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我们还没造成小人儿呢

    冬夜的风呼呼地,仿佛老虎在怒吼

    潇羽姗缩在苏诺沫怀里,哆哆嗦嗦,就是冷。

    “小姗,还冷吗?”

    “嗯……怎么回事啊,手脚冰凉的……”

    “是不是昨夜着凉了?哎……你啊,让你再淘气。”

    ……

    昨夜,潇羽姗在人家上打滚,死活赖在上面不起来。

    “淘气?哼哼,也不知道是谁攥着我腰上下顶,弄得人家都要死啦~”潇羽姗故作羞,“不过,好舒服哦……”

    “……”

    这个女人总是这样,自己-体已经充满-惑,言语方面还没个尺度,哪个女人会像她这样没羞没臊。可这对于男人来说更是赤-的挑-逗。

    苏诺沫只觉一阵颤栗,口干舌燥起来。

    某女察觉,伸向男子下-,欠揍的说,“相公,你看你啊,意志是有多不坚定啊!色死了,娘子今天不想要,先睡啦。”说完,她便背假寐。

    苏诺沫水眸微怔,摇头充满溺,蹭过她的耳鬓说,“娘子,这可是你-惑我的,难道想耍赖不成?”

    女子不语。

    就要耍赖,你奈我何?哼哼,看你怎么办,叫你再矜持。

    只觉苏诺沫的硕-大忽然蹭向她的腿-间,续迅猛加快。

    “小,小沫,啊……”

    眼前一阵晃动,苏诺沫压在她上,烈的吻铺满全,每一寸肌肤都留有的味道。

    “小沫……你,你学坏啦唔……”

    闻言,只见苏诺沫笑意愈浓,轻轻拨-开她,便将硬-物轻柔-滑-进。

    他越来越熟练,最先轻轻移动,有时便突然一下撞击,使潇羽姗猝不及防的大叫一声。

    “啊!苏诺沫!你,啊……!”

    “怎么,娘子不喜欢吗,喜欢不喜欢嗯……”

    “喜欢……啊啊啊!”

    苏诺沫愈加剧烈,下的女子早已快活的失去意识。苏诺沫炙的眼盯着她前晃动的柔-软,灭顶的快-感瞬间带动火-的液-体涌进人-体-内。

    娘子……

    我们,会有孩子的对吧,一定会有……

    ——————————————————

    冬衣裹得严严实实,潇羽姗双手揣在袖子里,缩着脖子,看苏诺沫清扫门前雪。

    苏诺沫扫她一眼,浅浅的说,“咱家新买了几只小猪仔。”

    “买就买了呗,臭哄哄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哼哼。”

    “- -!现在它们还小,还是很可的。”

    “能可到哪去啊,多给老-娘长点膘儿,让老-娘吃着舒坦才叫可。”

    “……”苏诺沫头冒黑-线。拉着潇羽姗指向一只趴在角落的小猪:“刚才我给它们喂食,所有猪都过来抢,就它一直在那睡。”

    那就怪了,猪看见屎都跟疯了似的往前冲,难不成是歇菜了?- -#

    潇羽姗探着脖子仔细往里看,“呦,这可不太好,不会是死了吧?这刚买回来就歇菜,况不妙啊!赶紧把它扔出去,可别有个猪流-感什么的,那一传传一窝儿!”

    “扑哧……”苏诺沫见潇羽姗一本正经的样子嗤笑出来。“人家只是在睡觉而已。”

    (# ‵′ )!

    “那你不早说,害的老-娘大费唇-舌。赶紧把它叫醒,一会没它份儿了。”女子撇嘴。

    苏诺沫笑的更加爽朗,“我不敢,我怕她翻压我。”

    压你?人家小猪崽还能翻你上去啊!

    几秒过后……

    “苏——诺——沫!你别跑!敢说老-娘是猪!你给我过来!过来!有老-娘这么美丽的猪吗!你慢点慢点,笨-蛋,小心地滑!”

    “呵呵呵。”

    二人拿着扫帚相互追逐,一切都是那么融洽。打闹中的潇羽姗忽然想,如若天长地久就是这般,那么,就请让我们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吧。

    王大婶看着小两口傻乐,时不时喊慢些跑。这段时间,她对两人的疼使潇羽姗尝到了母的滋味,她由衷感谢这个毫无血缘的干娘。

    “小沫,你看这个,哈哈哈。”

    “呵呵。”

    二人不知在傻笑什么。王大婶忽然说:“家里的肥料快用完了,这些猪仔太小,积不了多少肥。”

    潇羽姗张口就说,“买!咱有钱,有钱!”

    王大婶,“张家那小麦油菜长的可好了,咱今年没种。”

    “种种种!咱买去!咱有钱,有钱!”

