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小沫沫,你的好大哦

    苏诺沫去了乡下一趟,昨夜回来了。

    潇羽姗对着镜子打了个哈欠,准备去找他,这次她是铁了心要过平淡的生活了。

    “啊!这丑女人是谁?”

    我-草!老娘怎么成这个zuo行了?

    潇羽姗瞪眼大叫。看着镜中的人儿,枯黄干涩的皮肤,布满血丝的双眼,还有那肿的跟泡似的眼皮……

    尼玛……怎么颓废成这样了,这还是貌美如花,天生丽质的潇羽姗吗?简直尼玛一欧巴桑啊!

    “完了完了,毁了毁了!”潇羽姗嘴里苦叨叨,赶紧把盆里倒满水,洒进几滴玫瑰露,浸湿毛巾敷在脸上。

    女人,没什么不能没脸蛋,人一丑,平坦道路都会尼玛凭空出现坑洼。

    她昨夜梦见玄鹤等人,哭醒了好几次。

    今个见自己这副德行,顿感后悔。

    为毛这样不惜自己?为毛为毛啊!好歹我还有个小沫啊。

    发挥没心没肺的品质吧,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吧!

    站起来~为欺负小沫喝彩~!

    小沫~娘子来了小沫~咯咯咯咯咯。— —!

    “小沫,你是猪吗?怎么还不起?”潇羽姗闯进人家房间,毫不客气的“叫-

    “……潇姑娘,这么早啊……”

    (⊙o⊙)哦?

    原来小沫睡觉是这样子的哇~乖乖的平躺,被子盖到脖子,双臂藏在里面,这,这整个一萌宝宝嘛,啧啧。

    二话不说,潇羽姗抓开他的被子就蹭了进去。

    哇哦~好嫩啊……

    毫无防范,上小人儿一惊,匆忙喊道,“潇,潇姑娘!诺沫没穿……”

    没穿?潇羽姗小心思一动,伸手偷摸伸向人家。

    “小沫,你,你没穿衣服啊……”某女嘴上尴尬,心里却窃喜万分。

    苏诺沫早已一脸羞红,轻声回道,“回来的晚,实在是……太累了。”

    “嘿嘿。”潇羽姗把他手臂一横,就这样枕在了他的怀里。“小沫,娘子要抱抱~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难道以后和娘子睡在一起还害羞不成?”

    娘子?

    诺沫的娘子吗……

    “不,不是……我一时不知怎么才好。”

    潇羽姗看到他仍腼腆羞怯,看来需要玩狠点。

    “小沫,我要亲亲,吻我……”潇羽姗开始蹭起他的子。

    “潇姑娘……”

    苏诺沫微微颤抖,面对一向主动的潇羽姗,他经常不知所措,他没有过欢的经验,甚至连初吻都是被她强的,他不自信,也放不开,怕做错弄痛她。

    女子的气息不稳,苏诺沫的它起了尴尬的反应,他犹豫的贴上去,带着青涩抚摸起她。

    “潇姑娘,这样,你会难受吗……”

    “怎么会呢……小沫力气那么轻,怎么会弄痛我。”坏女人浑,抓起苏诺沫的手用力压向自己的部。

    苏诺沫的手不像练武之人的骨节那么大,对于她的丰满更是一手无法掌握。

    第一次伸进她的衣衫,苏诺沫彻底凌乱了。

    他双目迷离,“潇姑娘……好柔软……”

    “喜欢吗?小沫,你的也很。”

    “我的?潇姑娘指的是?”

    “傻瓜,是这里,这里好大……娘子好想要唔……”

    潇羽姗翻而上,握住苏诺沫的硕大,带着强迫吻遍他的全

    “潇,潇姑娘,不可以唔……”我们还没成亲,不可以的。

    不可以?才怪!我还是头次见你的体呢,如今被我压在下,怎能不好好

    “唔……不许动哟。”

    “还动?女流氓要生气喽。”

    “小沫不乖,你要再推我,我就不嫁啦。”

    苏诺沫这下彻底老实了。

    女子的体温润细滑,他抿嘴搂住她,动作轻的像怕她碎掉一样。放任她啃遍自己体,憋的他痛苦不堪。

    忽然,他发现,“潇姑娘……你的眼睛怎么了?”

    “……”

    “潇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苏诺沫看到潇羽姗红肿的眼睛,很是疑惑,担心地问了起来。

    “没,没事- -!估计没睡好,再加上听你回来了太激动就变成这样了。”

    好瞎的理由……

    潇羽姗一下没了兴致,往他怀里一钻,丫丫个呸的,不会嫌弃我吧?

