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司徒浩南,我不答应你做回蓝清宇

    清晨,明媚的阳光,温柔且带强-迫的照在女人熟睡的脸上。

    潇羽姗翻了个,随后睁开有些发酸的眼睛。

    一些话在耳边回口早已愈合的伤口像是被掀开了一样,很疼很疼……

    青楼初见,他是她走进江湖看到的第一抹耀眼的光,他俊美不凡,举止风-流潇洒,她救过他一命,他承诺她一生。

    没想到,仅是一个转,再相逢已是物是人非。

    花开花谢,她对他的念渐渐淡去,就在蓝清宇这个名字终于不再出现在思念里,他却陡然出现,重新唤-醒了她的记忆。

    潇羽姗抓-住被子,紧紧闭着双眼。

    回忆里的点点滴滴如搁浅的鲸豚想游回大海一般。

    “呵……”

    撑起心中的酸甜苦辣,潇羽姗嗤笑出声。

    不知是越来越坚强,还是越来越看透。聚散离多,她发现这里和现代一样,唯一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

    手指作势剪一缕阳光,皎洁的笑容重新挂在丽质的面容。

    司徒浩南是吗?

    呵呵,很好……

    记住你的选择,如果哪天想当回蓝清宇了,我可不答应!

    “透世镜有下落了吗?”潇羽姗抬眼。

    繁华迷乱的院中,两抹潇洒影飘然落下。

    “还没。”宏静轩这次率先回答,凤目瞥向她,端倪道。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潇羽姗反感的别开头,就算将过往已冷却的回忆一笔勾销,但昨夜缠-绵的画面可还是炽-的。

    儒贤没有坐下,双手撑在玉石桌上,小心的问,“姗儿见到他了?”

    “谁啊?”低头把-玩裙摆上的流苏,潇羽姗问的漫不经心。

    宏静轩看不到她的表,心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看到她呆滞的眼,就像是心空了。

    “放开!”像是被看出了破绽,生气的拨-开他的手,结果却被对方一把拉进怀里。

    “啊!放开!宏静轩你听到没有!你真是越来越讨人厌了!贤!你快帮帮我,帮帮我啊!”

    儒贤,“……”

    眉心蹙了下,宏静轩看着怀里疯癫的女子,淡淡的开口,“你若是再动,我就抬你进房。”

    进,进房……?

    潇羽姗脸倏地红了,瞬间老老实实被-锢在他的双-腿上。-子偏向他,移不开只好恨恨的瞪着他看。

    “见到蓝清宇了。”宏静轩问这句话,更像是在陈述。

    “见到了见到了!”

    “说了些什么?”宏静轩继续追问。

    “能说什么?他是司徒浩南,不是蓝清宇。”

    女子极尽躲闪的眸中难掩些许落寞,不难看出并不是见面那么简单,应该是发生了些什么。

    宏静轩没有点破,褐眸凝视女子逐渐湿-润的眼,不快的移神。紧接着又好像想起了些什么,面色冷了又冷,才缓缓开口,“他是蓝清宇,只是失忆了。”

    “我知道。”

    “你知道?”看她笃定的样子,宏静轩凤目微怔。

    儒贤也随之坐了下来。

    潇羽姗没有答话,她当然知道他是清宇,就在认出他的瞬间,她和他的一切便清晰复原。

    桃花眼里温柔含笑,暧昧的举动,挑-逗的话语,还有出神入化的温存功夫,她很早就认定他是毒,并且,无解。

    风和煦,冷暖自知。

    头一次,儒贤和宏静轩陪她在院子里无所事事的坐着,看繁花锦簇,享意怏然。

    潇羽姗靠在宏静轩肩头,嘴角勾勒着欣慰的弧度。

    他告诉她,他以为她死了。

    那一夕,蓝清宇下令废除后宫,停政数月。景妃也算是个痴烈女,伺候皇帝多年,竟还不如相识才几月的市井女人在他心中的位置,一时间悲愤交集,悬梁自缢。本就不贪帝王之的珍妃杀进静心为妹妹报仇,而后被御林军乱箭残。看到自己两个女儿伤的伤,死的死,太傅痛-心-疾-首之下撩-起军政大-权,下毒,造-反。

    宏静轩的肩膀很宽,潇羽姗靠在上面,听着这个唯我独尊的男人为她一字一字讲述命人查到的来龙去脉。

    忽然心头一暖,眼里尽是潮-湿。

    宏静轩也曾对自己好过的,他曾因自己被人看到-子而愤怒,曾为自己耐心包扎过伤口,还在离开蓝沁国的最后一刻,任由自己奔向他最有成见的男人那里。

    她还欠他一句“谢谢你”,她没忘记。

    谢谢你静轩……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

    眼泪倏地就掉了下来,来不及掩饰,潇羽姗抬眼,偷偷摸-摸瞥向旁两个男人,然后一头埋进了宏静轩前。

    儒贤无奈笑笑,发-丝伴着风拂过清瘦俊美的脸颊,说不出的雅人深致。

    宏静轩看到她因蓝清宇的遗忘而失落,自打将她拉至怀中,便再无过多亲-密举动。双臂一直放在两旁,与以往一样,他就那么看着,没有为她拭过一滴眼泪。

    “你太软弱了。”敛下凤目,宏静轩口吻如霜。发-丝在强光照耀下散着紫色光晕,隐隐透着些许落寞。

    听到他的鄙视,潇羽姗胡乱在他前蹭掉眼泪,本想顶上几句,可抬起头看到他冷峻淡漠的神,心便咯噔一下。

    这个男人……

    明明刚才能感受到他的关心的,翻-脸就像翻书一样,难道又是自作多-了?

    “下去吧。”

    宏静轩垂下凤目,睫羽所勾勒出的线条,精妙的就像画了眼线一样,衬着褐色霾的眼,一撇一瞟,透着无限冷冽。

    下去就下去!

    很没面子的被人家哄出怀抱,潇羽姗黑着脸不加流连的窜起来,一步便投进了儒贤的怀抱。

    淡淡的茶香扑鼻而来,无论夏秋冬,他的味道总是能带给他温暖。

    儒贤拨-开她额前的碎发,继而帮她整理裙摆处的凌-乱,依旧的温柔,依旧的体贴入微。

    周围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和谐,然而越是这样,越是让潇羽姗不安,有太多事还没解决,搜罗安逸,不过是自我逃避罢了。

    戏笑世事无常,潇羽姗眯起眼对向宏静轩,言语里尽是试探,“要说蓝清宇,还真是一点儿没变,只不过是失去了记忆而已。哎,真是要命,他以前本对江山没什么兴趣,可这下就难说了,依我看,说不准在消灭穹霸天之后还有一场自相残杀的戏码要演。”

    宏静轩凤目一凛,倏地站起,潇洒玉树,冰窖般的寒冷。

    “如果还有命活着,你一定会看到的。”

    话罢,影一闪,消失在繁花里。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