    “北边柱子的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白白净净的,可好看了。”

    ……

    只见某女脸上一阵狂-抽,说道,“这……嘿!你说这肚子怎么突然疼了呢,哎呦……我造粪去先!”

    王大婶,“……”

    苏诺沫,“— —!”

    隔天中午,苏诺沫去邻家抬肥料,说白了就是抬各种粪。真是恶心死了,回来可得让他好好洗洗!

    潇羽姗坐在-上,无聊的就差数手指头了。

    “王大嫂,你家干闺女和相公可真是恩。那天啊……咯咯咯,我看到他从田里把你闺女抱回家……”村里李婶来家串门,八卦的跟王大婶嚼舌根。

    潇羽姗顶着一罗马尼亚瀑布汗,懒得去听,干脆躺下睡觉。

    “是吗?哈哈,我那女婿和闺女真是绝配,你说我啊,老了老了的倒来了福气,老天爷对我不薄啊,这两娃啊,比我那亲儿子都强!”

    “是啊,王强那小子也不说回来看看,眼看就到迎了。”

    王大婶咂舌,“那娃?哼,指不上,那可指不上!从小就是个气人的种!不回来也好,你没听说吗?那魔鬼头-子出来了,听说前阵来玄凌了。”

    “轰”一声,潇羽姗只觉大脑一阵雷击。

    “哎呀妈呀!这可怎么得了啊!你说他们打仗会不会牵连到咱们这儿?”

    “我这心啊……一想到这就突突的跳,要是被那魔鬼头-子得到宝物,天下百-姓都得遭殃,更别提咱这小村子了。”

    ……

    穹霸天,穹霸天出来了……

    潇羽姗骤然恐惧,全麻痹,动弹不得。

    穹霸天出来了,玄鹤等人定是凶多吉少。

    怪不得,怪不得一直没有他们得胜的消息……

    惶恐中,潇羽姗拖着麻-痹-的-体闯出屋子。

    慌乱解-开系马的绳,王大婶的声音传来,“闺女!闺女你干什么去?!”

    “娘,我出去一趟,晚些回来!”

    潇羽姗恍惚的跳上马,执鞭随蹬。

    后的雪被一连串疾奔的马蹄印覆盖,女子只知一个劲儿的挥鞭。

    “小姗!”

    一声隐约的呼喊,女子下意识的放松速度却仍没回头。

    “小姗——!”

    ……

    “吁——!”这是小沫!

    潇羽姗立刻收紧缰绳,回看到的,是一泥雪的苏诺沫正抱着毛披向她奔跑。她仿佛看到嬉闹时自己追他的样子。只不过与此不同,此刻的他是疯狂的,发疯的追逐。

    潇羽姗心一阵触动。我说过让你慢些的……

    跑过来的苏诺沫喘着粗气仰望马背上英姿飒爽的女子,他展颜一笑,明-镜般的眼里波光潋滟,“小姗,把这个穿上再走。”

    见女子不动,苏诺沫递上去,“小姗,听话……”

    男子万般无奈,却异常坚持。

    潇羽姗眼里潮-湿。

    想起那风雪中一连串的倾诉,一句句至死不渝的告白。

    你知道的对不对,知道他们回来了,知道我会离开对不对……

    心无限纠结,潇羽姗垂下眼眸,执鞭的手犹豫不决。

    她答应过这个男子再也不过问江湖事。答应过为他生个孩子,一起踏遍山重水复,看那柳暗花明。

    可是,那几个男人,让她如何能放下。

    三年深意浓的师-兄,一夕处子之的糊涂

    “小沫,对不起……”

    请理解我的担惊受怕,原谅我的放不下……

    潇羽姗强挤出微笑,“相公等我,娘子很快就会回来的,别忘了,咱们的小人儿还没造成呢!”

    挥鞭扬长而去,潇羽姗紧-咬朱-唇。这个清澈透-明的男子,她一次次提醒自己要小心,用全心。最后,她还是分了心。

    小沫,以后的子还很长,就这一次,只一次。只要打听到他们平安无事,我便立即回来。从此以后,摒却红尘乱世扰,但随夫君共此生!

    “我等你……”

    女子一路挥鞭,没有回过一次头。如果她回头,便会看到那一直脆弱单薄的男子在此刻,在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中,犹如松柏一般坚毅,拔。

    造小人儿……呵呵,诺沫定会等娘子的。

    苏诺沫一动不动目送挥鞭疾驰的潇羽姗。那飞雪中的一抹红艳,像极了花仙海棠花,迎风峭立,花姿潇洒。

    殊不知,海棠无香,许是暂别时的玩笑话,却葬了他一世风华。

    人间总恨离别泪,千里孤云风相随,怕问娘子心何处,多无语寄阿谁

    小姗,如果可以,希望你拥有只一个人的能力,哪怕那个人不是我。

    人心很小,你却的太满,这样的你太累了。诺沫心疼……

    ——————————

    5点半有更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