    “潇姑娘,我们今天出发吗?”忍下火,苏诺沫真的很怕她当初只是随便说说。

    “嗯,小沫休息够了?我东西都收好了,就等你一句话了。”

    男子一听,开心的笑了,尖而美的下巴让潇羽姗自叹不如。

    “好,那我准备一下。”

    “嗯嗯,去吧。”潇羽姗嘴上说着,却无意识的赖在人家上。

    苏诺沫摇摇头,“可是你……”

    呜……人家还没亲够呢。

    潇羽姗只觉贴在他上实在是舒服,无奈猛地啃向他的下巴,跟个兔子似的窜出了被窝。

    不过她不甘心。

    “哇哇看到喽看到喽!小沫的它翘起来啦,小沫好坏,小沫真色~”

    “……”就这么一句,脸皮薄的苏诺沫愣是半天不好意思下

    整装待发,潇羽姗也没带什么,就是一切衣物和自制的化妆品。

    临出门前,她去清宇房间看了看,在他衣柜里放了张字条,“城北乡下。”

    她自己都不清楚这字条是留给扶莫容的,还是留给清宇的,只是似乎留下句话她才安心。

    正向花跃嘱咐一些琐碎,只见陆海风风火火的冲来。

    “潇羽姗!”

    “……”

    “你这是干什么!要走也不说一声!”

    潇羽姗见陆海一脸愤怒,有些恨铁不成钢,“陆海,你注意点,以后你就是百花楼的二当家了,别老一惊一乍的,要学会处变不惊。”

    “你给我歇菜!你说,你要干什么去!为什么不带上我!”

    “……”

    小伙脾气见涨啊。

    “我结婚去。”

    “结婚?”陆海双眼瞬间瞪大,“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想去尝试平淡的生活,不想沉浮在江湖这血色染缸中了。陆海,说点正经的,我不在,你要低调些,安安生生的接管百花楼,倘若有人砸场,能忍就忍,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你不会武功,安全才是第一位知道吗?还有……”

    潇羽姗还没说完,陆海就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陆海?”

    “潇羽姗,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就算是嫁人也应该征求我的同意,我是你在古代的亲人。”

    看到男子一脸不舍,潇羽姗抿嘴一笑,心也绵软起来。

    “怎么啦?不舍得我啊?”

    “你应该嫁给我的。”陆海很认真的注视她。

    “嫁给你?回去还可以考虑,这里可不行,你陆海定会给我找一堆姐姐妹妹的。”

    “不会,只要你同意,我只要你。”

    “哈,去你的吧,我还不知道你,花心大萝呗!”潇羽姗白眼,心里却暗自感动。

    诺言,不论是真是假,总是能让人一时感激。

    对于陆海,她并不是没感觉。

    这个帅气的男人,他耍帅,又二的可,有时能逗得她捧腹大笑,有时也能气得她挥拳以对。

    其实女人边应该有这么一个知根知底的男人,他可以说喜欢你,可以说要娶你,无条件的对你好,逗你笑。面对离别,他也会不舍,也会用心挽留,而你真正离开,却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潇羽姗松口气,这样多好,不会有压力。

    抬头环住他,“陆海,么!记住哦,这可是咱主动亲你的,等姐们再回来的时候,带着我的麻将小分队,咱通宵杀一回!”

    陆海垂眼,温柔地笑了起来,耍帅挑眉道,“我看你还是生个足球队吧,麻将那玩意儿太伤,对脊椎不好。”

    “足球也不安全啊,整天追着球儿跑,步子小了容易绊倒,步子大了又容易扯着蛋。”

    “哈哈哈!”

    百花楼门前的二人,肆意调侃,有说有笑。

    这是他们聊得最为和谐的一次,每次不是潇羽姗的冷言损语,就是他陆海被暴揍一顿。如今终于好哥们一回,相亲相的。

    临别,潇羽姗拉住陆海的双手,眼眶有些潮湿,“陆海,你看我。”

    “怎么?你很美。”陆海揽住她,无比温柔。

    “不是啦,你看我的眼睛,你不是说,老乡见老乡,我没泪汪汪吗?其实那是因为被你惊艳到了,太兴奋了。你看现在,看到了吗?老乡送老乡,才该两眼泪汪汪!你懂个芝麻啊,现在明白了吗?”

    就像当初发现潇瑾一样,喜极而泣在惊异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潇羽姗满眼泪光,仍故作淡定,咬着唇捏起男子的耳朵。

    陆海眼里充满宠溺,拨开她额前的碎发,瞥了眼正在马车前低头等的苏诺沫,他捏起她的下巴戏谑的吻了下去。

    唇顶着唇,他坏坏的对她说,“我这样,你的那个小白脸不会吃醋吧?”

    “小白脸?靠!去你的,不许这么说我未来的相公!”

    “呵,管他是不是你相公,我可没同意。”

    “唔混球……”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