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两个笨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毒邪 书名:极品房客
    美女在怀,秦城要只是想吻一吻她那就真是个gay了,手掌本能的从她的后颈一路摸向她光滑的背部。再顺势摸向了她的前面,柔柔软软的一团粉让他全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前凶突然一凉,沉浸在这个吻里的萧翎儿猛的一个激紧清醒过来:“不可以,你上有伤”。

    被推开的秦城看着她赤红的脸蛋和被自己吻红的嘴唇,促狭的笑道:“哦,那没伤的时候就可以?”

    “你……你都这样了还欺负我。”萧翎儿脸红的快能滴出血来,一骨碌跳下跑进了卫生间。

    秦城笑的伤口一阵阵的疼,没想到平里温婉如玉的萧翎儿,害羞起来竟然如此态百媚,如果不是上有伤,自己还真把持不住把她就地正法了。

    萧翎儿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不由的抽了口凉气。脸红的像喝了很多酒的样子,心都快要从喉咙眼里跳了出来。刚刚要不是自己反应及时,是不是就……

    她不敢再往下想,狠狠的摇了摇头。被心底的假设吓了一大跳。她出生江南世家,思想很是保守,怎么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秦城接吻?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吗?

    “萧翎儿,别再胡思乱想了。萧家是不会同意你随便找个男人的。”萧翎儿对镜子中的自己警告了一番。才脱去衣服去冲澡,希望能把她不应该冒出来的想法浇下去。

    因为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秦城,萧翎儿这个澡洗个足足半个小时。又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十来分钟才鼓足了勇气出来。

    听到秦城均匀的呼吸声,萧翎儿重重的吐了口气。还好已经睡着了,不然自己有的头疼了。折腾到现在实在累极了,摸摸秦城的额头依旧没有发烧,才放心的睡了过去。

    他们俩在这边睡的香甜,却不知道家里的两个女人正围着一个光张嘴不出声的婴儿打转。两人都是一脸的着急无措,韩一念急道:“子妍姐姐,怎么办啊?要不我们就给警察送去吧?放在我们这里,万一饿死了怎么办?”

    霍子妍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我们两个女人还喂不活一个孩子?送孩子的人不是跟我们说的很清楚吗?无论如何都要等秦城和翎儿回来再报警”。

    就在半个小时前,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她们送来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还嘱咐她们为了秦城和萧翎儿的安全,万万不能报警。

    “我们两个女人没有一个有的。”韩念瞅了瞅自己和霍子妍的凶指出这个事实。

    一旁的探探看不下去了,颇为鄙视的说道:“他可以喝粉啊”。

    两人齐齐看向他:“不早说”。

    “你们也没早说自己不知道。”探探心想这两个女人是女人吗?连这都不知道。

    韩一念小孩心,一听探探有鄙视她们的意思,挽了袖子说道:“这里是我家,你再敢鄙视我,我把你扔出去”。

    探探很不在意的哼了一声,坐在沙发上晃着小腿:“你把我扔出去才好呢,我就可以回家找妈妈了”。

    “你个小孩还敢威胁我。”韩一念说着就要去揪他耳朵。

    霍子妍在厨房里找了半天没找到粉,此时把头探出来问道:“念念,你上次不是买了一罐粉吗?放哪儿去了?”

    “你都这么大了还喝粉,羞羞脸。”探探朝韩一念扮鬼脸嘲笑。

    “你个小孩懂什么,回头再跟你算账。”韩一念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就跑去了厨房。

    霍子妍正翻箱倒柜的找粉,韩一念进来就找了出来,还不确定的问:“子妍姐姐,这是安神的粉,小婴儿能喝吗?”

    “安神?”霍子妍夺过来一看,果然有安神的作用,当下笑道:“正好,给他喝了让他睡一觉,省的他吵人”。

    “……”韩一念默默的在心底划了一个十字架,她在为霍子妍未来的孩子祈祷。

    家里并没有瓶,霍子妍只能用碗冲了粉,拿了勺子回到客厅。婴儿还在长着嘴咩哭,虽然根本听不到声音,可看着也觉得让人头疼。

    “你把他抱起来。”霍子妍指挥到韩一念。

    “哦”韩一念笨拙的把婴儿抱在怀里,跟抱一个炸弹似的,都不敢动一下。

    某国,某地,某个房间里,某男人心不在焉的盯着桌子上的电话。当电话响起来之后他立马接了起来。

    “说”声音不似他的表那般急切,甚至透着一股子寒气。

    “大少,我去晚了一步,他中枪了。”电话一端,属下心惊胆战的汇报道。

    “中枪了?”男人的声音提高了半度:“中了几枪?严重吗?死了没有?”

    “肩膀上中了一枪,他没有去医院,只去了一家旅馆。我们已经查清楚,不是一件简单的绑匪案,他恐怕还有麻烦。大少,我们还要继续帮他吗?”属下小心翼翼的请示道。

    男人抚了抚头疼的额头说道:“你们在暗中盯着,等他安全了再撤。其他事不用管,保护好念宝就行”。

    “是,大少”。

    男人挂断电话,非常怨念的嘀咕一句:“该死的,又一年见不到念宝了”。

    秦城是被自己睡觉的姿势给累醒的,一个晚上都没有换过一个姿势,趴着睡一夜的滋味真是不好受。旁边的萧翎儿还没有醒,睡的很是沉稳。

    想到昨晚差点擦枪走火,秦城无声的笑了。小心的从上爬起来,去厕所解决了尿急的问题。回来就见萧翎儿睁开了眼睛。

    “早啊”秦城凑过去主动打招呼。

    萧翎儿不自在的点了下头,直接就跑进了卫生间。秦城笑着动了下中枪的胳膊,已经比昨晚好多了,至少不会疼的不能动弹了。

    在卫生间待了好一会儿的萧翎儿再出来时,神色已经恢复了如常。看秦城站在窗户边上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走。”秦城转去拿自己的衣服。

    萧翎儿主动帮他把衣服穿上,摸到已经干涸的血迹黛眉不由蹙起来。

    秦城顺势牵起她的手道:“走吧”。

    萧翎儿瞅了眼单上的血迹问道:“这怎么办?”退房的时候别人来查,该怎么解释这些血迹。

    哈哈,还是没推倒,纯洁的锦瑟妞飘过……顺便求一下支持,拜谢拜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房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