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老窝(二更求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霍子妍没说话,听到外面有声音说道:“为了庆祝我们的合作,今晚我做东请三位喝酒。请进请进”。

    “狼哥不说我也正有此意,特意带了好酒好菜。”老大指了指老二和老四拎着的饭菜说道。

    “哈哈,那正好正好,兄弟们,喝酒去。”残狼在这里窝了几个月,第一次觉得心舒畅。

    院子里的人一窝蜂的全去了残狼的屋里喝酒,隐约能听见一阵阵喧闹声传入耳畔。

    “季欣,你能帮我们解开绳子吗?”霍子姸感觉体有了点力气说道。

    季欣点头,挪步到霍子姸和章檬跟前。麻绳系的是死结,又绑的特别的紧,季欣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解开了头。霍子姸感觉绳子松了些便晃动了下手腕。

    “嘶……”手腕刚一动就被割伤,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

    “别动,流血了。”季欣按住她的手,解开了绳头就容易多了,她很快把绑着她们俩的绳子全部解开。

    霍子姸的手腕被磨出了一个细细的口子,流了一点血。她胡乱的甩了甩也没在意。活动了下四肢稍稍又恢复了些体力才站起来走向木门。

    咚咚!

    霍子姸尝试着推了两下,发现木门从外面锁上了。从木门的缝隙里能看到院子里的环境。只是连她这个本地人都判断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霍子姸转头问道季欣。

    “好像听他们提起过苍狼山。”季欣回忆了下回道。

    “苍狼山!”霍子姸和章檬同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甘霖人大概没有人不知道苍狼山,也没有人不知道这里十进九不出复杂地形。这群人敢窝藏在苍狼山里,胆子真是大。

    “总监……”章檬言又止。

    “苍狼山虽然极少有人进出,但也不是没有人不认识路。”霍子姸笑笑安慰她,又看向朱辉煌说道:“这小子怎么也被抓来了”。

    季欣听她语气似乎是熟人,不由问道:“你们认识他?”

    霍子姸点头:“嗯,他是我表弟”。

    这下轮到季欣惊讶了:“你表弟?那他怎么还害你?”

    “害我?什么意思?”霍子姸不解的反问。

    季欣遂把霍子姸二人刚被抓来,朱辉煌说的那番话告诉了霍子姸。

    “这个混蛋还有没有人,亲表姐也害。”章檬替自己愤怒,更替霍子姸愤怒。

    霍子姸当然也很生气,但朱辉煌毕竟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在自己把他爸爸送进监狱之后,想要报复自己也很正常。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到底还是一家人。

    “算了,这事说不上谁是谁非。他对付自己的亲表姐,我不也对付自己的亲舅舅。”霍子姸叹了口气说道。

    秦城在猴子的带路下一路将车子开进了苍狼山。这里就像无人区一样,四处遍布着土丘。更像是一片大漠,连一条路都找不出来。

    猴子不知道靠什么方法记得路,每次拐弯的时候秦城也摸不到什么特征。不过他也不担心猴子带自己绕弯,以他这贪生怕死的子,估计是比自己还着急早点到地方。

    “停,停车”猴子突然大喊道。

    秦城吱呀一声踩住了刹车,没防备的猴子嘭的一声撞到了挡风玻璃上。鼻孔霎时殷虹一片,他捂着鼻子哭道:“大哥,你刹车不能慢点啊”。

    “谁让你喊这么急的。”秦城无辜的摊摊手,看了眼周围,一个鬼影的都没有,脸色一沉说道:“你是想下车尿尿么?”

    “不是不是,再往前开,容易被听到车声。也没有多远了,就几百米,我们下车走过去就成了。”猴子看他脸色一沉,也顾不上鼻子了,着急的解释道。

    听到他这一番解释秦城脸色好了点,很满意他这番思量,说道:“下车”。

    猴子在前,秦城在后。脚步声掩埋在了沙土里。渐渐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土丘群。而视线极好的秦城已经看到了一辆车子。

    “有人”秦城心底一紧,一下拉住前面的猴子“大哥,咋了?前面就到了。”猴子吓了一跳,以为秦城又要揍他。

    秦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前方的车。猴子视力没他那么好,啥也没有看见。

    “他们一共有多少人?”秦城低声问道。

    “八个人”猴子比了一个数字回道。

    秦城颔首,手掌化作砍刀将他劈晕。之后拖到一边放着。自己这才猫着腰靠近车子。

    这边才刚走了几步口袋里的手机就发出了光亮。这个时候会联系自己的只有骆驼了。秦城拿出手机打开短信。

    “他们也来了苍狼山”。

    这个消息看的秦城倒是有点惊讶,心念一动,秦城拨了骆驼的电话。

    骆驼此刻正窝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观察里面的动静。看到秦城打来电话,又看了看周围附近并没有人才接通。

