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好空虚啊好难过,都是寂寞惹得祸

    潇羽姗一脸罗马尼亚瀑布汗,一时激动竟忘了自己曹地府。

    “虽,虽然您死了,但是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阎/王不悦,懒得接下她的疯言疯语,只知这个小/鬼儿扰了他的酣梦使他大为恼怒,“大胆小/鬼,凡命已绝,不去孟婆那里报道,跑到孤这里做什么!”

    一句话,潇羽姗的水眸瞬间睁大。

    老/娘只是挨了扶莫蓉一掌,难道就这么死b蛋草了?

    我不甘心,绝不甘心!

    回想死前,自己正与不熟的男子嘿/咻,被不的男子观赏,又被恨/之/入/骨的男子拍死……

    想我第一次死亡已经够尼玛失败的了,怎能重蹈覆辙?

    我潇羽姗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死的潇潇洒洒!

    于是她镇定应道,“回阎/王,我不是小/鬼,而是小仙,是为解您心结而来。”

    “心结?”阎/王不解。

    潇羽姗无赖一笑,三寸不烂之舌道,“木有错!小仙主解寂寞!”

    “寂寞?”

    “没错,看多了世间生死,派送了多个冤/魂,您是个传说,同时也是寂寞。啊~寂寞!亲,您可懂得?”

    阎/王不耐,“孤怎会不知,孤这里冷冷清清,孤家寡人一个。”

    “啧啧,孤家寡人呐,要知道小小的心最不起孤寂啊,孤寂就会无聊,无聊就会蛋疼……”

    “住口!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孤没见过你这等小仙!”

    眼见阎/王动怒,声音聒噪绕耳,怒目瞪圆,可潇羽姗全无惧怕之意,为什么呢?因为阎/王拍案而起,个头还不过她的肩头。

    — —!

    “阎/王息怒,阎/王息怒啊,小仙名叫潇羽姗,小仙嘛小仙,自然是辈分小,像您这种骨灰级别的当然没见过小的。”

    阎/王嘴角抽/搐,胡须一抖,潇羽姗是吧!

    手中生死册一翻,阎-王炯眼顿时一怔。

    ……

    宿缘再启,万法归宗。

    阎/王忽然愁眉,一时间,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叹了口气,莫测的说,“果然……是仙,小仙呐,曹地府是暗能量化成,受不得小仙的光/明能量,快回吧。”

    回?你让老/娘怎么回?

    潇羽姗急的直想哭,暗叹真是尼玛自作孽不可活……

    阎/王见状,长长的胡须掩盖了他淡淡的笑意,捋须说道,“小仙若不急,就……解完寂寞再走?”

    潇羽姗没听出话中的嘲弄,顿时豪气冲天,一边暗笑阎/王是个棒槌,一边慷概激昂的说,“没问题!好空虚啊好难过,都是寂寞惹得祸!寂寞不是病,可寂起来真尼玛要命!这解寂寞的方法就是……猜,猜——拳!”

    ……

    ————————————————————

    “啊!死人了死人了!”

    包厢内,陆海探到潇羽姗无丝毫气息,一时惊恐地乱叫。

    “闭嘴,哪来的疯/子,再喊我就让你死。”扶莫蓉媚眼含怒,轻柔的警告却让人顿生畏惧。

    他将潇羽姗扶起,从袖里掏出一粒药丸,将能量聚/集于掌心,用/力一撵药丸便化为浓/稠的药浆。

    黑褐色的药浆散着气,房内一瞬之间便充满刺鼻的怪味,使人头晕脑痛,恶心吐。

    扶莫蓉二话不说含下恶心的药浆,嘴对嘴一点点的喂潇羽姗服下。

    “那个,潇羽姗她……会醒来?”陆海谨慎的问向扶莫蓉,在他眼里,此人似男非女,不不阳但却美的惊为天人。

    陆海不解,为了不让吵到潇羽姗,此人愣是说要杀了他。

    他眼里对潇羽姗的关心,以及轻柔细腻的举动,看似充满意,可潇羽姗明明已经没有鼻息了,为何他还如此淡定?

    扶莫蓉正在用丝帕擦/拭滴在袍子上的药浆,仔仔细细,一丝不苟。

    闻言,他轻佻柳眉,瞥了眼帅气的陆海,心里顿感烦躁。

    又是一个美男,这都打哪来的,真邪门儿了,怎么就一个接一个的呢。

    他不悦道,“不醒来难道还永远睡着么。”

    “……可她明明已经……”陆海还想说什么,被扶莫蓉突然的一瞪咽回去了。

    坐在边的扶莫蓉,容貌艳/丽,纤妍洁白,自然峨眉,垂顺墨发。

    他低垂着眼睑,观察潇羽姗的药物反应,那双媚眼中似乎藏着哀怨的绪,让人看不清,猜不透,却仍想窥视。

    陆海迷惑的挠头,这样一位翩诺惊鸿,举世无双的男子,会因何事而怨怼,又因何物而哀伤。

    被/判定已死的潇羽姗终于有了动静,陆海惊得扶着下巴,尽量不让它掉到地上。

    只见潇羽姗脑袋左右摇摆,闭目咬唇,时不时从鼻中发出一声闷气。

    扶莫蓉见状,连忙把起她的手腕。

    他好看的笑容晕染开来,纤尘不染,昙花一现,随后便是迷惑不解的神

    “丫头,你醒了吗丫头?”

    ————————————————————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piapia!”

    “我/草!你就不能轻点吗?尼玛老/娘脸都被抽肿了!你看看你看看!”

    潇羽姗早已忘记对方的份,指着脸颊悲愤交加,磨牙霍霍向阎/王。

    “小仙呐,不要动怒,孤赢了自然是要出手的,难道耍赖亲你不成。”

    “……”

    潇羽姗气结,没平局,没胜过,她猜了半天就被抽/了半天。现在整个脸颊火/辣辣,做个表都觉的烧疼。

    她不甘心的左右撅了撅嘴,嗯,左边脸稍微好点儿,一会让阎/王只打这边吧。

    — —#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piapia!”

    哎呦我擦嘞!

    “呜呜呜……尼玛的,你丫个老死人,丑八怪!见我美丽,充满活力,你丫羡慕嫉妒恨是不是,有他/妈这么抽的吗!”

    潇羽姗彻底败了,那个老死人没听她的话,反而照着她右脸抽/了两下,疼的她一时直掉豆儿。

    要说这猜拳,阎/王本没什么兴趣,结果一玩起来愣是找到了东方不败的感觉。

    他忽然想,怪不得牛头马面没事儿就拿鞭/子鞭笞小/鬼,啊——!原来抽人滴感觉如此美妙哇!

    见潇羽姗哭了,阎/王便没了兴致,心话也该送她回去了。

    于是他说,“小仙呐,继续啊。”

    “去死。”

    “……最后一次。”

    “呜……最后你妹啊!你都说几次最后一次了,想抽死老/娘是吗!”

    “胆小/鬼。”

    “你说神马?!你丫才是鬼!你们这里全是鬼!老/娘是仙,是仙!再来!”

    “……这才像话。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

    pia——pia——!

    “啊——!”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