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文化就是不一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观 书名:刘邦日记
    公元前232年2月12

    我娘让我去读书,说是人萧何和曹参都是读书考上公务员了,也让我读去,我就去了。.说真话,我很看不起读书人,当然也看不起这老夫子了。

    我发现我们学校有个潜规则,就是想要当班干部,就得请老夫子吃饭或者去洗浴中心泡澡。我也想当当班干部,于是决定今天放学以后,我就昧着良心去请老夫子一次,结果却被雍齿抢了先,要请老头去城东的醉仙楼吃饭。雍齿这小子平时就和我不大对劲,我不能让他占了便宜,于是我急中生智说我请老夫子去城西的嘻唰唰洗浴中心泡澡,这老夫子一听洗浴中心,立刻就把我骂了一顿:“刘邦啊刘邦,那种污秽之地居然还说出来,正正是弄污了老夫的耳朵。”说着就告诉雍齿说不去吃饭了,要回家洗洗耳朵去。我一看没戏了就准备回家,谁知这老混蛋还不放过我,要我去他家,好好教育教育我。我只好跟去了。

    却没去他家,到一个角落里,这老混蛋拉着我说你刚才说话算数吗?我靠!这老家伙原来是既想当客,又想要牌坊。我立刻说我刘邦说话算数。

    但是洗浴中心的事不知道怎么就让雍齿这小子知道了,这小子也忒狠了点,居然趁我们快乐的时候,把我们的衣服偷走了,只给每人留了条内裤,气煞我也。可是也没有办法,我只好穿了条内裤就往回跑,边跑边想这他娘这么丢人的事,对于我来说到是无所谓,我脸皮厚,可不知道老夫子有那脸皮也这样跑回家么?哎,都说是红颜祸水,我他娘的今天可是被红颜害苦了。

    正想着,回头一看,老夫子也出来了,我当场就佩服的五体投地,原来老夫子把内裤根本没穿上,而是反过来戴在了头上,只漏两个眼睛,**全大摇大摆的回家去了。人们都说什么来着:“姜还是老的辣啊。”我刘季自认为在打出道以来,天下还没几个人能有我这样做到脸皮厚的,现在见了老夫子真是自叹不如啊。我那脸皮厚是表面上的,让人一看便知,而老夫子的脸皮厚才是最有杀伤力的,厚到别人说不出口来。从此以后我虽然还是看不起读书人,但是对这个老夫子我始终是敬佩有加啊!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啊!

    萧何吟诗,每一遇到花前月下,饮酒作乐的时候,总要吟上那么几句。每当此时,曹参总是把耳朵捂严实,说是影响饮酒的绪。我喝了酒也吟诗,但是我吟的诗他们都很喜欢。

    就比如说今天晚上,月亮比较好,毕竟快要到十五了,我们几个人一起喝酒,萧何当即就吟了一首诗,诗曰:“月之华兮山之岗,人之醉兮美人望,望兮望兮寸断肠!”我一听果然是好诗,正要夸奖,曹参就不干了,一手把杯子一甩,当即也想吟诗一首,谁知刚吟了一句:“路漫漫…”就听见一声响,大家互相看看,都一副无辜的样子,曹参又开始吟:“路漫漫…嗯…路漫漫…”又是一声响,曹参当时就很生气,当即拿起酒杯倒了三杯酒来,大喊:“是谁,谁放了,罚酒三杯,影响作诗的绪,这诗(屎)还能吟(饮)不了?”说完就把那三杯酒咕噜咕噜喝光光了,看的我们哥几个都面面相觑。

    后来樊哙和夏侯婴也要吟诗,他们也都是一吟诗就有人放,然后两人都学着曹参的样子说是影响吟诗绪,愤愤地坐下了。

    我一直想知道是谁在捣乱我们吟诗的绪,于是就很是纠结,正好我大嫂此时从后院里大叫着跑前来了,边跑边喊着:“谁呀,这谁呀,又偷了我的罩杯罩了”我知道我大嫂这是在装嗲呢,每次我的几个朋友只要一来我家喝酒,她总要大声地嚷嚷着说是罩杯丢了。我知道她那意思其实是想告诉我的几个哥们她的罩是罩杯的。所以我也没把这当回事。可是此时萧何却站起来说:“刚才放的那个人偷了大嫂的罩了。”话还没落,曹参立刻站起来大声喊:“胡说,我没偷大嫂的罩。”文化人果然是制人于无形啊!

    公元前232年2月13

    今天一天,我就一直发现曹参看萧何的眼睛里总带着几分沉沉的怒气。我也懒得理他们。

    今天在学校里被老夫子K了一顿,说我是不学无术,如果再不好好学习,就要我好看,说中午放了学去他办公室接受他教训,同去的还有雍齿。雍齿先进老夫子办公室,我在外面等,没多久雍齿就出来了,我看见雍齿那小子高兴的样子,就很纳闷。

    进去以后,老夫子就问我又什么理想,我不知道理想是啥意思,但是又不想让老夫子说我不学无术。我只知道想是和脑袋有关,我估计理想也应该和脑袋差不多,于是我就指指我的头说:“这个…这个…”正沉吟着,老夫子却居然大喜所望地竖起拇指来:“有志气,有志气,做人就应该这样,要做就做头人。”我当时也很高兴,老夫子就问吃了饭没有,我说没有,便和雍齿一起去吃饭,结果雍齿付的账。

    吃毕,老夫子问雍齿去不去洗澡去,雍齿说去,我就知道这老东西是变着法子的让我请客呢,可是也没有办法。

    更要命的是我根本没带钱,我们三个人去了洗刷刷洗浴中心,我就很害怕,结果事还是发生了,我们被保安打了一顿,扔出来了。尤其是雍齿这小子打的最狠,原来这小子花费的最多,据说是叫了人家两个给他搓澡呢。

    我们出来以后,我觉着很丢不起这人,就告诉老夫子说我想找个地方了断自己(其实我心里也就是说说而已),结果老夫子也说他也想,于是我们就商量好,准备去粪坑里淹死算了。雍齿不想去,看看我们两人都要去,他也没办法就只好跟去了。

    粪坑边,我也是说了一大堆的遗文,接着老夫子也说了一大堆的精忠报国之类的话,该雍齿说了,雍齿不会说,就问我们谁先跳。当时就把我气了个半死,我知道我们一开始都只是说说而已,根本没当真,谁知道雍齿这混蛋居然还真以为我们要跳粪坑呢。我看看老夫子,老夫子看看我,最后我们异口同声地说:“你先跳”谁知道雍齿这小子一点都不傻,说:“我跳了你们不跳怎么办?要不我们一起跳吧!”我当时就狠得雍齿这小子,真想咬他两口,我估计老夫子也是这般想法。

    于是我只好说:“好吧,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跳”于是我们三人闭上眼睛,我喊一二三跳,我睁开眼一看,我没跳,老夫子也没跳,雍齿那小子跳在空中,喊了一句:“刘邦,我你姥姥。”我心想你谁,我姥姥都死好多年了,你小子难道还想玩穿越啊?从此以后,我就知道原来这老夫子和我一样,都

重要声明:小说《刘邦日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