起章檬,一个抱起宋凝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等等”。

    “怎么了?”霍子妍看向季欣。

    季欣攥了攥拳头,没有回答霍子妍,抬脚缓缓朝对面的屋子走去。每一步都极其的困难,令她疼的冷汗直流。

    “季欣”霍子妍看她摇摇晃晃想要过去扶她。

    “别去”秦城脚步一晃挡住了她。

    季欣一步两步三步……终于艰难的走到了木屋前。使劲从门板上拔出秦城之前she进去的匕首。转狠狠的cha进了残狼的心脏。

    噗嗤,一道血柱直接喷在了季欣脸上,月光下,她披头散发,苍白的脸上血迹斑驳,若不是早知道她是个人,吓都能被她吓死。

    霍子妍双手齐齐捂住嘴巴才没发出惊愕的叫声。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季欣会在残狼心脏上补一刀。可见她心中的仇恨有多深刻。

    “这一刀是我的”季欣声音冰冷,一下将匕首拔出又狠狠的扎了下去:“这一刀是阿凝的”。

    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季欣转进了屋。在每一个已经七窍流血而亡的男人心脏上都cha了两刀。一刀是给自己报仇,一刀是给宋凝报仇。

    等她从屋里走出来,脸上,手上,衣服上全是血迹。看起来像是刚从修罗战场里爬出来的修罗女。她纤瘦的影似乎透支了所有的力气,在夜风中摇曳的更加厉害。

    秦城连忙闪开半边体让霍子妍去扶她。霍子妍立即朝她跑去,在她要倒下之前扶住了她。

    “车,我的车,还有表姐的车。”没走几步朱辉煌突然想起了来时开的两辆车。

    “车在哪儿?”秦城转头问他,自己就开了一辆车来,根本坐不下这么多人。

    “在后面,我知道。”朱辉煌指指木屋后面说道。

    “子妍,你跟辉煌去开车。”秦城把宋凝抗在肩膀上,另一只胳膊把季欣从她怀里扶住说道。

    霍子妍点头,跟朱辉煌一起跑去开车。两辆车子就足够装得下这些人了。把昏迷的两人和虚弱的季欣放进霍子妍的车里。秦城让他们先把车子开远一点,自己才折回去。

    这些人本就是中毒而死,把尸体放在这儿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反正等有人发现的时候也都成干尸了。可是季欣偏偏又补上了两刀,这就不一样了。为了彻底消灭痕迹,秦城只能放把火烧了这里。

    将门口的面包车推进院子,从油箱里弄出来点汽油洒在周围。再扔下一个打火机,大火轰然而起。秦城才刚走出院子就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霍子妍几人听到爆炸声才看到几百米外的大火烧红了半边天。过了没一会就看到秦城拖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这不是猴子吗?”骆驼看清猴子的脸说道。

    “呵呵,我抓他给我带路的。要想出去还是得靠他。”秦城笑了笑。

    “那倒不用,来的时候我已经记下了路。”骆驼之所以被人叫成骆驼,就是因为他对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只要走过一次,就没有他记不住的。

    秦城一听,把猴子往路边一扔说道:“那你带路吧。子妍,你跟我一起,车子给骆驼开”。

    “嗯”霍子妍下了车,把驾驶座让给了骆驼。

    骆驼开车在前面带路,朱辉煌夹在中间。秦城和霍子妍在最后跟着。直到现在,霍子妍的心还嘭嘭跳的厉害。她刚才都看到了什么?秦城杀人了,季欣杀人了,她真想这是一场噩梦。

    “怎么?吓傻了?”秦城看她神色迷离关心的问道。

    霍子妍不回不答,因为她不知道跟他说话了。一起住了几个月,她把他当成一个gay,一个好欺负无害的室友。他的手骨节分明,能画出很棒的设计图,能做出很美味的菜肴。

    她以为他的手天生就适合做设计师,做厨师。可就在刚刚,那双手就在自己眼前杀掉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她真的有点接受不了他杀人时冷漠的眼神。

    “子妍”秦城见她半天不说话,抬手想敲她一下。

    霍子妍从车窗玻璃上看到秦城的手伸向自己,下意识的缩了下脑袋:“不要”。

    秦城的手僵在半空,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讪讪的收回手放回方向盘上。两面车窗上,一面倒映着秦城闪烁不明的眼神,一面倒映着霍子妍紧咬贝齿的纠结。

    出了苍狼山,骆驼一路把车子开到了医院。几人忙着将季欣和宋凝送进了急诊室。章檬只是惊吓过度晕倒,半路上就已经清醒过来了。

    骆驼送她们到了医院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做停留。秦城,霍子妍,章檬,朱辉煌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表姐夫”朱辉煌拉拉秦城的衣服小声喊道。

    秦城转头看了看他,朱辉煌指了指楼梯口,意思是他有话想私下跟秦城说。

    秦城看的明白,微微颔首走向了楼梯口。朱辉煌颠跟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