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偷腥,老娘真的招架不住

    馋猫?

    潇羽姗闷头想了想,之后脸儿绿了。

    这不就是说我喜欢偷腥吗!

    “嗯……”

    一阵酥-痒,低头看去。玄鹤的唇正-着自己的,使她生生的颤-栗。

    啊!

    潇羽姗在心里大叫一声,猛地出拳敲向他的脑袋,结果被人家独臂钳住,动弹困难。

    “玄鹤!你,嗯……你不能这样!”潇羽姗蹬腿抗-议,略带羞愤。却不知这对男子来说,更是难以抗拒的-惑。

    轻啄她的丰润,磁的低-吟声扩散在房内。潇羽姗精神恍惚。

    玄鹤的引-不是狐媚的,而是血威猛的。

    潇羽姗难以隐忍,要知道,这是她的男人啊!

    在冲破最后一丝意志后,潇羽姗终于被下-腹的躁-动打垮了。

    “玄鹤,你是我侄-子,唔……”

    “呵呵,是吗?姗儿喜欢你的侄-子吗?”

    边说着,玄鹤猛的袭向潇羽姗的唇畔,带着像是要将她活-吞了般的攻-势,贪婪且霸道。

    潇羽姗喜欢,好喜欢……

    环住男子的脖-颈,潇羽姗泪涌满目。

    一直独-立自主,心高气傲的她,在十五岁的时候与这个男人相遇。

    也是在十五岁的时候,决心要将这个男人收入囊中。

    终于,在十八岁的时候,终于得知男子上了自己。

    而在快要到十九岁的时候才发觉,始终是自己的多一些。

    罢了……

    ,本就是个不等式,自己又何必计较呢。

    谁谁多一些,谁又伤谁多一点,又怎么样呢?如若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希望它永远只是个过程。

    这样,至少还有改变的可能……

    玄鹤进-入了女子,强烈的喘息伴着入灵魂的声音,句句滴血,句句真挚。

    “姗儿,留在玄染边,不要再出宫,他能够保护你。”

    “姗儿,很快,我就会把你接回边。”

    “相信我,我不廖晴儿!我,只要你一个女人!”

    “鹤……啊啊啊!”

    炙的吻,强壮有力的-体疯狂运-动。潇羽姗陶醉的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欣慰,却是苦笑着的。

    是吗?很快就会把我接回你的边吗?

    潇羽姗沦-陷在欢-中。

    她期待了太多的拥有,却造成了多个离别的开头。她听到过太多的诺言,却得到了多个破碎的美梦。

    到底还该不该期待,到底还该不该执着。

    高-潮的叠加,二人脸颊绯红。

    “还冷吗?”玄鹤调侃道。

    (# ‵′ )!

    “大侄-子,请你闭嘴!”一口咬向男子的肩膀,潇羽姗不自觉的又泛起色心,好有弹-的肌,好大块……

    没有理会她小儿科的报复,玄鹤恢复了脸上的酷劲儿,说道,“姗儿刚才的声音太大了。我想,贤怕是被你吵醒了。”

    ……

    潇羽姗吐血。不过,她真是对玄鹤佩服的五体投地,这种事居然能被他一本正经的讲出,真不愧是块木头啊。

    淡定不下去了,潇羽姗睫羽忽闪忽闪,满面羞红。

    “我的声音真的很大吗?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呢?!”

    “这怎么提醒,难道要我捂住你的嘴吗?再说,姗儿的声音很动听。”玄鹤抵着她的头顶,知足的笑道。她的姗儿,一切都是那么的吸引他。

    靠!疯了疯了!

    潇羽姗发觉玄鹤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话多了,还噎人。最可恶的是,他居然顶嘴!

    “玄鹤!你是在和我顶嘴吗!”潇羽姗抓狂的拧他手臂的肌-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顶嘴不是好夫婿,顶嘴不是好侄-子! - -#

    “唔……”一个撞-唇猛吻。

    “这才叫顶嘴,傻姗儿。”玄鹤流连在她的唇畔低语。

    潇羽姗不回嘴,“我不傻!唔……”

    一个激灵,想她潇羽姗也不是当初那个不开眼的柴火妞儿了,可还是被玄鹤这奇怪的转变影响到心潮澎湃。

    忽然发觉自己-望真的是太旺-盛了,作为一个女人,说出去何以堪啊!

    起穿衣,玄鹤在被子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潇羽姗浑不自在,不理他,着急忙慌的把纱衣往

    “看什么看!你不起吗?”

    玄鹤不回答,只是笑了下。

    潇羽姗捂住额头叹息,大哥,大侄-子!求你不要秀你这-感的笑容了好不?老-娘着实招架不住啊!

