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恭喜你再一次成为我的女人

    “咳。”

    潇羽姗润了润嗓子,无视众人的忿忿不平。

    她突然吼道,“各位!自从本赌场推出新式赌法以来,承蒙各位的关照使得我赌场益红火!我潇宇从来不是个光吃不拉的人!对于我的衣食父母,我会感激,会感恩!我一直在想,应该怎样来回馈广大的消费者呢?于是,就在今天,就在今天!我的表妹蓉儿姑娘从家乡赶来!她人比花,桃之夭夭!今特来为兄弟们提/供掷骰服/务!下面,请大家以烈的掌声来欢迎绝色倾城的蓉儿姑娘!”

    ……

    听她说完,楼下三三两两的团簇在一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对于烂赌鬼来说,又能赌又有美/女看是最好不过的了,说不定还能摸一把pp之类的。

    这么一想,他们完全把刚才那幕给忘了,不是自己的事,谁会真正去上心呢。

    于是,潮水一般的掌声响了起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等着扶莫蓉完美亮相了。

    咯咯咯咯咯咯……某女乐的面部整个一苦/不/堪/言。

    潇羽姗向扶莫蓉做了个请的手势。

    只见扶莫蓉嘴角一阵抽/搐,之后抬起眼眸对她微微一笑,迈着莲步款款而出。

    哈哈哈,笑死我了,扶莫蓉,你丫也有今天!

    今个我非让这帮挨个跟你丫玩十/八/摸!

    啦啦啦~十/八/摸~十/八/摸~你摸/我摸/他也摸~

    “美/人哇!”

    楼下传来一阵惊为天人的惊艳声和各种垂涎三尺的吞口水声。

    潇羽姗依旧站在楼上,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扶莫蓉绝美的容颜迎上从窗口投/进来的阳光,瞬时浮跃出让人无法侧目的绚烂光芒。

    潇羽姗猛地敲了敲脑袋,从一阵眩晕中回过神来。

    扶莫蓉向她伸出手,用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只要丫头开心,为夫什么都依你。”

    说完,他便挽着她穿过一道道的人墙,被万众瞩目。他对她回眸一笑,/嫩恬美,犹如莲花中的仙子,不染尘埃。

    什么都依…

    一句话,对于女人,恐怕纵是边再多宠溺也无法比拟。

    潇羽姗的心突然泛起一阵酸涩,看着扶莫蓉那乌丝散发的光晕,回想他如丝般柔/滑的声音,她感觉像失去了什么一样,空飘飘的,就是想哭,特别想哭……

    “二当家的!把表妹带出来舍不得了吧?”

    “哈哈哈!”

    一阵哄闹,一下把潇羽姗眼眶里的泪水堵了回去。

    扶莫蓉也看到了她的反常,媚人的眸子垂了下去,忽然他一声/呼,“当家的,他摸/我!”

    潇羽姗回神一看,就看到扶莫蓉指着边一肥头大耳的男人,朝她眼含泪光。

    我倒!

    不是吧!死人/妖你也太入戏了吧!

    再瞧瞧那眼泪,我靠!我真是自愧不如啊!真所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演技绝壁能进奥斯卡了啊!

    “呜呜……当家的,他摸蓉儿,你要为蓉儿做主啊。”

    扶莫蓉这副花带水的模样,还真是特么我见犹怜!

    此时,那胖子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赌徒中也是有正义人/士的,站出来的人纷纷指责他是个下/流无/耻的人,那胖子顿时颜面扫地。

    那可不行,不能摸一下就完了啊!咳,不是,不能摸完了就完啊!

    只见潇羽姗一个踱步出手摊在贼面前,义愤填膺的说道,“哥们,既然摸了,那可不能白摸!摸小手一两银子,摸五两银子,摸/……”平的,还是不要摸了,“就是不能摸/!您刚才摸哪来的?”

    “当家的,是,他摸人家的……”扶莫蓉用帕子挡住脸,故作羞。

    — —!请容我寒一下……

    “哥们!摸了pp是五两,麻烦结下帐。”

    “五两!你不如去抢!去青楼摸下也没这么贵的!”胖子一跺脚,一抖三抖。

    潇羽姗揽过扶莫蓉的肩,盛气凌人道,“麻痹!你拿我家蓉儿跟青楼的/女比?有他/妈可比吗?有吗?我家蓉儿那是雏儿,是他吗未开荷包的小仙女儿,被你丫这下/流无/耻之人摸了,传出去我还嫌丢人呢!你若不给也行,哪只手摸得,就剁了哪只手!以儆效尤!”

    这时,扶莫蓉用手帕挡住,在她耳边轻声笑道,“丫头,你真棒。”

    丝绵的声音,独有的香气,吹在潇羽姗的耳边使她/体一颤。

    死妖孽!装好你的蓉儿姑娘吧!

    潇羽姗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扶莫蓉后腰一掐,邪/恶的笑了。

    “不对啊!二当家的!你也偷摸蓉儿姑娘!”

    我/草!哪个王/八犊子叫的?眼神也忒好了吧!

    潇羽姗一时尴尬,气得脸儿都绿了。

    而扶莫蓉却在一旁颤/抖着假装拭泪。

    尼玛啊!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笑!

    只听扶莫蓉突然开口,柔声细语,“蓉儿和潇哥/哥在乡下早已订下婚约,蓉儿不怪哥/哥。”说完,他羞的靠在了她的肩膀。

    我——草……

    扶莫蓉!你丫的下巴能过火车了知道吗!

    话毕,众人先是指责潇羽姗不该让自己女人抛头露面,而后见扶莫蓉一脸的心甘愿,为了让美/人儿高兴,一个个又开始见风使舵。

    “嗯,二当家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福相啊福相!”

    老/娘下巴很尖好吗?

    “二当家和蓉儿姑娘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我们这是美/女与野兽,水火不相容!

    “看来二当家的很快就要办喜事了,我们都是些粗汉子,参加不得你的婚礼,就让我们提前为你庆祝吧!”

    我擦!庆祝你妹啊!

    “不用不用,呵呵,大家的好意我潇宇心领了,那个,大家开赌吧,玩的开心啊玩的开心。”见苗头不对,潇羽姗想赶紧撤。

    “潇哥/哥大概是不想娶蓉儿。”

    扶莫蓉委屈的恰到好处,声音细小委婉,却让赌场里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好的内力!

    众人一听,立即拦下潇羽姗。

    “二当家的是看不起我们粗汉子吗?”

    这姑娘一看就是个痴心种子,可不能让二当家的负了人家。

    “绝不是,而是……”

    “二当家的!看得出来蓉儿姑娘对你一片痴心,你怎会忍心拒了人家?女子要的就是个定心丸,今就让我们来见证你与蓉儿姑娘的大好姻缘吧!”

    ……

    一群人,一片声,潇羽姗一下懵了。

    “见,怎么个见证/法……”

    这时,人群中突然出现一位看似有些文化素养的人,而他却说了让潇羽姗想去捶墙泣泪的话。

    “二当家去吻蓉儿姑娘,我们在此见证二人一吻定!”

    “一吻定!”

    “一吻定!”

    一吻定……

    耳边嗡嗡作响,头,头好晕……

    恍恍惚惚中,潇羽姗吻上了扶莫蓉的唇。

    只见扶莫蓉秋水之眸含/着笑意,浓/密的睫毛随着吻的落下而轻轻合并。

    周围是汹涌澎湃的掌声,而潇羽姗听到的,则是扶莫蓉那环顾扰心的魔音。

    “丫头,恭喜你再一次成为我的女人,你啊,逃不掉的。”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