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得瑟吧!早晚把你拿下

    “舒服吗?你流了很多。”

    陆海收回手,让潇羽姗看看自己密道中的液-体。

    潇羽姗早已迷离,抓-住他的手就往自己前放,任液-体粘在肌肤上。

    她攀住陆海的脖颈,用-力去啃眼前这花-心的泡妞儿王,虽有种同流合污的小兴-奋,可她说过,她不是柳下惠,他也不是她亲-哥,绪一到位,尼玛谁谁!

    “陆海,你好硬……”

    潇羽姗不断呻-吟,不断去刺-激上男人本就难耐的硕-大。

    陆海看着眼前噬魂人的女子,硕-大被她一次次挑-逗,此刻更是膨-胀难熬。他大脑里全是攻占她的想法。她在-上太了,这个女人……

    陆海一皱眉,想到她对别的男人这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甚至有些心痛。一个冲动,他猛地袭向潇羽姗的,双手一挤,深深的埋在她傲人的-峰之中。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响了。

    潇羽姗一个激灵,怕的不是玄鹤,反而是怕被花跃看到。

    看向正沉溺在自己前的陆海,潇羽姗头冒黑-线。

    她轻声唤,“陆海,有人敲门呢。”

    陆海抬头坏坏一笑,说道,“就当没听到。”

    草!我他-妈好不容易没被踹下,谁这么不招人待见啊!

    见陆海恋恋不舍在自己前,潇羽姗无奈笑笑。他一直就想要自己,自己愣是不同意,如今好不容易要得逞了,偏偏关键时刻杀出个人来。哎,陆海啊陆海,真不是我不给啊,你就认栽吧!回头给你多买点补品,老这么勃-起泄气的,别落下病。

    捧起陆海的脸,仔仔细细端详他,真是怎么看怎么帅。笔的鼻梁,-感的唇,还有……-望的眼神。换在现代,为学-生的自己不一定能将他拿下。

    门外的人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仍不断敲着。陆海终于脸黑到不行。怒问一声,“谁啊!有完没完!”

    潇羽姗觉得好笑,说道,“好好说话,至于么你。”

    “你说呢,你摸-摸,嗯?你说至于吗?”陆海脸很臭,拿起她的手放在他的硕-大。

    潇羽姗一阵笑,往上一撸,的说,“哎呀,革-命尚未成功,小伙儿当真不倒啊!”

    陆海只觉一阵快-感,一瞬即逝。恶狠狠瞪向她,不忘酷酷的冷笑道,“你得瑟吧!我早晚把你拿下!”

    ——————————————————

    来人是来送信的,而信是来自皇宫。

    潇羽姗看完内容,一罗马尼亚瀑布汗。

    皇爷爷说了:野丫头,你带着朕的皇孙一去不回,是不是不想混了?马上进宫来参加迎仪式。准备几个节目让宫里大臣们见识见识,这可是朕的亲笔信,你若敢不来,那就死定了!

    — —!

    潇羽姗对这老顽童的威胁感到很无奈。

    皇宫,这俩字勾起了她两段失败的感经历。她有些抵触,好像每每进入宫墙,势必会发生些什么。

    房内

    “鹤,你发什么呆啊!我到底去不去?”

    “皇爷爷亲笔邀请,你当然要去。”玄鹤垂眸不再言语。

    潇羽姗撇嘴,你这样子明明就是不想我去!岂有此理,你越不想老-娘就越要去!

    总觉得玄鹤有事隐瞒,潇羽姗便不再搭理,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只是发愁进了宫,儒贤的伤是她最大的牵绊。

    次清晨,潇羽姗偷偷摸-摸溜进儒贤房间。

    儒贤近呼吸通畅许多,起码不是奄奄一息的了。潇羽姗见状便安心了,在玄鹤没发现之前,赶紧逃离现场。

    忍不住推开苏诺沫的房门,一股熟悉的味道模糊了她的双眼。

    潇羽姗控-制着眼泪,却控-制不住思绪。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生死随时。

    原本六间满满的屋子,此刻空了三间,-闹闹的子也成了伤痛的回忆。

    她转走,突然发现枕下好像掩着什么,拿出一看,是小沫的一幅画。

    轻轻打开它,潇羽姗含笑一声赞,“好像……”

    画中的她,穿红色罗裙,在翠绿的林中挥舞长袖,引来数只彩蝶翩翩起舞。可唯有一只蝶却横卧在山石上,黑白相间的翅膀,瘦小的躯,萎靡的触角,透不出丁点的生机。

    潇羽姗的心像被针扎一样,他一直是这样自卑,一直是这样不自信。

    小沫,其实你真的很棒的,为何要这样看轻自己……

    “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在苏诺沫心中,她是这样的美。

    潇羽姗念着题词,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回想着与他夫-妻对拜,与他洞房花烛,还有与他第一次的午夜缠-绵。他的隐忍,他的兴-奋,他的低吟。再也看不到了,再也听不到了。

    该拿什么来还你的一片深呢,我的人……

    “姗儿?”

    玄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潇羽姗赶紧擦净泪水。

    淡淡应了一声,将小沫的画卷好收起。依依不舍的看了眼他睡过的铺,复仇的火焰再次点燃。相公,用不了多久,娘子定会为你报仇的!

    ————————————————————

    “姗儿多吃点,看你憔悴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胳膊断了呢。”玄鹤夹了只鸡腿放在潇羽姗碗里。

    潇羽姗看着鸡腿叹息,真心吃不下,肚子似乎被仇-恨填满了,一点胃口都没有。

    “我在减肥……”她想了想,最后觉得还是这个理由靠点谱。

    “哦,减肥。”

    玄鹤咬了口馒头,很有军人作风,霸气十足。整理掉胡茬的他,又恢复了精神俊朗。

    他抬眼,忽然严肃的问,“姗儿,你为什么变小了?”

    “……”什么?!

    潇羽姗顿时懵了。

    我小了?下意识摸了摸,没有啊?那会照镜子也没发现变小啊!一定是受打击的原故……尼玛啊!我最得意的部位啊……

    “呵呵。”

    “……?”

    正愁眉叹气,玄鹤突然笑了起来,酷酷的他笑起来也这么沉稳,就像在逗小孩子一样看着潇羽姗。

    玄鹤怎能没看出她的异常,苏诺沫对她真意切,要求一同去魔沼山时,他就发誓要与潇姑娘生死相随,绝不离开半步。如今只有她一人回来,玄鹤怎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他没问,也没安慰她。生死是常事,他的姗儿该长大了,该去适应。也许有一天连自己也会离开她,江湖的无常,她必须学会承受。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