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他竟为一个青楼女子吃醋

    潇羽姗醒来时,看到玄染正在自己边,侧观察着自己。

    他的脸色应该说是好了一些,不再很臭,但也说不上是有多友善。

    潇羽姗下意识的挪了挪-子,和他保持了段距离。

    “那个…王爷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是本王的寝宫。”

    — —!

    居然给忘了,她晕倒了,在大队侍卫面前,丢人现眼的晕倒了!

    没有营养的对白向来不对潇羽姗的胃口。尴尬的应了一声就要离开。

    玄染没有再提她擅自出宫的事,她的裙摆上有血迹,难道出了什么事?以她的功力不可能察觉不到院落的异常,贸然走进,为了什么?

    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硬来,擅闯王府,擅闯书房,擅自出宫!好像越不让她做的事,她就越要去挑战。

    真是叫人头疼。

    三天后便是二人-大婚之

    玄染带着一箱箱彩礼送往潇羽姗宿处。

    望着一箱箱金银首饰,奢华珠宝,潇羽姗实在提不起兴致。直到接过红艳的嫁衣,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她笑的是那么的纯碎,笑的是那么的幸福。

    玄染看在眼里,一时不知所以。

    她说过不他,他也说过她会是下堂妃。况且,那不是清-白之的丑-闻,大概早已传了出去。那么,她在忻悦些什么呢。

    “好看吗?”

    不知不觉,潇羽姗已穿上了嫁衣。抬起双臂在玄染面前转了圈,笑着问道。

    玄染当下便呆住了,他想说好看,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真的很美,华贵的缎面大红嫁衣穿在她上,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两弯似蹙非蹙的笼眉,一双似喜非喜的含目。她笑的婉转,笑意很深,将千百媚呈现得淋漓尽致。

    玄染不受控-制的回想这段时间与她相处的片段,包括与她榻缠-绵的激-画面。忽地深深叹气,如果彼此相识早一些,也许就不会得不到她的清-白。

    似是看出了玄染的疑惑,潇羽姗长长的睫毛煽-动,抚着丝滑质感的嫁衣,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是在抚-摸人一样。

    “玄染。”

    “嗯。”听到女子轻唤,玄染脱口而应。

    她叫的他的名字,让他有种期待,期待她对自己说些什么。

    垂下眼睑,女子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成亲,该是件高兴的事才对,姗儿知道玄染不开心。姗儿也理解,为玄凌最有威信的王爷,你是那么优秀,我根本配不上你。”

    火红的嫁衣穿在上,虚弱的风带不起长长的拖尾。潇羽姗撩-开它,造成摇曳舞动的画面。然后再看着它重重的摔在地上,继续保持着沉寂。

    顽劣不堪的女子在此刻异常诚恳。拿起茶杯,玄染想说些什么,又听女子开了口,好像并未打算听他表态。

    “玄染,你知道吗,我成过一次亲的。”

    放在唇边的茶忽然就喝不下去了,玄染尽量控-制着想要暴怒的绪,想要一听究竟。

    “说下去。”

    “嫁人是件幸福的事,记得牵着相公的手走过祝贺的人群,和他肩并肩踏进厅堂,面对面夫-妻对拜,那一刻,就连手心的汗水都是因幸福而出的呢。”女子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玄染从未见过的满足。

    一定是很他的吧。

    不是玄鹤,那会是什么样的男子呢。

    玄染鹰目变得暗沉,侧目向看着嫁衣发呆的女子,“是哪家的贵人?”

    闻言,潇羽姗忽然笑出了声,“哪是什么贵人啊,是个书生,连功名都未考取的穷书生。”

    眼里的女子虽说着讥笑的话,却透着无限宠溺的神。玄染更加恼火,既然成了亲,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呵,被休了吗?真想会会那个男人。

    “他人在哪。”

    “死了。”

    “曾经,一场街边相撞,他闯入我的生活。他就像一滴清泉,让我眼里的天空变得透-明。我要一晌贪欢,他要一生相守。直到到绝路,覆水难收……”

    “玄染,我是个坏女人,是个坏女人啊……是我害死了他,如果不是认识了我,他根本不会死。如果不是我帮了倒忙,他仍会在宏景做他的书生,子虽苦,但至少,至少是活着的……”

    潇羽姗绪低迷的说着,话到此处,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想他,想他的青涩,想他的羞怯。这些话,她憋在心里很久,很痛。

    哽咽的声音飘在玄染耳边,十分刺耳。直至看到潇羽姗开始抽泣,口更是憋闷。这一系列的反应,使玄染笑叹,他竟会为一个青楼女子吃已死人的醋。

    竟会上如此平凡的人么,那本王呢?!

    心有不平,带着气愤,玄染走过去拉起潇羽姗旋而坐。她就那么发呆,不看自己一眼,看着心烦,玄染将她抵在怀中。

    一个膛是血色晕染的江湖,另一个则是富丽堂皇的牢-笼。

    潇羽姗感受这与玄鹤一样温暖的牢-笼,哭着哭着就笑了。

    “你笑什么。”玄染开口,膛似乎更加炙

    仰起头,看向这膛横阔,语话轩昂的男子,他真真是有帝王之势。

    玄染,是你害死武鹤王的吗,到底是不是你……如果是,那么你登基,一定会加害玄鹤的吧。

    女子怔怔的看着自己,玄染开始不自在。

    真是青楼女子,没有一丝矜持。给些颜色,就忙于引-

    还没来及推开女子,她却从自己怀里挣脱出来。展颜一笑。

    “玄染。姗儿,好像喜欢上你了……”女子面颊绯红的明显,咬了咬艳-丽的唇说的很吃力,“不过,你是王爷,姗儿配不上你,只能祝你早找到心的女子了。”

    这一刻,潇羽姗放下了架子,抛开了面子。

    其实玄染对自己真的很好。以她这令人唾弃的份,倘若换做其他王爷,就是不杀她也会让她生不如死。相处久了,虽然在玄染上总能看到玄鹤的影子,潇羽姗不知这感是否是,但她至少敢肯定,对于玄染,她是喜欢的。

    潇羽姗释怀的笑着。

    原来,有些感不需用详尽的表达,只要用最直接的话语传递出来就好。说出来了,竟会这般畅快。

    真诚而大胆的表白使得玄染一阵悸动。不知为何,当听到她的最后一句,他竟有些害怕。会有种错觉,她要离开自己。

    “潇羽姗,你会逃婚对吗?”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