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比下身功夫——我从

    扶莫蓉左右看了看,又见面前几个男人诧异的神,绝色中填了几分倦怠之意。

    他慵慵懒懒的说,“丫头,我们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还要在这耗多久?不做生意了吗?你看你那几个木头有哪个比我强的?”他扫视那几个男人。

    草!也不知道谁耗谁呢!

    “人/妖!收起你那不屑的眼神!他们个个比你强!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里到外要哪有哪!全比你强!”

    ……

    话一出,众男满脸黑/线,传说中的语无伦次即是如此吧。

    扶莫蓉顿了片刻,那张连杀/人时都挂着笑容的脸突然沉了下来,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向前一步开口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比我强!不信你让我和他们比一比!”

    第一次见人/妖认真严肃的样子,口/中带着份坚定与倔强,我这才发觉原来他也有正经的一面。

    虽然对他很抗拒,但见那张倾城的容颜斗志昂扬,我不好奇变/态是如何认真做事的。

    看向男人们,见他们并无反感之意。

    一咬牙,“好吧!比就比!但是说好不比武哦!”除了武功不及你,其他的,我男人们各各出彩的很,还怕你不成?到时候你输了,就立即给我滚蛋!

    人/妖赞同,踌躇满志,“现在谁还比试武功,为了公平起见,自然是比/上功夫,我就不信,我不可能没他们强,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他认真思考起来。

    ……

    刹那间,我只觉满地黄花儿堆积,秋风那个扫落叶……

    宏静轩气的泛紫的发/丝直冒烟儿,一阵风似的回房了。

    “扶莫蓉!你丫够了吧?杀我的人毁我的楼耽误我的生意,我都忍了!你丫还来劲了是吧!上瘾了是吗!士可杀不可辱!有你丫这么欺负人的吗!”

    扶莫蓉被她突然发火吓了一跳,特别委屈,“嗯?我怎么了这是?丫头,你怎么说发火就发火?我提出比试你不是同意了吗?莫名其妙!”

    此时,玄鹤的脸已成包青天,运气缓缓闭上了双目,若不是已探知对方武力,他真想弄死这个伪娘。

    我/草!你还一脸无辜!

    “人家他/妈正正经经的说如何比试!你丫来句比交/欢!有他/妈比这个的吗?你丫傻啊!”我喊得嗓子都哑了,怎么骂都觉得不够泄愤的。

    就连贤的脸儿都绿了,这是贤啊!那可是处事不惊,喜怒不形于色的!可现在都绿成草色了啊!草草草色啊……!

    小沫没绿,但现在如果靠在我上,那就是看不到脸了啊!尼玛两人俨然一条“红灯停,绿灯行”的交通规则啊!

    “我怎么不正经了?每个人的才艺能力都有所差异,就拿这文弱小生来说,比武,人家不会武功!那比文呢,你这大师/兄不见得比他强。我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思量才想到的这个公平之策,大家都是男人,同一起步才公平啊!你怎么能随便发火?”

    “……”

    我崩溃了……我想说,其实是公平的……能想到这种公平之策的绝对尼玛史前无一例啊!就属眼前这变/态了!

    “算了算了,咱们上楼休息吧。”无法沟通,无奈拉着小沫他们要走。

    “站住!”

    人/妖拂袖挡在面前,嘴角挂着笑容,眉心却略带一丝褶皱。

    正是在这笑容下,不知死过多少人啊……

    “丫头,你好像忘了些什么。”

    ……

    一直提心吊胆,怎么会忘了呢……我只是希望你忘了。

    “你指什么。”我装傻。

    扶莫蓉觉得可笑,“既然丫头忘了,我就一字一顿的提醒你!”

    他收袖回,就是这瞬间的举动,颠/覆了他一直的/媚与玩味,一股王者之风直我心,我倒吸一口气,他骨子里到底是男是女……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扶莫蓉的女人,你要是不从,我就杀了……他,他,他,还有楼上那个。丫头可想起来了?”

    “你休想!”

    没等我回答,玄鹤直冲扶莫蓉,挥剑如雨。

    儒贤见状,抽剑而去,如丝一般的软剑,划过几道弯曲,游于扶莫蓉的发/丝之间。

    贤这种攻势直头颅,看来他要扶莫蓉死,他生气了,如此决绝,还是头一次。

    扶莫蓉跃到被摧毁的顶柱之上,手里攥着他被挑断的一缕发/丝,傲然而立。

    他殷/红的唇就像涂了鲜血,带着嗜血的笑容,他说,“丫头,我数到五!若从你口/中听不到从字,这二人……呵呵,我可就不客气了。”

    ……

    “一!”

    玄鹤劈剑而来,快如雷电,扶莫蓉飞,势如脱兔。

    “二!”

    儒贤紧随其后,甩剑向扶莫蓉心脏刺去,扶莫蓉一个闪,拂袖席卷,儒贤的软剑与他的长袖纠缠在了一起。只是一瞬间,软剑脱离了儒贤,飞出数丈。

    “三!”

    二人纷纷袭向扶莫蓉,无暇之钻。

    薄唇轻启,柳眉飞絮,扶莫蓉穿梭在大厅的上空,惊人的速度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拟。

    “住手!”一声惶恐大喊。

    只见扶莫蓉左右掐在儒贤的脖子上。右手举着利剑,指向玄鹤的心脏,衣料被划破,只要玄鹤稍显逃意,扶莫蓉就会用玄鹤自己的剑刺进他的心房。

    “丫头,我可是快数完了,你到底想好没想好?”

    扶莫蓉左手用了用/力,儒贤闷/哼了一声。

    “我……”

    我从……其实,在你说要杀他们的时候,我这个字就已经给你了……只是……这种辱……

    扶,莫,蓉……今之辱,我记下了!他,我潇羽姗定会让你加以数倍偿还!

    “四!”

    儒贤与玄鹤面不改容,不怕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是江湖第一杀手组/织最得意的门/徒,武艺已是罕有敌手,可这个人竟不费吹灰吃力将他们制/服。

    他是谁?似似阳,惊为天人的美……难道是……?!

    “我从。”

    ……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