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桃之夭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2年5月12

    昨天唐县令非要让我还他20两银子,我本来和他玩就是为了作弄他的,那里有20两银子给他,于是我就干脆不认账。。这小子就说要来问候我家女,萧何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我,我就先去了唐县令的家里,准备先把他老婆拿下,免得到时候我吃了亏。

    谁知道那天,唐县令的老婆回娘家,正好他大嫂和大哥来看唐县令了,唐县令就和大哥一起去外面游山玩水去了,就他嫂子一个人在家。这天他嫂子正好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发愣呢。看他嫂子人长的还不错,我就决定干脆让他嫂子代替他老婆一下下。

    我本来是要温柔一点的,但是转念一想,太温柔了有点不符合我刘邦的做事风格,于是我就干脆来了个直接的霸王硬上弓。完了以后我准备逃跑,谁知这小娘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把把我抓住不让我逃跑,说是她还不尽心,我靠!还说要我把她带回我家去留宿,苍天呐,这都什么世道啊!更让我受不了的是这小娘们居然还说:“我们公事公办,完了可是要给钱的哦。”我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是一听她这么一说我就犹豫了一下,心想我本来就是为了侮辱唐县令的,如果我再给钱的话,哈哈,那不等于是了她嫂子么?

    公元前232年5月13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唐县令他嫂子已经不在了,我以为她在外间洗漱呢。我突然想起昨天这小娘们还说公事公办,要给钱的,我就是要看看唐县令这张老脸搁那里去。于是我就翻开我的衣袋准备找钱,一边找钱心想一定要少给点,给多了羞辱唐县令的力度就不够了。突然我听见我的衣袋里叮叮当当金属声音,翻开一看我傻眼里,原来是好大一堆钱啊!还留有一张纸条,有些字我不大认识,就去衙门找萧何来看。

    萧何这货拿着纸条也不管衙门里那么多人,就大声地念了出来:“刘郎吾弟,这是5两银子,本来是要给你25两银子的,听说你还欠我小叔子20两,所以我就代扣了。进过昨天晚上以后,我觉着你比唐县令和他大哥要强100倍,以后再玩啊!唐大嫂子留。”我当时听出了后半句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来不及细想,因为萧何这货还没念完,衙门里的所有衙役都已经笑趴下了,我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后来这件事让唐县令知道了,唐县令说20两银子就不用还了,但是他还得再我嫂子一次,这样才能两清。我爹和我大哥听说以后,吓坏了,两个人都是轮流巡夜,于是我就发现我大哥和我爹的作息规律上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两人一个前半夜巡夜,一个是后半夜巡夜,中间换班的时候,后半夜巡夜的从我嫂子的房间里出来,而前半夜巡夜的直接进了我嫂子的房间。

    不过唐县令还是把我嫂子给劫走了,据说那天后半夜的时候,门外听见有狗叫的声音,我爹当时就猜到唐县令一定是来了,于是就悄悄地躲在门后准备偷袭唐县令,却突然被一个人用木棒打晕了,我爹至今都不说打他的那个人是谁,于是我就很纳闷按说那天我爹躲在门口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的,除了我嫂子看见以外。我想去问问我爹当时的况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被我爹训斥了一顿,骂我是个败家子,害的大哥丢了老婆。

    不过没过半个时辰唐县令又把我嫂子给送回来了,因为当时看不太清楚,后来回到家,点上灯时,唐县令家里的人看见我嫂子都不由得心生一种恐怖。尤其是唐县令刚生的儿子,一看见我嫂子,突然就哇哇大哭起来,闹的整个唐府人心惶惶,最后唐县令决定把我嫂子再送回来,结果到了门口,我嫂子死活不下车,唐县令最后没办法,一咬牙,狠心地说道:“车不要了,然后就和司机两人连奔带跑的溜了。

    就这样,我嫂子完整无损地回来了,而且还多了一辆马车,我靠,我赚大发了。

    公元前232年5月14

    天气慢慢地变了,我早早地起了,却发现爹已经在我门口等我了,看见我出来,一把拉了我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几乎是带着哀求的口气对我说:“老三,你明天再去和唐县令玩去吧,这样的话,不几年咱家就奔小康了。”

    哎,盗亦有道,我不想去,但是毕竟想想唐县令嫂子的俊俏模样来,我还是有点心痒痒,于是我就假装问候唐县令家人的机会,让萧何陪同着我去了唐县令家里,结果他家所有女人见了我像是见了瘟神一样地远远地躲开,唐县令看见我说:“刘兄弟,好久不见啊。”我心想:废你妈话,让你见着了,不是坏了我的好事吗?唐县令招呼我们一起喝茶,结果我发现唐县令和萧何的茶水是干干净净的纯茶水,而我的茶水上面则洒了一层细细的枯黄的草叶根。我一把拉住端茶的小丫鬟问怎么回事,这小丫鬟也忒心直,当场就说:“这事我家夫人洒的,说是你是畜生,畜生应该是吃草的,所以就洒了点草叶。”萧何和唐县令的脸当场就挂不住了,我反倒是有点兴奋起来,看来我的流氓事迹已经声名远播了啊,看来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这几天的勤奋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唐县令反应比较快,怒斥小丫鬟乱说话,我倒是笑笑说:“这小丫鬟说的对呀。”说着,我就把那晚茶水连带着草叶全部吃了下去,把在场的每个人都看的惊呆了。

    不过我吃下去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劲,因为这草叶不是那么难吃,相反还带着点甜甜的味道。于是我就偷偷地藏起了一点,等从唐县令家里出来以后,我就直奔“百草坊”来打听,没想到老板一看我手里的草叶,惊讶的说不出话了。原来这可是上等的人参,是大补的药材,又名叫相思草,据说无论男女一吃了这草,就会起相思之意。

    今天晚上我失眠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失眠,月亮照进我的房间里,亮晃晃的,外面有一两声狗叫,我知道这是樊哙有在偷狗了。隔壁邻居家的小孩正在勤奋地读书,我只能听见一两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好像萧何这货平时也念叨这两句。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