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抑郁的唐县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1年2月2

    今天又喝了点儿酒,头有点晕,我最近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一喝酒,头脑里面就会有乱七八糟的古怪想法,比如说我今年25岁了,但是我一喝酒以后就会觉着自己其实只有十六七岁。(百度搜索读看看dukaNkan.Com)我把这种想法告诉了萧何,萧何说我是在装嫩。

    不过喝酒也有一些好处,就是会忘记了一些现实中的事,我现在就已经忘记了许多事,这会儿心里老感觉着白天应该有件什么事没有去做,可他妈就是想不起来。这个时候樊哙就来了。

    樊哙来我家的时候,还带了一条狗,自从我们八仙居酒楼开张以后,樊哙就不再卖狗了,天天在我们的八仙居酒楼里面做掌柜。所以今天他带了一条狗,我就很纳闷,我问樊哙带狗干什么?

    樊哙说是他从邻居家顺的,来和我做个下酒菜,和我讨论两个问题。我心想就樊哙这智商,和他讨论问题,只能让自己越来越吧笨,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不合作的准备。

    但是樊哙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我的心拿捏住了,樊哙说他发现狗鞭的宽度和粗度成一定的比例关系,我一听这句话就知道樊哙这人不简单,平时看起来笨的跟猪一样,但是有些问题还是看的很透彻的。

    我当时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我的头脑里突然就冒出来一个词“圆周率”,我说这是圆周率,他们之间的比例关系,正比为3.1415926。我这句话刚说完,萧何就进来了,萧何一听我说圆周率是3.1415926,立刻就和我杠上了,非要说我说的不对,而且又要和我打赌。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知道这东西就是那么多数字,而且是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于是我就和萧何赌上了,萧何请来了曹参、雍齿、王陵等人,结果几个人一直同意我说的是错的,他们非要说正比是3,我他妈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公元前231年2月2

    今天唐县令似乎在我们的酒楼门前晃悠了一阵儿。

    夏侯婴今天找樊哙干了一架,说是樊哙破坏了他们家庭幸福。我觉着樊哙该打,所以就没有帮他们。

    夏侯婴和樊哙打了一会,看见我始终没有拉架的意思,两个人觉着打的没意思,便停了下来,夏侯婴说:“打架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比喝酒去。”

    两个人便各自拿了一坛酒开始比喝酒,我在旁边看着没意思,也加入了他们的比赛队伍之中。我们三个人一坛接着一坛地喝酒,喝到最后,舌头都喝大了,我突然说了一句:“今天的雪花啤酒怎么喝的有点像是五粮液的味道。”

    樊哙和夏侯婴面面相觑,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也懒得理他们,喝到最后我们三人都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而喝酒,夏侯婴和樊哙有称兄道弟的搂抱在了一起。

    我看看没有人和我抱,于是我就把小美给抱住了。

    公元前231年2月3

    今天我又发现唐县令在我们八仙居酒楼门前晃悠呢,偶尔还往里面张望一下。我也懒得理会他。

    夏侯婴这小子学起东西来还真快,居然和小美玩起了浪漫,我说最近这几天好像夏侯婴脸上没添新伤疤了。

    夏侯婴和小美玩起了写信,夏侯婴写个纸条(说真话,我忒佩服这小子居然会写字),上书“我你”然后悄悄放在柜台上,过会儿,小美过来看见了纸条,也在纸条的下面写个:“我也你。”

    夏侯婴又在纸条下面写个“你真可呀。”然后过一会小美就又在下面的纸条上写个:“我和我妹比起来,谁更可呢?”

    夏侯婴就在纸条下面写到:“你比你妹可多了?”

    小美接着写到:“我和我妈比起来,谁对你更好呢”

    夏侯婴就写到:“你妈比你还对我还好呀。”

    写到这里的时候,独孤老人家来了,小美赶紧给独孤老人家沏茶,捶背,就顾不上和夏侯婴卿卿我我了。

    此时,樊哙正好拿了只笔在记账,可是笔写不出字来,樊哙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手法,居然把笔甩了几下,别说,还真管用,然后樊哙继续记账。

    过了一会儿,独孤老人家走了,小美又回来和夏侯婴浪漫,但是我却听到了夏侯婴的惨叫,过去一看,我靠,原来夏侯婴写的是:你妈比,你还对我好呀。

    不过比字后面的那一点一看就是后来加上去的,但是不知道谁干的,樊哙拿着笔指着纸条上的那个黑点儿,生气地说:“谁呀,这是谁呀,谁他妈这么缺德呀。”

    公元前231年2月4

    今天没有发现唐县令来我们酒楼门前晃悠,过了一会儿,萧何来了,萧何告诉我们说唐县令抑郁了。我就很纳闷,唐县令好好的怎么就会抑郁了呢。萧何说唐县令这几天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我问为什么,萧何说还不是我害的。

    原来唐县令这几天听说我要对付他呢,于是就天天在家里等着呢,结果我就把这事给忘记了,唐县令等了几天,一直没有等到我的动静,结果把自己给等下去了。我靠,原来这样也可以打败敌人呀。

    于是我今天总结到:对付敌人,不一定要有什么实打实的功夫,攻心而上。

    说真话,我真不是有意的让唐县令抑郁的,只不过是这几天我们这里的事比较多,先是夏侯婴和小美家庭不和,后来又是我和萧何打赌圆周率,接着又是夏侯婴着樊哙打架,再后来就又成了小美和夏侯婴不和,几天下来,转了个轮回,结果我们没有事,打把唐县令给抑郁了。

    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觉着唐县令毕竟是因为我而抑郁的,于是我今天就带了樊哙,夏侯婴和周勃等人一起去看望唐县令,谁知道唐县令一看见我就很生气,于是对我说:“刘邦,你个挨千刀的,你有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你姥姥达到*,我们之间就一笔勾销,我以后见了你就叫爷爷。”

    靠,纯粹把我往绝路上

    我二话不说,脱了裤子就去逮唐县令的姥姥,唐县令的姥姥一看势不对劲,担心晚节不保,赶紧跑,我在后面追。

    唐县令也发现了况不对劲,就喊着说:“不是我姥姥,是你姥姥。”

    我说:“你姥姥?”

    唐县令说:“你姥姥!”

    我说:“你姥姥就是我姥姥。”

    唐县令看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赶紧说:“刘邦,停下来吧,你赢了还不行吗,我们之间一笔勾销了”

    我边跑边说:“你还要喊我爷爷呢。”

    唐县令说:“这个就算了吧。”

    听唐县令如此说,我就追的更欢了,唐县令姥姥眼看要被追上了,最后突然停下来,说:“刘三啊,要不我喊你一声亲家,论辈分唐县令还不是该喊你爷爷吗?”

    我一听有道理,于是就停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