    “我问你话呢!中邪了吗?”

    “呵呵,姗儿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我说大侄-子,你做完就起不来了吗?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看来你的晴儿娘子没少耗你精力吧?精力,亲,你懂得?”潇羽姗不着调的说着,忍不住带些醋意。

    玄鹤挑眉,微微笑道,“信不信我再……”

    见他起,潇羽姗立刻窜出房间,撒丫子就逃。

    少来了,我可不想被杖毙!

    手忙脚乱,潇羽姗刚踏出房门就发现自己衣服穿拧吧了。

    你妹啊……

    左右环顾,赶紧打开玄鹤房门钻了进去。

    “贤?你醒了吗?”轻手轻脚的走进,看到儒贤正看着屋顶发呆。

    听到潇羽姗的声音,儒贤转过头,展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温柔的犹如含蓄的风,吹得她心里绵-软暖阳。

    这是属于她的温柔,潇羽姗见他醒来,激动不已,小跑过去攥-住他的手呢喃,“贤,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你睡了很久。贤……”

    女子的话语略带哽咽,儒贤拥过她,脸上的笑容不停歇。

    原来,能一睁开眼就看到心的人会是这般幸福。

    “嗯,睡了很久,好像很久没看到你了,我的姗儿。”捧着女子的脸颊,儒贤含脉脉。“你看到他们了吗?我听了姗儿的话,一直看着他们呢。”

    我知道,我都知道……贤对我的话最上心了。

    潇羽姗吻-向他的手,恋的蹭-着,眼泪温暖轻柔。

    “贤,姗儿好想你……”

    很久没有听到儒贤温柔的话语了,在内心最艰难的时刻,她是多么想得到他体贴的宽慰啊。

    我的贤,你终于醒了,真好。

    二人相拥许久,儒贤得知是潇羽姗把自己疗好的,顿感惊异。

    “姗儿怎会有这能力?”

    潇羽姗不想被火蛊这个丧气的话题破-坏气氛,轻轻趴在儒贤手臂上说道,“你啊,不要管那么多啦,养好-子才是最重要的。听好哦,可是我疗好你的,你以后更要听我的,知道吗?”

    他是她的贤,只是她的贤,她不能再和别人分享。

    “呵呵,好。姗儿还是这么调皮,咳咳……”儒贤宠溺的抚她的脑袋。

    还好,睁开眼,一切都没改变。

    “怎么咳嗽了?发烧了吗?”潇羽姗紧张的摸-向儒贤的额头,“没有啊,感冒了?”又摸了摸-他的脸颊,“难道……”

    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儒贤捂住了嘴。

    手指划在女子的唇边,温柔的摩擦,“没事,只是有些冷而已。”

    “哦对对!快点盖上被子,早晨凉,你的-子现在可不能生病,啊!”

    儒贤一把将潇羽姗拽进被窝,霸道的力度毫不逊色于玄鹤。

    潇羽姗不感叹,看来确实是恢复了— —!

    “贤!你怎么能用这么大力气呢!万一伤到怎么办?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治好的。”

    见她紧张的样子,儒贤笑着点头,忽然又神色严肃起来,“放心,我已经好了。不过姗儿要答应我,以后绝对不要再为我们疗伤了,这不是闹着玩的,知道了吗?”

    又来……

    “神呐!这话我都听鹤说过n次了!贤你怎么醒来就玩接力啊?好啦好啦,贤,鹤说我小了,你看我到底小没小呢?”

    ……

    “休想转移话题,我们也是为你好,你得保证以后别乱来。”

    靠!怎么了这是?各种不对劲啊!以前耍赖这招屡试不爽,现在怎么就不给力了呢?!

    “嗯。”潇羽姗不愿的应了一声。

    “嗯什么?要说出来。”

    (#‵′)!

    “姗儿保证,以后不再随便为你们疗伤。”

    保证要算数,母猪会上树!

    “这还差不多,姗儿好像瘦了,小沫没好好照顾你吗?”

    “……”

    “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吗?”

    “没,没有……”潇羽姗脸色暗了些许,小沫是那样温润的男子,又怎么会欺负我呢…是我没照顾好他才是。

    深呼一口气,潇羽姗自欺欺人的笑道,“他很好,就是我太想你们了。哎,相思之苦,瘦人瘦-啊!”

    “……”

    儒贤眉毛抖了一下,继续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好像怎么也看不够,然后视线停在了她的-前。

    “姗儿是说小了吗?这个可不是光看就能下结论的,姗儿……”

    “打住!”见势头不对,潇羽姗立即往里缩了缩。“你不要瞎动哦,动出火可是会出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