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竞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1年1月12

    他***,出了一趟任务,回来以后年都过了。(请记住我dUkankAn.com)

    到唐县令哪里,交出了姬丹上的玉,然后换来了唐县令的1000两银子赏金。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块玉价值1万两呢,还是后来萧何告诉我们的。

    萧何还说唐县令把这块玉给了那个悬赏者看了一眼,从那个悬赏者手里得到了1万了银子,然后又把这块玉卖了1万两银子。

    ***,看来我们是彻底的被唐县令着货给耍了。

    更让人可气的是,唐县令拿着钱就在我们的酒楼旁边两开了一家酒楼。起名叫“麦当劳”,我一听着名字,就知道是萧何给他起的。我去质问萧何,萧何说唐县令要求的,他也没有办法,就随便把那个名字胡乱地给了唐县令。

    唐县令这是明摆着和我抢生意呢,于是我决定明天开会。

    公元前231年1月13

    今天,我把所有能够和我一起的人,都喊来了,大家一起开了个会。与会者分别为萧何、曹参、樊哙、夏侯婴、周勃、小美、独孤一直败。

    会议由萧何主持,我和曹参在主席台就坐。王陵和雍齿也想来参加,但是等他们来时,我们的会已经开完了。

    说是开会,其实也就是胡侃,基本没有什么实质用意。以前我们也开过会,大家也都是在一起胡乱地吹牛皮,喝酒,或者顺便再互相卖弄一番自己的泡妞技术。

    这一次也不例外,后来大家吹的实在是没有什么新花样了,王陵和雍齿这两个小子才来,这两混蛋总是赶不上趟儿,连个和大家一起喝酒吹牛皮的事,都没有份儿。(www.dukAnkan.com请记 住我)

    雍齿来了以后看了看大家,觉着没有东西可说了,便清了清嗓子,说他有个提议,让我们几个人结拜。我最喜欢结拜了,当即同意,于是我们就结拜了,我们一共是八个人结拜的,我年龄最大,做大哥,萧何老二,曹参老三,樊哙老四,夏侯婴老五,周勃老六,王陵老七,雍齿老八。小美和独孤一直败一看没有他们两人的位置,于是他们两人就称兄道弟的嚷着要结拜了,幸好夏侯婴拉着小美,才算是没有结拜,要是结拜了,第二天等他们父女两人酒醒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见人呢。

    我们又喝了很多酒,大家一喝多了,就要乱说。萧何说大家还是叫他二哥萧何就可以了,称“萧何老二”或者称“老二萧何”,都有点不太方便。曹参说“老”字无所谓,他最不喜欢“小”字,只要大家不许叫他“小三曹参”。

    樊哙说不管什么,就是不想听见那个四,夏侯婴说他其实真实名字是夏侯婴王,所以他应该是夏侯婴王老五。周勃不会说话,憋了半天,最后说六六大顺,王陵说他其实比雍齿小,应该叫雍齿为哥哥,不如就叫“八哥”吧。雍齿是最小的,想当哥哥,听王陵叫他八哥,便高兴的哎,哎地答应着。

    我这人就是有这么一个毛病,一喝酒就想吟诗,于是我当场就吟了一首诗,我一边用手数着我们在场的人,一边吟着,诗曰:一二三四五,六七*十。吟到这里我吟不下去了。

    大家都眼睁睁地看着我,我紧张的汗水浸透了衣衫,但是却一个字也憋不出来,此时只见独孤一直败老人家一下子跳上了桌子说:“我有了,我来接刘邦的诗。”大家都鼓掌。

    独孤老人家站在桌子上,抬起右臂来,微闭着眼,轻轻摇晃着头,一副陶醉的样子,然后缓缓地吟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还没有吟完,小美和夏侯婴就已经在下面啪啪啪地拍了手来了,还一个劲地叫着“好诗、好诗”。我们大家面面相觑。

    公元前231年1月14

    ***,昨天又喝多了,结果忘记了一件正事。

    我昨天本来是要开会,然后大家一起商量着,如何对付唐县令的“麦当劳”酒楼的,结果一不小心,就把会开成了扯淡会。

    于是今天早上我就去找来萧何和曹参商量了一下,最后我们才发现我们的酒楼还没有招牌呢,萧何当即决定给我们酒楼取了个名字叫“八仙居酒楼”。我们三人当即拍板。

    因此,我总结到:许多时候,与会者越多的,越是不重要的会议,一般重要的会议,人都很少。

    名字有了以后,我们就算正式向唐县令的“麦当劳”酒楼挑战了,但是萧何和曹参还有雍齿三人因为是公务员,受唐县令领导,于是三人便只能做一个内应,不出头露面。

    今天上午我招呼着樊哙他们刚把招牌挂上去的那个时辰,“麦当劳”酒楼立刻就打出了价格战,

    麦当劳把所有类菜品的价格全部降了半个铜钱。

    樊哙这人比较急,立刻就把我们八仙居的类菜品降了一个铜钱,麦当劳没有再降。结果我们的菜大卖,但是晚上一算账,还***倒贴了1两银子。

    公元前231年1月15

    今天是个节,来饭店的人比较多,我们几个人忙的不亦乐乎,然后萧何就来了,萧何告诉我们,无论麦当劳怎么降价,我们一定要坚持住不降价,说是听唐县令说了,要专门来压制我们的。

    萧何刚说完,就匆匆走了,去麦当劳吃饭去了,唐县令在麦当劳里请他们衙门的人过节呢,本来我也可以凑一份去的,但是我现在的份,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了。

    萧何走后,我心里就一直隐隐的觉着我们是不是上了唐县令的当了。

    果然,没多久一会,问题就出来了,我们存的没有了,打发樊哙上街上买去,结果大街上卖的店铺全部断货。我突然一下子想起来了,我们沛县的类供应不就是唐县令的“小美养猪场”吗?我们上次还去那个地方偷过狗呢。

    妈的,唐县令原来是通过垄断方式,来压制我们的“八仙居”呢。可这的确是个问题,将来小美养猪场不给市场上供应类,那我们的八仙居还卖什么菜呀,不几天就关门大吉了。不行得想个办法。

    于是我今天晚上注定要失眠了。门外面那头姬丹送给我的马发出轻微的嘶鸣声,我知道他是又在等我的鞋子了,这头马现在每天都需要我拿鞋子捅他后门,否则一晚上就闹腾个没完。我觉着这头马也算是个重口味,应该和王陵这小子有的一拼。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