    “秦城”骆驼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秦城的眼睛眯了眯,直接挂断了电话。骆驼听到电话里的忙音一阵奇怪。

    可这奇怪还没维持一分钟肩膀就猛的被人拍了一下,骆驼惊得立刻做出攻击动作。秦城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的攻击说道:“是我”。

    看到来人居然是秦城,骆驼松了口气,随即脸色布上了恐怖。他从不自夸自己的手有多好,可一般人想一点不惊动的靠近自己也不容易。但偏偏他就像一个鬼魅一般来到了自己后。

    莫非他是修武之人?这个念头在骆驼脑海里一闪而过。曾经为特种兵,对于世俗之外的修武界多少有点了解。那个世界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

    “里面什么况?”秦城低声问道。

    骆驼收了心思回道:“不清楚,他们进去有十分钟了。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来”。

    秦城闻言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骆驼也正有这个打算,两人遂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这片土丘。令他们没想到是这片土丘里还大有乾坤。腹地处有个小院子。院子没有门,都是土丘围起来的墙头。

    走近了能听到里面传来吵杂的声音,细细一听似乎是闹和吆喝声。这令秦城和骆驼都吃不准里面在做什么。

    等待的时间每一秒都是煎熬的。才醒过来不过半个小时,霍子姸已经等不了了。在木门前来回踱步,思考着怎么才能打开这个门。

    朱辉煌就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第一眼就看到霍子姸走来走去。顿时惊喜道:“表姐,你没事太好了”。

    霍子姸脚步一顿,看向醒来的朱辉煌。后者被她的眼神看的心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

    “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吗?怎么还能被绑起来?”霍子姸沉声问道。

    “我,我是想救你们的。我正要打电话报警,可是孙铭我,一下把我打晕了。表姐,我真不该有害你的心思的。我现在才知道你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朱辉煌低头道歉。

    “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你个蠢货。”章檬瞪着他骂道。

    霍子姸也很想骂他蠢,可现在骂他也解决不了问题。她现在一门心思的想法子怎么出这个屋子。遂也没有再理会朱辉煌。

    “咳咳……”原本昏迷过去的宋凝咳嗽了两声,幽幽的睁开眼睛。

    “阿凝”季欣忙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咳咳……咳咳……”宋凝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因咳嗽泛起了阵阵红晕。

    霍子姸环顾了下这个破旧的屋子。除了一张之外就没有任何摆设了。墙角有一个木桶,里面的水不知道能不能喝。

    “霍小姐,麻烦你帮我舀点水来可以吗?”季欣指了指那木桶说道。

    霍子姸错愕:“那水能喝吗?”

    “总比渴死强。”季欣苦涩一笑。

    霍子姸平复了下心,走过去用木舀子舀了水端来。季欣接过送到宋凝嘴边。宋凝口干舌燥,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季欣,我一定带你们出去。”霍子姸攥了攥粉拳承诺道。

    “咳咳……咳咳……噗……”宋凝突然又咳嗽了起来,还一口把水喷了出来,居然还夹杂着血。

    “阿凝”季欣大惊失色。

    宋凝只觉五脏六腑都因咳嗽移位了,裂开的嘴唇被血染的殷红,可还是努力的牵起一抹笑:“欣姐,我没事”。

    季欣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哭腔点头:“欣姐知道你没事。阿凝,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去了,你再坚持一会”。

    “真的吗?”宋凝惊喜的语气却因为她的虚弱显的无力。

    “真的,宋凝。坚持住,很快,很快就能出去。”霍子姸握住她瘦弱骨柴的手说道。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进来,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四个女孩神色一惧。齐齐看向门口。

    秦城和骆驼进来之后就发现这里有两间屋子。一间屋子里的人在喝酒。一间屋子的门锁的死死的。但里面却有咳嗽声传出,这才强行打开了门锁进来一探究竟。

    “秦城”霍子姸嗓子一干,一直强撑着冷静顿时坍塌,人也一下因为精神松懈而瘫坐在地。

    上次被困火海她也很害怕,可却不像这次。因为看到了季欣和宋凝的惨状。她害怕秦城来晚了自己难逃一劫。嘴上说的再好,她也无法确定自己在被糟蹋了之后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感谢南宫沐天兄弟的打赏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