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你这样为夫也会疼的

    “啊……”

    扶莫蓉匀速摆/动,潇羽姗喘息着环上他的脖颈,用/力撵他的唇。

    外表妖/艳的扶莫蓉此刻却是清莲的味道。

    潇羽姗捧住他的脸,痴迷的看,忘的吻,把他整个面部都吻了个遍。

    “莫蓉,你真美……”

    “丫头……”

    一句赞美,扶莫蓉顿感沸腾,只觉无法再控/制下去。

    伴随即将灭顶的快/感,女子纵扭/动。

    扶莫蓉紧/咬嘴唇,魅惑之眸看到她快活的样子,带着/望,带着满足,他要和她一齐攀上快乐的顶峰。

    “莫蓉,啊啊啊——!”潇羽姗撕心裂肺一般的喊出快/感。

    她看到高/潮中的他带着难以比拟的魅惑,就像是一幅绝世画卷,没有任何/文/字能够描述他的惊艳。

    好美……

    “丫头?”

    潇羽姗突然拥住扶莫蓉,将头死死的埋在他前,她感到他的心跳很快,/体很暖。这才安心的瘫在/上。

    她不知自己怎么了,有那么一瞬,她仿佛感觉这画中的人儿会回到画里,再也不会出来了……

    她心慌的颤/抖,眼酸的潮/湿。

    她不知道,有些感,理智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即便明知没有结果或是没有好结果,仍会在不经意间微妙的滋生。

    是谁先让谁动了,又是谁让谁伤了心,在其中的人,根本理不清。

    潇羽姗静静躺在他的怀里,洋洋散散的发/丝交织在一起,扶莫蓉媚眼闪过一丝皎洁。

    怀里的女子只觉边的人在捣鼓些什么,她还在缓力气,懒得搭理他。

    “扶莫蓉,你把孟紫杀了吗”小倌是无辜的,是我连累了他。

    “没有,我让他滚了。”

    “……那就好,对了,你看到玄鹤他们了吗?”

    “哦,木头啊,他们在接客。”

    “……”

    接客?哈哈哈,我实在想象不出他们接客的景。

    冷酷寡言的玄鹤,冰冷面瘫的静轩,还有温柔儒雅的儒贤。

    等等,儒贤?接客?

    我擦!我的贤会被欺负的!

    脑子一,竟把贤给搭进去了,我的儒贤个温和,被那些绿肥红瘦瞎蹭古会吃亏的!

    潇羽姗越想越急,立刻起

    “哎呦!”

    刚一抬,她就被拉了回去,只觉头部一阵撕扯疼痛。

    她龇牙咧嘴的扭头一看,扶莫蓉正拉着被缠在一起的发/丝乐不可支。

    “扶莫蓉!你这是干什么!”

    “丫头不气,来,为夫抱。”扶莫蓉不由分说的搂紧她。

    “起开!你发什么疯啊!”潇羽姗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扶莫蓉脸上却溢满幸福,指着缠在一起的发丝轻声说,“墨丝纠缠打死结,莫蓉羽姗到永远。”

    “……”

    这一刻,扶莫蓉很认真,很诚恳。

    拉扯头发的手突然顿了,潇羽姗的心漏了半拍,仅是片刻,她便更加疯狂的撕扯起来。

    谁要和你到永远……我不要,不要……

    潇羽姗只觉心酸楚得厉害,慌乱拉扯。

    她不要听他的花言巧语,也没胆量相信他的誓言,她不管是真是假,只知容不下因恨而纠缠的这个人。

    “啊!疼死了!扶莫蓉!你给老娘解/开,哎呦喂!”

    “丫头别动,慢慢解,不要啊,你这样为夫也会疼的,哎呦……”

    ————————————————————

    楼下一片夜舞笙歌,寻欢作乐的堕/落景象。

    “青楼满座,只因人心寂寞。”陆海魂儿一样的飘过来。

    扶莫蓉白眼,问道,“丫头,他是谁。”

    千万别说是你男人,不然我立刻拍死他。

    “我一老乡。”潇羽姗心不在焉的回答。

    刚一下楼,她就看到了玄鹤等人,因为太帅,所以尤为醒目。

    说是好笑,小倌要是像他们这样,恐怕一群男人会抢着来当吧。

    只见各色小吃,美酒佳酿前,端坐着三位美男,他们正被各类窈窕淑女,歪瓜裂枣紧紧簇拥。

    玄鹤面色铁青,面对投怀送抱来的女客,他不看一眼,冷酷硬朗的脸上无丝毫绪,看不出喜怒。

    儒贤举止和善,只是手里捧着本书,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时不时应付的回应女客。

    宏静轩最为夸张,板着张臭脸不说,既是小倌,本该伺候她人,结果完全反过来了,边几个不怕死的女客,夹菜的夹菜,倒酒的倒酒,心甘愿为他服/务,眼看他冷眼对人,还不识时务的往他跟前凑。

    潇羽姗走向女客,笑若桃花,“各位客官玩的是否尽兴?”

    还在发/的女客见她过来,顿时一脸不满。

    “花魁当家的头次见,果然是貌美如花,丽质天成。”

    不知是哪个女人的声音,这般尖酸刺耳,听的潇羽姗一时直想捂耳朵。

    她莞尔一笑,“姐姐说笑了,再美又能怎样,还不是一名青楼女子,逃不过被男人玩/弄的命运。”

    潇羽姗明白这种女人间的妒忌,在现代,因长得美,她经常被人在背后各种使坏和挑/拨。

    见怪不怪,不焦不躁,更是不惜埋汰自己来安抚她们。

    她知道,在女人面前,有时就是几句自嘲,便会让她们痛快的放下心忌,而在男人面前,只要脸蛋儿美,那些下/半/动物的好感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眼前这几个男人,更没有让她可顾忌的。

    女客一听,得意的来了劲,尖声细语道,“当家的莫要自轻自,再怎么说你也是花魁,找你陪的男子非富即贵,你这般美貌,只要不妄想,当个妾侍定是不难。”

    无奈摇头,潇羽姗没心打嘴仗,目光不经意间一瞄便气的浑冒烟儿。

    为什么呢?因为她看到儒贤脸上多了只手,细皮嫩/,白白净净的。

    她的脸一下黑了,拿起酒壶就往他面前一敲。

    “岂有此理!你特么看什么书!还不快给客人倒酒!”喜欢人家摸你脸是吗?不知道躲是吧!

    儒贤一愣,之后便优雅的给女客斟了杯酒。

    女客顿时喜笑颜开,照着他的脸蛋就啃了一口。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