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偶遇赵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2年7月30

    自从和唐县令的小舅子在我们酒楼里一役以后,我终于可以再我们沛县扬名立万了,其实我发现一个秘密,就是要让别人尊敬你,首先必须让别人怕你,而要让人怕你,你自己就必须学会装B,如果你自己本就没有让人可怕的地方,即使你自己多么强大,也无济于事。.M于是我每天都必须装B,本来嬉笑惯了的,装一天下来,说真话,跟他娘的在怡红阁里的小翠有的一拼,我现在终于理解了小翠见我就喊三哥,见萧何就喊曹哥哥,见曹参就甜甜地叫萧何哥哥的原因了,这小娘们其实也不容易啊,。

    今天龙妞失踪了,我怀疑这娘们是跟韩信私奔了,于是我想把她追回来,但是我爹不同意,我知道我爹其实是想着可以少出一份嫁妆。

    但是我不在乎这些,我们的酒楼生意还算是可以的,钱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数字,虽然我识数不是太多。

    听人说韩信是淮地方的,我便一路追寻到淮这个地方来。可是淮这地方这么大,怎么找的确是让我犯了难。我于是就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拿出我自备的烧饼来吃着,街上有许多人像我投来怪异的眼光,我估计我当时跟个SB一样,人们心里肯定在想:这个拿个烧饼在街上边吃边走的SB是谁呀。不过我才不管这些呢,反正我也不是这里人,我怕什么。

    不过这样找下去恐怕不是个办法,毕竟龙妞这小娘们和韩信这混小子还是对上眼了,我这样大张旗鼓地去寻找一个躲藏起来的人,不知道有多难,不过谁让咱这人流氓了。如果一个人平常人找一个平常人,恐怕很难,因为大家都是平常人,不还区分;如果一个平常人找一个流氓的话,那就简单的多了,站人群里喊上一声“爹,你不认识儿子了么?”回头看的估计都是,不理不睬、淡定自若的肯定是正经人,当然一般这时候,阳人也是不理不睬,淡定自若的。我觉着韩信这小子算是个流氓,于是我就在街市上喊了这么一嗓子,的,回头的倒不少,不回头的就他妈一个。

    我心想淮这鸟地方,流氓还真不少,整个大街上就一个正经人,于是我很想结识一下他。我走过去抱拳施礼:“小可刘邦,可知壮士姓甚名谁,何方人氏?”谁知这货居然带着一副娘娘腔生气地骂我:“臭流氓,人家名叫赵高,就住在前面客栈天字一号房里,晚上你可不许来非礼人家哦!哼,臭流氓,不许打人家的主意”说完,狠狠地一甩手里的红手帕,便扭着腰走远了,我靠,这狗的原来是个太监,还他妈是个闷的风流太监。边走还边不时地往回看。

    看着这货的那个风**,我真想照他**上踹两脚,但是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是来找韩信的。于是我就亮出我的佩剑,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一家酒楼,然后直接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衣领,生气地大声说:“淮这个地方有个韩信,认识吗?”店小二看着我凶神恶煞的样子,战战兢兢地把个头摇的跟吃了摇头丸一样,我看着这小子摇头的那种强劲的节奏感,自愧不如。

    于是我又出来,跑进一家院里,也是亮出了佩剑,却没有大喊,而是叫了个姑娘,完事以后,我说我叫韩信,钱记在我的账单上,说完就溜了。同样的方法我又去了另一家院,结果我还没说完我是韩信,就被一个人上来按住打开了,边打边骂:你妈的坏我名声!我一看,这狗的果真是韩信。龙妞看见是我,也出来喊我叔叔,韩信一看傻眼了,傻呵呵地咧开嘴,迎着太阳露出了两排整齐的牙。

    龙妞这小娘们虽然喊我叔叔,可我还是对他有感觉,尤其是当她拉着我的胳膊撒的时候,我立刻就不淡定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因为现在我要解决的问题不再是女人的问题了,而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问题,确切的来说也不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问题,而应该是一个男人和另一个非男人之间的问题,韩信说我写错了,非男人就应该是女人,我懒得理他,仍然坚持非男人,韩信那里知道我要说的是谁呢?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赵高,这小子后还带了一群家丁,赵高挡住了我的去路,那群家丁立刻就包围了我,然后赵高伸出两个指头来,在我的脸蛋上捏了捏,嗲声嗲气地说:“不乖啊,这么不听话。”说完,扭头对后的家丁示意,那群家丁立刻把我弄了个五花大绑,抬起来就走,我喊着这是干什么呢,只见赵高这货皮笑不笑地脸上像是开出了一朵鲜花的牛粪一样,凑到我跟前说:“有个,我喜欢。”说完,对着这群家丁说了句:“给我抬回去,送我房间里去。”我靠,原来我是被赵高这小子泡了。

    幸好韩信这货还算是讲点义气,我估计是龙妞让他这么做的,只见韩信持一把剑站在路中央,当住了赵高他们的去路,赵高训斥韩信:“混账东西,还不给我退下。”韩信说:“我放了他,我就退下。”

    “反了你了,上次赌场里欠我银子,还没还呢,现在倒来打劫我的人来了。”赵高生气地骂韩信,韩信也不生气,低下头就准备从赵高的两腿之间钻过去,赵高立刻就加紧了双腿,韩信往开撇,无奈赵高双腿夹的太紧,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任韩信怎么用力就是撇不开,此时只见韩信把自己的佩剑从赵高的腿缝中插进去,然后一别,赵高腿开了,接着就跳起来,后退几步,紧紧地用手护住了腿说:“我怕了你了,不过你得问问他是愿意跟你,还是愿意跟我。”说着用手指着我。

    我看着赵高那B样,心里恨的天都要暗淡了,于是我就告诉赵高说让我跟你,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赵高问什么条件,我说我沛县家里还有父母,我必须回家禀告父母,并且我也希望赵高跟我回一趟家,顺便见见我的家人,赵高欣然答应。

    于是我的脸上露出了几丝得意的甚至有点邪恶的笑容。

    <ahre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