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殃及池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雍齿估计是想急着上位呢,一直没机会巴结唐县令,这次终于来了机会,岂能轻易放过?于是便学着上次樊哙给唐县令他爹哭丧那次的样儿,哭的特别带劲,抑扬顿挫,高低冥合。.那哭声婉转动听,悲伤直上干云霄。用萧何的话说是:“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曹参告诉我说就是:雍齿的哭泣能使潜伏在幽静的深渊中的蛟龙起舞,能使孤舟上的寡妇听了哭泣。我靠,我真无语了!

    我无法想象唐县令当时的脸色。

    雍齿这小子因为表现突出,被唐县令一眼就认出来了,唐县令喊来雍齿问话,雍齿说:“唐县令啊,令堂大人去世了,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哭起来了。”唐县令愤怒了,生气地铁青了脸,颤抖着手指着雍齿,强压起怒火问周围的衙役:“他说什么?他说什么?”衙役们不敢回答,雍齿以为自己说的太文雅了,唐县令听不懂,于是就抬起头来,装作很悲伤的样子说:“令堂就是娘,去世就是死,我是说你娘死了!我很…”话没说完,唐县令就指着雍齿骂道:“你娘才死了,那不是我娘吗,活的好好的呢。”

    雍齿抬起头来,果然看见衙门内室,唐县令的娘黑着脸坐在太师椅上?雍齿这货头脑反应忒快,一个巴掌打在了自己的左半边脸上,然后说:“我真该死,是我弄错了。”然后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唐县令,弱弱地问:“那是你老婆死了吗?”结果唐县令一口气没憋住,从嘴里喷出一口血来,雍齿一看当时况,赶紧又一个巴掌打在了自己的右半边脸上,然后说:“我真该死,又弄错了。”然后仍然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唐县令,弱弱地问:“我听见人们都哭姥姥,姑姑,姨姨的,死者应该是女,莫非是你女儿死了吗?”这下唐县令嘴里的血已经井喷了,幸好周围有衙役才算是把唐县令抬回内屋去。

    公元前232年6月20

    最近发现雍齿这小子换工作了,原来在县衙里是专门跟着曹参,负责抓黄抓赌的,但是现在改成负责打架斗殴的破事了。抓黄抓赌是件美差,不但抓住了有吃有喝,即使没抓住,也可以在怡香阁,嘻唰唰洗浴中心等地方免费玩。负责打架斗殴可就不一样了,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打起架来不要命,你说你是衙役来负责管理打架斗殴了,好!一群打架的人不打了,转过头来一起攻击你了,打的就是你衙役。如果不管,让这群小年轻人打成啥就打成啥吧,那上级就要把你也想打成啥就打成啥了,最后还给你加上个玩忽职守罪。

    原来负责打架斗殴的差事的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这老人和夏侯婴是邻居,据说以前曾经帮过夏侯婴追过小美,于是就被安排了这么个岗位。

    事过去了许多天以后,我们沛县的城市规划果然又上了一个台阶,原来沿街叫卖的小商贩们一个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下子大街上清净了,唐县令那个爽快啊,赶紧给上司写了一份为自己歌功颂德的奏章,发给朝廷。朝廷当时觉着有点诡异,朝廷中有看不惯唐门的人就上书君王要彻查此事,于是没几天朝廷就秘密组织了个考察团下来微服私访了,但是考察团的人没进我们沛县,就无功而返。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考察团的人本来已经找到我们沛县,看见街市上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行人和商贩,以为是走进鬼城了,没人一个人敢进城。这时正好夏侯婴从城外采购蔬菜回来(他妈的街上没有卖菜的了,夏侯婴只好驾着马车去农村采购),看见几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城门下徘徊,就是不进城,感觉奇怪,就问他们为何不进城,结果这几个人一看夏侯婴长的那样,当场就有吓破胆的,有几个稍微胆子大点的,装起胆来问夏侯婴这前面是不是是鬼城,夏侯婴当时一听也懵了,记得小时候他告诉他说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会有鬼缠,于是就告诉这几个人说:这里不是鬼城,而且鬼只缠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堂堂正正的人是不会被鬼缠的,结果这几个人一听,不管胆大胆小的,全部立马掉头回去了。

    唐县令的一句话,一个行文,就引起了一连串反应,雍齿算是第一个受害者,考察团也算是一个,我们邻居的张老头应该是受害者中最悲惨的!

    邻居家的寿材张——张老头因为没有了经济来源生活很是拮据,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每天就悄悄地从我们酒楼里拿点剩菜剩饭接济他们一下,但即便如此老两口仍然是有一顿没一顿的,看的我那个心酸呐。细细想来,所有事都是因我而起啊,雍齿是一个受害者,张老头也是一个受害者。

    于是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萧何,希望萧何把这件事给唐县令反映一下,萧何倒也认真,果然就把这事反映给了唐县令。

    公元前232年6月22雷雨

    今天上午,唐县令一行人拿着各种礼品,慰问金来张老头家里慰问来了,唐县令把包着铜钱的红布包拿在手里递给张老头,张老头高兴的去接钱,却被唐县令捏在手里不放手,张老头不知道什么意思,困惑地看着唐县令,之间唐县令笑眯眯地看着前面的人群。顺着唐县令的眼神,正前面是萧何正在用作画,记录唐县令亲民,民如子的这一刻。画完了,唐县令才松手,张老头因为拽钱的力度比较大,差点摔到在地上。

    我当时从我家阁楼上看见这个场景,有点恶心,但是没想到唐县令又让人们拥簇着,拉着张老头非要在沛县走一遍。于是衣着华贵的唐县令,戴着白手,用手轻轻地拿捏住张老头的手指前端,高高的举起。然后两个人一起在悠扬的音乐的伴奏中,从沛县的城东走到城西。沿街看闹的,祝福的人们都被唐县令这一亲民行为感动的泪盈眶。

    看着唐县令那得意洋洋的B样,我真是狠的牙痒痒,心想:你妈的,都是你的狗巡街把老张头弄的一贫如洗,如今给了点慰问就成亲民表现了。真你妈会装B,当心装B遭雷劈。

    .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