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啧啧我的爷,摔疼了吧?

    玄鹤与廖晴儿成亲了。

    郭梦倩自从招亲大-会输了之后,就再没出现在玄染府邸。

    玄染这几准备玄凌老皇帝寿辰的事宜,也很少来看潇羽姗。

    这样一来,潇羽姗这几整天在王府里无所事事。

    夜半时分,每当想到玄鹤会与那个女人第纠缠,相拥而眠,感觉自己这只塞满怨气的气球真的快爆破了。

    原来,吃醋的感觉是这般痛苦,也难怪你们一个一个相继离开……

    不行!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在这样老-娘非得抑郁症不可!

    “玄染!玄染你给老-娘出来!”

    “潇姑娘,潇姑娘您不能进……”

    “滚开!小心老-娘打你-股!”

    “……”

    在侍卫毫无防备的势下,潇羽姗玉-指一点,便将侍卫定在了原地。

    侍卫惶恐,擅闯书房,你不要命就自己去死!别捎带上我啊!

    玄染听到门外的动静,正开门就和一脚踹开门的潇羽姗撞了个满怀。

    “啊!”

    二人双双惊叫一声,重心不稳,随即倒地。

    整个人完全摔在玄染强大的-体上,潇羽姗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只是猛地倒地,使她血液急速上冲,冲的头晕面红,一阵狂闷,又差一点吐血。

    玄染毫无征兆的被扑在地上,如猎鹰一般的眼仿佛要将潇羽姗啄个粉--碎-骨。

    “潇羽姗!你想死吗?”谁准你进来了!玄染双肘撑地,磕的麻劲儿生生的疼。

    见玄染一脸痛苦,潇羽姗心里偷乐,怎一个痛快了得。趴在他上毫无起之意,“啧啧啧,我的爷,摔疼了吧?该!叫你不陪我玩!”

    陪你玩?你以为自己是三岁孩童吗?!

    玄染毫不客气的推开潇羽姗,却被她牢牢的跨-坐在双-腿,动弹困难。

    侍卫终于冲开了-道,匆忙来请-罪,刚到门前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 ⊙ - ⊙ )什么况?

    只见潇羽姗跨在玄染上,-体左摇右扭,衣-衫-不-整。

    侍卫当即脸就红了,天啊,这不是在调-戏王爷吗?也太大胆了吧!

    再看看王爷,不但不生她擅闯书房的气,还在她上又揉又摸。总是听闻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可不知有多少红颜也没祸了王爷这潭水。可如今……

    侍卫彻底凌-乱-了,原来王爷喜欢野鸭子,不喜欢白天鹅。- -!不是不想成家,而是没遇到对的人啊!

    不可思议的甩甩头,侍卫仓皇的离开的现场。

    一片喘息的书房。

    玄染正愤-恨的推潇羽姗,可潇羽姗就跟不倒翁一样,运功左右来回摇摆,死活推不开。

    哈哈哈!有点意思啊,你推啊,推啊!老-娘就是不起来你能怎么地?

    “潇羽姗!你闹够了没有!本王和你说过,不可以擅自闯入书房,你这是在本王对你用家法吗?!”玄染半天推不开,最后终于忍不住破口怒吼。

    “哟哟哟,我的爷,瞧给您气的,姗儿这不是和你玩呢嘛。”

    “下去!别本王动手!”

    啧啧,说你是美男吧,你还真来劲了,连尼玛发火都这么帅!

    潇羽姗看着玄染英俊的脸,那与鹰目结合起来,桀骜的样子使人想要去征服。

    可是,自己拿什么来征服他呢?是拿玩味不专的心,还是拿经百战的

    想到这,她忽然停止戏谑,环住玄染,直视他的怒目,“玄染,我问你个问题行吗?你要深度思考-后,好好的回答。”

    玄染见她如此认真,甚至难得,虽然还在气头上,可他还是好奇的点了头。

    无邪的水眸垂了下去,潇羽姗抿嘴不知如何开口,深呼吸,缓缓张口,“如果……如果你的女人不是处子,还不止只有你一个男人,虽然你知道,可你仍然选择留在她边,看着她不断去上别的男人,不断的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尽管她也很你,可她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贪婪。那么你对她的,又能维持多久呢?”

    玄染听着,越听越气,这不就是在说她自己吗!不只有一个男人?果然是个水杨花的女人!

    “你要本王怎么答。”

    “直截了当的。”

    “好,本王回答你。这世上,是个男人就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有染。你说的那种,不是,换句话来说,无非就是种依赖。假设那女子和本王相处很久,本王很喜欢她,可以忽略她一切的不忠,可当真正的到来时,就会发现,原本以为的,实际上只是习惯而已,习惯她的气味,习惯她的-体。可本王要的不是习惯,习惯是可以培养的。本王要的是王妃,一个清清-白白,忠贞不渝的王妃。”

    潇羽姗随着玄染一句句不加修饰的直言,慢慢软-下了-子。

    “可是,她的一切,在你上她之前就知道了,你说过不在乎的。”

    “那是自欺欺人,这个世界没有不在乎,所谓的不在乎正是最大的在乎。”

    ……

    玄染的脸摆在潇羽姗面前,无比认真且严肃。一句句说的在理,一句句刺向心间。

    恍然间,她仿佛将玄染看成了玄鹤,这样,她便什么都明白了。

    抬起头,脸上是桃花般的笑脸,“玄染,谢谢你。”谢谢你的坦言。

    玄染鹰目微怔,潇羽姗笑的很美,很真。可是,她脸上明明流过一滴轻-盈的泪,他看到她毫无所谓的拭去,就好像那是晴空下无端落下的一滴雨水,与她无丝毫关系。

    心痛才会流泪,又何必伪装的这样辛苦。

    玄染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猛地意识到二人还停留在地上,郁闷的说,“还不起来?坐上瘾了?”

    潇羽姗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掰着手指头支支吾吾的说道,“玄染,我……”

    “你什么?”这女人不会想要……

    该死!

    玄染郁闷,自从认识了潇羽姗,他的思想变得诙谐了许多……

    “我,那什么。”

    “再不说本王就要生气了!”

    “我腿又麻了……”

    “……”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