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吻

    要想从小沫嘴里听到一句话,简直尼玛比登天还难。

    潇羽姗顿时心花怒放,与他细滑的唇无限纠缠。

    苏诺沫一直规规矩矩的吻,尽管气息完全紊乱,尽管下腹早已燥,他仍控/制着自己,甚至双手都不带抚/摸她的。

    小沫的唇好/嫩啊……

    潇羽姗吻着,一时难自已,抓起他的手就往自己前放,放上还不行,还得带着他抚/摸,不然他根本不敢动。

    只见苏诺沫的吻突然一顿,耳根瞬间充红,几度想移开手却被女子更加用/力按在上面。

    “嗯……”

    男子的吻带有一丝拒还迎的感觉,这使潇羽姗更加兴/奋,想要占有。

    她喘息着蹭过苏诺沫的脸颊,低沉的说,“小沫……想不想要……”

    苏诺沫闻言顿时从恍惚中清/醒,一把推开了怀里的女子。

    敢推老/娘!害羞?嘿嘿~老/娘喜欢用强的。

    潇羽姗不由分说的再次扑到他怀里,各种吻,各种啃,手更是没能控/制的朝苏诺沫下/摸去。

    “潇唔……”

    ……

    没想到小沫发/育的这么……/感……

    一时间,潇羽姗只觉血上涌,急不可耐的扒/开了他的衣领,就像吃了/药一般头脑空白发/,一心只想着欢/

    “小沫……你/硬了……”

    “小沫……摸/我……”

    “小沫……要我……”

    苏诺沫迎着女子的吻,越发难忍,再怎样他也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被自己心的女子引/,难免会有些动/摇。

    于是,他主动覆上了她前的柔/软,轻柔的抚/摸起来。

    苏诺沫的血液火/,意乱迷之际仍保持一分清/醒,就只是吻,只有吻。

    他真的好想要她,可他是个传统的男子,若是没有成亲,他绝不会要她的/子,即便他知道她早已不是处子之

    “潇姑娘?”

    苏诺沫强忍着,却见潇羽姗一点一点的瘫/软/了下去……

    ————————————————————————

    玄鹤他们一回来就见小沫小跑过来,然后说了潇羽姗的况。

    “姗儿脸色怎会这么差?”玄鹤蹙眉担心的问。

    儒贤正在为她把脉,一时间,他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姗儿!你的经脉打通了?”儒贤抬眉问。

    “嗯,打通了。”

    在众人不解的况下,儒贤吞吞吐吐起来:“你……”

    “贤,你有话直说。”

    “姗儿,你血液里中了火蛊……”

    话毕,苏诺沫以为潇羽姗快要死了,吓得紧紧攥/住她的手,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我知道。”中火蛊这事我听大哥说过,不足为奇。

    “你知道?姗儿,你的火蛊蔓延到全了,血液里全是!”儒贤绪激动,他不明白,为何她对此事这般吊儿郎当,这是噩耗啊!

    “贤,这些我都知道,扶莫蓉是魔教弟/子。”

    玄鹤和儒贤听完/体一颤,除了宏静轩,其他人均是惊讶的瞪着潇羽姗,他们其实早已猜出扶莫蓉的份,只是被潇羽姗这般淡然的讲出,他们难以理解。

    “姗儿,你怎会这样不上心?扶莫蓉这样利/用你……”儒贤不解的问。

    难道你上扶莫蓉吗?姗儿,你绝不能上他的……

    见儒贤心痛的样子,潇羽姗把苏诺沫握紧的手抽开了一只,抚上了儒贤的脸颊。

    好滑……

    “贤,我没事,你们为何紧张?”

    见潇羽姗一脸无知,儒贤痛苦的说,“姗儿,扶莫蓉将他的阳液与你互溶,所谓阳互通互补,他把你的新鲜血液全部染上他的火蛊,而他体/内废弃的蛊毒,也就是无法驾驭的毒排/泄到你的体/内,恍如新生,再也不必为控/制能量而忧心了。”

    “不会控/制能量会怎样?”

    “死,或生不如死。”宏静轩终于开口了,只是太淡定了,淡定的让潇羽姗心痛。

    一瞬间,潇羽姗懵了,她知道扶莫蓉利/用她,可却不知道他会置她于死地。

    “扶,莫,蓉……”她再次将扶莫蓉恨入骨髓。

    “呵,想必扶莫蓉的真元之气又上一阶。”宏静轩讥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想吗!”

    难道还赖我不成?

    潇羽姗委屈极了。

    “女人,你要不到处沾花惹草,能惹上这么麻烦的人?”

    潇羽姗闻言看向玄鹤,儒贤和苏诺沫,他们均低头不语。

    算是默许宏静轩的看法吗?我特么这次真是比窦娥还怨!

    潇羽姗心痛了,无力了,轻喃着,“要不是怕他伤害你们……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怪我……”

    “姗儿……”儒贤也哽咽了。

    玄鹤想说什么却咽了回去,苏诺沫干脆就在她边上抹眼泪,看着比她还难过。

    “担心我们?呵,自以为是,我们有元神护体,再不济,也不会死在魔教一名弟/子的手里。你可好,不但把自己搭上,还成了别人的累赘。”

    宏静轩心里明白一切,却总是无形的用话语伤害他以为自己不的女子。

    累赘?想我潇羽姗在现代从来靠自己!自己做饭,自己刷碗,就连家长签字我都自己来!现在说我是累赘?

    潇羽姗顿时火冒三丈,歇斯底里起来,“得!宏静轩你说得对!是我多管闲事!我他/妈自以为是!我怎么这么啊?拿你们当借口和魔鬼上/!呵,真无可救药了!你们放心,我潇羽姗不会拖你们后腿,就是死我也自己偷摸找个旮旯,不劳烦你们为我埋葬!”

    “姗儿,别瞎说,是福是祸看造化了。”玄鹤故作镇定,想要安抚潇羽姗,可心里却在滴血。

    福?怎么会有福呢……

    “造化?那是火种,能量惊人,她一个凡人之躯怎么控/制这能量?很快她就会被烈/侵蚀,内心行动都会产生变化。”宏静轩毫不留的揭/穿他。

    “宏公子别再说了,难道你忍心见姗儿变成嗜血魔鬼吗?你就一点不担心?”儒贤知道潇羽姗对他的心,可他似乎一点也不领,对她的事漫不经心,儒贤顿感恼火。

    听到儒贤的喝止,宏静轩不以为然,冷眼瞥了眼潇羽姗,说道,“呵,是够让人担心的,这样一来,计划又要耽搁了。”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