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樊哙这小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2年4月24晴昨天让项羽那小子在腿上咬了几个牙印,今天早上起来一看,他妈的都结痂了,72个牙印跟72个痣似地,我心想幸亏他娘的没咬到我的家伙,要不将来准成了狼牙棒了。.项羽这货肯定属狼的,才你妈一岁,就长牙齿了。我现在有了一个好,就是有事没事就在项羽的**上拧他一下,这小家伙**蛋上的多,捏起来的,手感特好,特带劲。不过捏的时间长了、次数多了,项羽就对我有防备了,现在这小子只要一看见我走过去,就哭着爬开了,有好几次都差点得手了,却让这小子的哭声引来了戚姬。戚姬问我项羽为什么哭,我说他不小心呼气,结果被气体呛着了,没想到戚姬也信,哎,不得不说我是天才。戚姬一直住在我家,我嫂子就不高兴了,戚姬看出了我嫂子的脸色,便说去帮嫂子做点什么,我也乐得不让这小娘们天天缠着我。戚姬告诉我说项羽都这么大了,还不会说话,就会说两个字“谁呀?”她非常着急,我心想幸好这小子不会说话,不过我表面上却说,让我来教他吧,戚姬很高兴。谁知这混小子忒他娘笨,教了他一上午,还是这俩字“谁呀?”别的任凭你咋教,他就是不会说,你问他你多大了,项羽回答:“谁呀?”你说你长的真他娘丑,他还是说:“谁呀?”你问他你吃饭了么,他照样说:“谁呀?”一气之下,把项羽这小子扔上,我带上门走了。夏侯婴今天脸上又添了新疤,我们都假装没看见,夏侯婴非常高兴,说要请我们喝酒。于是一行人浩浩开往樊哙的狗店。樊哙这人就是认死理,一眼看见夏侯婴脸上的疤痕,就抓住不放了,非要问个明白。这他娘不是典型的找抽型的么,夏侯婴开始还不说什么,装作没听见,后来樊哙干脆直接拉着夏侯婴的衣袖,问夏侯婴脸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其实世界上有些场合是不适宜说一些话的,比如说你不能在**面前谈贞节牌坊(曹参除外,这小子专干这事,而且常常把小姐哄的一愣一愣的,最后还能免费玩,真是佩服),你不能在恐龙面前谈人长的丑(王陵除外,这小子就好这口重口味),要命的是夏侯婴偏偏又不是除外的人物,樊哙却要自己送上门去找抽。夏侯婴被问的烦了,生气地说了句:“老婆打的”谁知樊哙这小子还是没完,关心的拿块毛巾来帮夏侯婴擦脸,边擦边问:“怎么打的,左手还是右手?”夏侯婴胡乱地答了句:“左手。”樊哙立刻又问:“不对吧,左手都这么厉害啊,幸好不是右手,哎是用拳头打的吧,巴掌打的肯定没这么厉害。是不是?”夏侯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对樊哙说你把头凑近点,我告诉你。樊哙那货果然把脸凑上去了,夏侯婴一个巴掌扇过去,然后大声地说:“就是这么打的。”樊哙的脸立刻就变成了猪肝样,跳将起来,大骂:“你个狗的夏侯婴,我好意关心你,你还不识好人心。”说着捋起袖子准备和夏侯婴打架。其实这种场合是我最喜欢的了,我一般就是要给他们起哄的,之间夏侯婴也不示弱,站起来一脚踩在桌子上,结果桌子太高,没踩着,差点摔倒,幸好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夏侯婴,这狗的才算是没摔倒。樊哙看见夏侯婴踉跄了几步,以为夏侯婴要上来打了,赶紧放下袖子捂了头,结果才发现夏侯婴是没站稳,便又把抬起的双手装作拉拉自己头上的发髻,然后骂道:“有种放马过来。”夏侯婴站稳,然后又爬上桌子,指着樊哙说:“你小子,今天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场拉着,我非得揍扁你不可。”我们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拉夏侯婴啊。樊哙也左右看看,继续骂道:“今天要不是大家把我们拉开,我揍扁你还差不多。”我靠,一场好戏就这么结束了,我真后悔不该伸手扶夏侯婴。戏没看上,喝酒也没了兴趣,大家就都散了,夏侯婴说让我去他家继续玩,我想想也是,可是樊哙的狗已经上来了,不吃白不吃,我就告诉樊哙:“打包给我送家去。”樊哙满口答应。天黑方回家,突然想起项羽那小子还被我关在家里呢,赶紧往回跑,到了门口才见戚姬从嫂子家里出来,告诉我说嫂子高兴着呢,便一起往我家门口走,却见门口躺着个人,我一看就知道是樊哙。只见樊哙这小子直竖竖的和大地平行着,口吐白沫,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嘴角那泡沫还一个一个地随着樊哙的呼吸,有节奏地泛着小气泡。旁边是我们一包新鲜的狗。戚姬好奇的问:“谁呀?”门里面立刻答应了一句:“是樊哙,送狗来了”项羽的声音。我靠,项羽这小子会说话了,当时戚姬那个高兴啊,一直搂着我的脖子亲,后来才知道项羽这句话还是樊哙教会的。原来今天下午樊哙来给我送狗,敲敲门,没有开,只听见里面有个声音问:“谁呀?”樊哙就说“是樊哙,送狗来了。”结果里面还是“谁呀?”于是樊哙又说:“是樊哙,送狗来了。”谁知里面还是“谁呀”(哎,我们樊哙就是这样认死理,脑子不开窍),樊哙就继续说,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最后当樊哙刚说完:“是樊哙,送狗来了。”里面也跟着说了一句:“是樊哙,送狗来了。”樊哙当场就晕倒在地上了。傍晚的时候,萧何来找我,说是大事不好了,有人把我告到唐县令那里去了,我心想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告什么告,我才不怕呢。于是我告诉萧何说:“咱正不怕影子歪,我一不耍流氓,二没坏风俗,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我怕什么怕。”结果没说完,萧何这货就跑出去吐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