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樊哙是个医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1年2月20

    樊哙是个医生,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我一直觉着樊哙应该是个屠夫比较合适,但是按照樊哙的理论,医生本质上就是屠夫,二者是想通的。(请记住我w ww.dUkankAn.com)我懒得理他,但是这货却非要拉着我,给他一个证明的机会。

    于是我就把我嫂子拉到樊哙的面前说你帮看看吧,樊哙也不含糊,挽起自己的袖子就要给我嫂子把脉。

    我嫂子最近几天的确有病,就是老是吃不下东西去,有时候一吃东西就吐,大哥说一定是上次我娘不在家时,嫂子在我爹家里吃了一夜的烤红薯,把肚子吃坏了,我心想这件事都过了好几个月了,那有现在才吃坏肚子的,但是我大哥就是这么执着。

    于是二哥就问大哥,为什么我嫂子在我爹家里吃烤红薯,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吃烤红薯,嫂子吃了一夜,那晚上在哪里睡觉呀?我大哥回答不上来,二哥就又跑去问我爹,我爹给了二哥一个嘴巴子,二哥就再也不敢问这个问题了。

    樊哙把脉的方式和别人有点不同,别人把脉都是在手腕上,樊哙把脉时,却是把手放在脖子上,樊哙在脖子上摸来摸去,嫂子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这要放在平时,愣是没有医生敢对我嫂子动手脚的,包括樊哙在内。但是今天除外,因为今天樊哙喝了点酒,眼睛有几分迷离,我估计这小子现在即使看见了老母猪,都会觉着比妲己还感。

    樊哙给我嫂子诊病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到王陵的耳朵里,昨天王陵就一直问我樊哙什么时候来我家,我最烦这小子婆婆妈妈的了,便骗他说大概早晨鸡叫的时候吧。(读看 看小说网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今天上午樊哙来我家里时,一手拿着个酒葫芦,边喝边说:“大哥,我刚才好像看见王陵这小子捂了一被子,趴在你家院墙上呢。”听樊哙如是说,我就可以断定樊哙的眼睛已经有了几分迷离。这小子来我家以前,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了。因为我家院墙上面只有一株红杏,只是还没有开花,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嫂子这人估计还没有被别的男人这么摸过,脸上居然有了几分微红,脯上下起伏着,喘着粗气。但是樊哙好像视而不见,只是可怜了我的大哥和我爹,我大哥生气的脸也跟着黑了,我爹生气的脸变绿了,我就很纳闷,为什么两个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后来还是我嫂子的一句话比较有霸气,我嫂子说:“哎呀,人家今天F罩杯找不见了,所以没有戴,让樊大兄弟见笑了。”

    我看见我大嫂的脸色由红变成了微红,我大哥的脸色由黑变成了灰黑,我爹的脸色由绿变成了更绿。

    只有樊哙微蹙眉头,时而在嫂子的脖子前面摸摸,时而在嫂子的耳根后面摸摸,最后拍了拍手,然后坐下来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大哥和我爹赶紧问怎么样。

    樊哙说:“想听好消息还是想听坏消息。”

    大哥和我爹几乎抢着说:“好消息,好消息。”

    樊哙又呷了一口酒,不紧不慢地说:“好消息就是嫂子怀孕了。”

    大哥一高兴就差点没晕倒,我爹就赶紧问:“那坏消息呢?”

    樊哙摇摇头指着我嫂子说:“坏消息是这头猪怀的好像不是个猪仔子!”

    “那是什么?”

    “人!”

    靠,感是樊哙把我嫂子当成猪了。我大哥也明白了这个道理,高兴的笑了,我爹也很高兴,而且比我大哥还要高兴,似乎将要做父亲的不是我大哥,倒像是我爹似的。

    我送樊哙出来的时候,樊哙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然后用手指着院墙给我看,他刚才看到王陵就在那个地方。

    我过去一看,靠,王陵果然在,只是不在墙上,而是在地上,地上已经有了一大堆的秽物。樊哙说是吐的苦水,我仔细看了看,发现王陵的手放在裤裆里,我就知道那肯定不是吐的了。

    王陵这小子就好这口重口味,刚才看着樊哙对我嫂子动手的时候,估计又在墙头上意了多少次了。

    王陵看着我,笑了笑,说:“大哥你不地道啊,害我来的有点早了。”

    我说:“那你怎么不进家里去坐坐啊?”

    王陵说:“不了,不了,给你添麻烦了,我这样子进了你家恐怕不大合适吧!”说着就赶紧溜了。

    公元前231年2月21多云

    樊哙是个医生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家都去找樊哙帮看病,这个时候樊哙就又不承认了,看着门前来求医的人们,一个劲儿地摆着手,说:“不行不行,其实,我是个屠夫。不是医生!”

    然后大家就异口同声地说:“有区别吗?”

    于是樊哙就从腰里掏出那把屠狗刀来,在眼前晃了晃,人们看看樊哙的动作,便互相说着:“好像有点区别哈。”然后便各自散开,不在找樊哙治病了。

    樊哙这个人越来越神秘了,居然会煽猪,还会给人看病,这货到底是个什么角色?我也很纳闷,正纳闷着,吴广就来找我了,我一看见吴广就骂道:“不就是一个破拂尘吗?你有完没完了?”

    吴广把我拉到一个墙角说:“刘三,你别乱来,我今天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

    我问什么事,吴广说:“我夜观天象,发现你们沛县有许多富贵紫星出现。”

    “那又怎么样?”

    吴广知道我不相信,倒也不着急,慢慢地说:“你是不是一喝酒就会觉着自己其实只有十几岁,还有樊哙其实真的是个医生。今夜月上柳梢头时,你来断桥上见我,我告诉你真相。”

    我靠,我喝酒后的感觉自己年龄变小,用萧何的话说是装嫩,这个事除了我和萧何之外,再也没有别人知道了,这个吴广怎么会知道呢,还有他居然一口断定樊哙就是个医生。

    今天下午戚姬带着项羽来了,原来项羽这小子得了疝气,需要找个医生,他们遍寻了整个下相地方,楞是没有人敢治这个病,我突然想到樊哙不是医生吗,便去找樊哙帮忙。

    去见樊哙的时候,他正在喝酒,我一说明来意,他立刻就答应了。

    这时戚姬过来了,好吧,先到这里吧,睡觉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