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呵呵,我找位漂亮姑娘

    奢华的中堂,雕梁画栋。

    司徒烈脸色岂止是用臭来形容,如果潇羽姗不是皇帝送来的女人,他定要将她和那两个狗奴才一起处理的。

    小黄啊,我的小黄啊……

    — —!

    司徒烈半天不开口,潇羽姗可没那么大耐

    不看僧面看佛面,与她前来的一切都是皇帝送的,要怎么处理,可不是他司徒烈说了算的。

    “公公,公公?”潇羽姗笑意满盈。

    公公?

    司徒烈狐疑的抬头,看到女子嘴角似乎勾勒着冷笑,不知是不是自己看花了,有点慎人却真是个美人。

    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司徒烈压住火说道,“潇姑娘还未和浩儿成婚,现在就叫老夫公公有些不妥。”

    “不妥?有何不妥?姗儿以为这是早晚的事儿,您说呢?”

    司徒烈心有些恨,她这是在告诉他,这是皇帝赐的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没有回旋的余地。

    忽略管家的说辞,潇羽姗不是没脑子,信怎么可能是司徒烈送去的呢,这老头子一直藏着透世镜,明摆着不愿上缴朝廷,又怎会要求皇帝往他家送个探子来呢。

    至于是谁,她不愿想,既来之则安之,眼下最重要的,是尽量让自己在司徒家过得好点。

    怎么才能过的好呢?

    当然是混出彩,混出地位。顺便提醒这老头,差不多得了!

    “公公?公公一定是在生姗儿的气。”见司徒烈气得一时无语,潇羽姗暗笑。

    也好,听我说就好。

    假装委屈,潇羽姗抹泪诉道,“呜,都怪那两个蠢奴才!进门第一天就让我就惹了您老。听闻公公将他们压下地牢,姗儿本该替您教训他们的,可那两个奴才是皇上边最得意的侍卫,因护送才派来的二人,姗儿真是左右不是,公公要是气就罚姗儿吧,不然您这样忍着,会憋出病来的。”

    潇羽姗哭的梨花带雨,司徒烈的脸更是蒙上一层雾云。

    往好了想是皇帝为了保护送给他家的礼物,派了自己边最得意的两名侍卫,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可司徒烈却深知,这丫头是在告诉他,皇帝边的红人,你杀不得打不得,识相的还是快放人吧。

    司徒烈收敛了僵硬的脸,眯起眼问的深不可测,“想必潇姑娘也是皇上边最得意的女人吧?”

    表面上是来道歉,实则却是来向我要人的。

    呵,好伶俐的丫头。

    潇羽姗心一抖,随后是毫不隐藏的回答,“是,姗儿本是皇上边最受宠的妃子,因收到来信,皇上便忍痛割,将姗儿献了来。”

    司徒烈的眼睛顿时睁大。

    他没想到她竟能回答的如此坦,坦的那白颍泉倒真像是毫无私心。

    沉思了片刻,司徒烈缓和了脸色。

    有无私心后便知,若是因一只狗杀了皇帝最得意的人,传出去,对司徒一家的名声也不好。

    从地牢里救出二人,潇羽姗很是倦怠。

    斗勇可以,斗智真的很累。

    宏静轩见到她,死潭之眸似有些什么在闪动。

    “女人,你的脸花了。”拉住潇羽姗,他的声音有些干哑。

    潇羽姗正帮儒贤掸着衣上的枯草,脸一侧,恨恨的说,“救了你,还嫌我的脸花?!我说宏帝,你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那条小黄狗一定很厉害吧?”

    “你!”

    宏静轩无言以对,他怎么知道那只狗那么不拍!

    儒贤忍笑,原来两个死要面子的人,是靠吵架来传递感的。

    宏静轩也是一狼狈,因易容泛紫发丝被布巾绑了起来,朴素许多。衣衫上也全是土灰,脏脏旧旧,只有那褐色双眸与众不同。

    潇羽姗顿时就软下心来。

    这哪里还像目空一切的狼人啊,要不是担心自己……

    等等,是因担心我而来的吗?应该是为透世镜吧?

    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了我而如此狼狈呢……

    空气中刮过一丝酸酸的味道,潇羽姗吸吸鼻子,走过去帮他摘下黏在发上的脏东西。

    忍不住,她不想看到如此窘迫的他。他是不可一世的王,尽管能征服他的女人,不是自己。

    宏静轩看着帮他整理衣衫的女子,一时间,一股温暖涌进心间。

    不自觉的,伸出手帮她擦拭哭花的脸颊,可刚碰上就弄上一块黑。

    “你在干嘛?”宏静轩的手停在半空,潇羽姗很是不解,“有什么东西吗?”

    “黑了。”他点头。

    顺着他的视线,潇羽姗不由用袖子蹭起脸来,“黑了?这块儿吗?为什么会黑?”

    颜色淡了,面积却大了。

    宏静轩嘴角一抽,半天挤出一句话。

    “我忘了我手脏。”

    ……

    出师不利的一天,潇羽姗在华丽的房间踱步,想着明天该怎样应付司徒浩南。

    美男吗?

    会有多美呢?

    多,风流。

    呵,管你风不风流,反正老娘也不是了,就算你强上也不怕!

    透世镜透世镜,你在哪啊……你是否能透世前世今生呢?

    如果那样……

    “唔……”

    忽然与空气隔离,潇羽姗瞪大双眼,快速推开捂在自己嘴上的手。

    转的一瞬,被来人点住了道。

    “谁?”潇羽姗惊慌的问。

    来人的体香很特别,竟能让她毫无察觉,武功非比寻常。

    潇羽姗没有大呼小叫,现在自己被点了,随时能被他要了命。再者,自己才第一天来到司徒府,就算是仇家也不该跑倒自己房里啊!

    难道……?

    潇羽姗越想越惊恐。

    不是吧?为了一只小黄狗,老不死的派人杀我来了?

    “呵呵。”

    见女子表风云变幻极为丰富,来人不笑了出来,声音带着戏谑的味道。

    是个男人?!

    听到他的笑声,不知怎地,潇羽姗觉得他应该是无害的。

    稍稍放松了一些,潇羽姗拿出江湖范儿,“请问这位大哥是什么人?为何夜闯我房间呢?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这才第一天入住司徒府,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没错的,我就是找一位…漂亮姑娘。”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