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民偏要和官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2年5月23

    今天一天果然再没见唐县令的老婆来了,据说是躲在家里连大门都不敢出了。但是晚上的时候,唐县令居然弄了一辆马车硬把他老婆给我送来了,说是来我家聊天,看他老婆哭哭啼啼的样子,看我的眼神畏畏缩缩的,那里像是来聊天的,倒像是来受死的。我靠,这唐县令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当然不能把他老婆先杀后,只不过是说说吓唬唐县令的,既然他送来了,肯定有什么问题,我不能上当。

    于是旁敲侧击,晚些时候听萧何这货说唐县令把他老婆送我家里以后,回家的路上高兴的都唱起来了,唱的歌词大致是:男人三大喜呀,升官、发财、死老婆呀。我靠,怪不得这B货把老婆送我家呢,原来是为了借刀杀人。当官的真他们险,幸好我没有中这货的道,要不就亏大发了。

    公元前232年5月24

    夏侯婴今天和他老婆打架了,这小子终于成长起来了,原来是被老婆打,后来变成找他小舅子出气,今天终于敢回击他老婆了,按理说今天在夏侯婴的人生中,应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

    据说唐县令听说了夏侯婴和他老婆的事以后,心疼了一上午,于是我感觉应该是找到牵制唐县令的方法了,但是今天上午的时候,我就发现唐县令写的诗歌:生命诚可贵,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他的我就怀疑唐县令这小子是不是心都是用铜做的。说着就要喊曹参一起去怡香阁玩去,曹参分析说因为上次丢了衣服,所以这次叫上他就是为了防止衣服再被偷。

    的,这唐县令的脑子还真不赖,想问题天衣无缝,我们没有下手的机会,气的樊哙一怒之下,在唐县令的内衣里面撒了一把辣椒面,愤愤地离开了。

    出来以后,没事可干,正好遇到唐县令的傻儿子唐堂堂在街上逛,这狗的本来就傻,可因为唐县令的关系,现在居然在沛县的监察部门当起了副部长。我说他妈的沛县这么乱呢,就弄一傻子监察百官,不他妈乱太怪呢。夏侯婴一气之下,就拿了个陶罐子,洒满了尿水,递给唐县令的傻儿子说是上好的酒水,拿来孝敬他的。这B货也不看,拿起陶罐一口气就喝完了,然后还傻呵呵地笑着咂摸这嘴,弄的夏侯婴以为真是酒水,结果拿起陶罐来一闻,简直要熏死他。于是我就心想:当今沛县真是人才济济呀,能把尿水当酒水喝下去,而且还回味无穷的,举目四宇也恐怕没有几个可以匹敌的了。

    虽说在唐县令的儿子上出了点气,可是不解决问题,大家一起去我家商量事,结果我嫂子一看见我的一帮朋友来了,便又大声嚷嚷着说自己的罩杯丢了。结果樊哙这货也不知道是那根神经抽的,居然问我大嫂说:“大嫂,你的不像是罩杯啊,你不会是记错了吧,瞧你的这么小!”哎!樊哙这货就是这样,没点眼界,专盯人家秃子头上的虱子。

    我嫂子当时一听,就来气了,谁说我的不是罩杯,不信你看,说着就解开了衣服,在场的所有人都哇哇的吐起来,没有一个人幸免,夏侯婴一直说我嫂子的杀伤力太大,王陵这货看见了直呼“过瘾,刺激”,一边说还一边吐。樊哙这小子已经吐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突然我就有了灵感,终于找到牵制唐县令的办法了,看来人只有在受刺激的时候,头脑才是最灵活的,这估计是和什么腺体有关系。

    我们偷偷把我嫂子弄进怡红阁,我嫂子这人就是两个毛病,一个是好色,不管什么人,只要是男人,就他妈腿软走不动路了;另一个是钱,你只要让她看见钱,比见了她亲爹都亲。我把这个结论告诉了曹参,曹参说这不是说我嫂子,而是在说我,我靠!大家装扮完毕,我就装模作样地踏进唐县令的房间,唐县令看见我就打招呼,我和他寒暄了几句,假装匆匆地往怡红阁后院走,唐县令一把拉住我问去干什么,我说去看戏,后院来了个异域美女,脱衣舞跳的那叫个绝,唐县令一听,非要和我去,我就假装很无奈的样子,带着他去了。

    后院来,果然一个用黑纱蒙着脸的姑娘在跳脱衣舞,唐县令那个高兴啊,像个孩子似地,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脸。服务生给我们上了一锅点心,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原来这服务生是周勃这小子装扮的),原来是怡红阁的厨师把点心捣碎了,放进水里熬成了粥,我给唐县令盛了一碗,唐县令吃的津津有味。期间有一场观众和演员的互动节目,舞池中的舞娘径直过来走向唐县令,一下子坐在了唐县令的腿上,唐县令那个冲动呀,一把就把舞娘紧紧地搂在怀里,闭上眼睛,嘴唇轻轻的吻了下去。突然场上有人一声呕吐的声音,我一看,他妈的又是曹参这货,这小子老是沉不住气,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唐县令听出了不对劲,揭开舞娘的黑纱一看,一把把我嫂子装扮的舞娘推开,当场就把刚刚吃下去的点心粥吐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坚持不住了,都开始哇哇地吐起来,不过因为大家先前在我家的时候都已经吐过了,估计没有什么可吐得了,就唐县令这货吐个不停。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唐县令估计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才站起来,拿起碗想舀点点心粥漱漱口,此时服务生周勃走过来告诉唐县令锅里的都已经冷了,要不要换一锅的,唐县令点头,周勃拿起碗就在大家吐得地上舀了一碗,把个唐县令看的目瞪口呆。周勃看见唐县令不解的样子,笑笑解释说:“其实啊,只有这才是的,我们沛县能源涨价的太厉害,生不起火,我们老板就想了这么个办法,用肚子东西,就是让我们服务生把冷东西都吃进肚子里,然后再吐出来,这个时候,食物就乎了。您刚才吃的那一锅就是我亲自吐出来的呢?”

    周勃的话还没说完,唐县令就又开始干呕起来,这一次估计连苦水都吐出来了,周勃这货还装作很无辜的样子问唐县令不吃了么,说着把地上的那一碗端起来,趁唐县令俯下子呕吐的空当,赶紧换了一碗好的,然后坐在唐县令的边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边吃还边咂摸着嘴说:“嗯,就是好吃。”周勃每咂摸一下嘴,唐县令就长长的呕一下,那个可怜样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着第二次了。

    <ahr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