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群无赖和我耍流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我在心里诅咒了一百遍唐县令装B遭雷劈。。

    我给了张老头那么多帮助,还不如罪魁祸首的一次慰问,想到这里,我心里就起了一层隐隐的痛,于是就学着萧何的样子,在阁楼上踱着步念诵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还没念完,天空中一个响雷劈下来,劈中了我。

    我靠,的,这什么世道,唐县令装B没事,我装B就遭报应,真是老天都不长眼。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萧何,萧何说这就叫做:装大B得民心,装小B遭报应。

    苍天呐!

    于是我当时就暗暗地下决心,我以后还要坚持装B,而且还必须装到最大,结果这句话又让萧何这货听见了,非要拉着我和他打赌。我他妈真怀疑这小子是属驴的,耳朵贼尖。

    公元前232年6月23

    酒楼已经开张许多天了,生意好算差不多,至少可以维持温饱,哎,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我心想如果我们就这样小打小闹地了此一生,虽说是有点太窝囊,可也平平安安,活的心安理得,问题就是有时候,即使你想过正常生活,但你的对手就是不放过你,最后得你不得不越来越强大,最后灭了他。

    今天早上的时候,酒楼里来了几个无赖,据人说领头的是唐县令的小舅子。我一听就知道这是唐县令在变着法儿地整我们呢,可也没有什么办法啊。这几个小无赖站在我们酒楼的门口,既不进来,也不出去,就直竖竖地立在人道上,把一些想要进来的客人当在了门外面,我靠,这样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樊哙想动手打他,被曹参拉住了,曹参悄悄地告诉我们说唐县令的衙役们就躲在我们酒楼旁边呢,只要我们一动手,立刻出来办我们个寻衅滋事罪,然后把我们扔进大牢里,现在唐县令的文书都已经写好了,就等我们动手呢,如果我们一动手,正好中了唐县令的圈,这狗的唐县令真他娘的黑。

    萧何来了,我问萧何这种境况该怎么解决,萧何说没有办法,因为这几个小无赖只站在了酒楼的门外面,如果站在门里面的话,我们和他动手就算是正当保护财产,就可以名正言顺而不违法了,问题就是这几个货就是不进来,如果我们出去和他打的话,唐县令肯定要定我们的罪的。

    夏侯婴听萧何这么一说,就跑到外面去逗那帮无赖,本来是想引他们进来,可谁知这帮无赖还真是有耐,任夏侯婴怎么引逗,就是不上钩。而更可恨的就是唐县令的那个小舅子一看见我们没人了,就一下子跳进门槛来,还带着调戏的口吻说:“我进来了,你来打我啊。”等我们一冲过去,他立刻又跳了出去;看我们都走开,这B货就又跳进来了,我靠!这不是明摆着准备和我耍流氓了么?不行,我是谁,我就是流氓啊,他妈的今天倒被流氓耍了,我记得上次和韩信那小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被韩信用流氓手段耍了,于是我就在内心下了一个流氓的决定——让你小子蛋疼。

    公元前232年6月24

    昨天晚上,我就打发夏侯婴去准备了个长竹竿来,悄悄地放在门槛下面,今天一大早我搬了个凳子,开始等那伙无赖。果然旭刚东升,这货就来了,我心想这伙人他娘的还真有职业道德,起的这么早,做流氓也他妈这么勤奋,真是前途无量啊。

    我故意把凳子放的距离门远远的,让唐县令的小舅子确定我不可能在他进来时,一把抓住他。果然唐县令的小舅子看见我拿把凳子,远远地看着他们,以为我是不敢过去和他们理论,就更是肆无忌惮起来,更有两三个SB也学着唐县令小舅子的样子,在我们的门槛上跳进跳出,边跳还边说:“我进来了,来抓我啊,打我啊。”说完就又跳了出去,然后再跳进来,接着说:“我又进来了,来呀,来呀!”妈的这分明是在挑衅我的耐,看着这货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我真想当场就K他狗的一顿,但是我还得必须忍,因为我们的人马还没有赶到。大家都以为这伙人既然都是流氓无赖,肯定都和我一样,游手好闲,每天都是上三竿才起的,于是就没当回事,结果所有人都失算了。原来流氓界还有这么敬业,这么勤奋的,哎,真是少见呢,听一个算卦的人说我们沛县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看来果真如此。

    我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这这伙人在我面前像跳皮筋一样的在我的酒楼的门槛上跳来跳去,心里虽有万分的愤怒,可还必须装作很害怕,很弱小的样子。

    樊哙、夏侯婴、周勃等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了,看到我们酒楼前面的这群人,立刻明白了意思,于是大家互相递了个眼色,便开始按计划行事。这伙人大概是都跳累了,在一旁歇息呢,只唐县令的小舅子还在我们的门槛上跳来跳去,更让人可气的是,这货一边跳一边还唱上了,因为离的比较远,我大概只听见断断续续的几句,好像是:“小白兔乖乖,把门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就不开,妈妈没回来,谁叫也不开…”过一会儿有换成了“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和着歌词的节奏,唐县令的小舅子跳的很是来劲,我真佩服这货的体力,他边跳还边问我:“刘三哥啊,要不你也来跳啊,大家一起玩,多开心啊。”我心想:你妈的都死到临头了,还开心,一会你就知道什么叫开心了。

    于是我就给樊哙和夏侯婴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把悄悄藏在酒楼门槛下面的竹竿抬起来,唐县令的小舅子正好往里跳,被竹竿一绊,摔进了门里面。周勃赶紧把门一插,樊哙一把扑上去把唐县令的小舅子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我们几个人带着有点邪恶的微笑,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棍子,慢慢地近躺在了地上的唐县令小舅子。

    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谁也没有料到我会来这一手,反正萧何说了律令上写着,在自己家里打别人不犯法,而且还是保护财产的正当行为。门外面那几个小无赖把门都敲破了,可谁在乎他们呢,我们在乎的就是眼前这个像待宰的羔羊一样的人,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们,颤抖着手指着我们,简直就要哭出来了:“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啊,你们要干什么?”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场棍子雨就下起来了,那场棍子雨下的酣畅淋漓,忒他娘的舒坦,我心想要是我什么时候也给唐县令下一场棍子雨的话,那可估计更爽快了。

    .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