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来嘛,我美不?

    “哈!我没事我没事!小沫~难道你不心疼吗?嗯?”自己坚强的大笑,举着空酒杯跌跌撞撞走向小沫,可小沫却有些为难,想扶我又怕两位哥/哥吃味。

    “小沫…自然也会心疼……所以潇姑娘……”

    “你别老潇姑娘潇姑娘的好不好!都多久了,怎么还叫的这么生分!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叫的亲切一点会死吗?!”酒劲一上,暴脾气有些上窜。其实我也是无心的。

    “我…我……”小沫被我一喊,惊慌的舌/头开始打结,不知所措。

    “我什么我!你是有多不愿啊?!姓潇的女人那么多!你叫的是哪一个?”

    宏静轩淡然的看着,儒贤却有些忍不住了,“姗儿,你喝多了。小沫,你不必介意。”

    “我没喝多!贤,你不知道小沫差点死了,当时把我吓得!你能明白吧?我这么在意他,他老潇姑娘潇姑娘的叫我!好像要和我撇,撇清关系似的,我心里难受!”有点晕。。。

    苏诺沫愕然,他没想到,她会在两位如此优秀的男人面前说出在意他的话,他受宠若惊,激动不已。

    我擦擦脸,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桌前的男人不管是冷脸笑脸尴尬的脸,反正我知道他们心里有我,嘿嘿~这就够了!

    得意忘形的我,弓着翘/起二郎腿,哼着小曲啃起鸡腿来。

    “女人!你这…简直毫无姿态可言!”宏静轩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女人简直坐没坐相,吃没吃相!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子吗?!

    “姿态?呵,什么姿态?吃个饭你还要叫我端着劲吃吗?好好一件享受的事干吗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那叫装孙/子!装大尾巴狼!再说我也有我的姿态啊,我的姿态就是随!难道不好看吗?小沫,贤,你们觉得呢?啊?怎么样?”

    我嘴里嚼着鸡腿含糊不清的问,但眼神可是清澈的很。

    小沫不自然的低头不语,贤则是宠溺的替我擦/拭嘴边的油渍,一边擦一边抿嘴,最后实在是觉得好笑,竟笑出了声……

    “……”无语了。

    看到贤笑,小沫也掩嘴偷笑起来……

    “……”靠,你们狠!

    居然敢嘲笑我!不过这笑声…还真是悦耳极了~嗨!开心就好,此此景多么美妙多么和谐啊~

    其实他们的笑声让我很踏实,这样留在边的才是真不是吗?毫不虚伪,实实在在的!

    “静轩?来百花楼吧,和我们住在一起。”

    “我还有事要做。”他想都没想,冷言拒绝。

    “你来吧~又没人打扰你~”

    “不了。”冷淡到极点。

    “……”

    我开始埋头吃饭,把怨气往肚子里咽。每次,他不是回话冷淡就是直言拒绝,他到底把我当作什么?!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失望我会难过啊?!委屈将我的双眼朦湿……

    儒贤帮宏静轩斟满酒杯,平和的说,“宏公子就应了姗儿吧,百花楼虽是烟花之地,但三楼环境绝对安静清雅,不沾半点堕/落气息,而且住的近有事还有个照应,你看姗儿都要急哭了。”

    师/妹只要出奇的安静就表示事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他怎会不了解她呢。

    “胡说!我哪有哭啊!”靠,太丢脸了!贤怎么这样说啊?那狼人不就得意了吗!

    “是啊,静轩哥,百花楼三层就像与下层隔离了似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保证不会打扰到你的!”小沫的小脑袋使劲点着说。

    “别再说了,你们没听到吗?人家说不去!干嘛死皮赖脸的求人家啊!人家上有重任,不会被别的事分心的!”瞥眼。

    “姗儿,不要耍孩子脾气。宏公子你放心吧,倘若不习惯可以随时搬到客栈。”

    宏静轩知道她希望自己住到百花楼,可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无间的相处,只好选择眼不见心不烦。其实他一直跟着她,见她出现在客栈,他便立刻现,他的心一直很矛盾,这下见她真的生气了,便动/摇了。

    “好。”他无温度的声音。

    …他居然答应了?看来淑人君子的贤连狼人都会给几分面子啊!不愧是我的贤~我得好好把他宝贝起来!他人这么好心,不能被别的妖精蒙骗蛊惑了!

    我在心里笑起来,嘿嘿嘿……

    哎……一连几天都无所事事,感觉自己貌似胖了点儿,因为/部好像更丰/满了~我咋这么稀罕自己捏?……

    “姗儿?”

    “啊!贤!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啊?”吓老/娘一激灵……

    我穿着裹正在铜镜前臭美呢,贤不声不响就进来了。

    “呵呵,姗儿你总不关好自己的房门,上次你回来也是没关门我才发现的。你…你这是?……”贤痴痴的看着我说。

    只见潇羽姗上暴/露,粉红色肚兜上绣着几只鸳鸯,两边闪光的金丝线被高//部顶出两道柔美的弧度。芙蓉嫩肤,剔透细滑,伴着她那戏谑挑/逗的声音,让人有种想立刻将其扑倒的冲动。

    “贤,我美吗?你看这只鸳鸯就是我~”我不怀好意的抓起他的手,指向我前正中间的一只鸳鸯。

    “……”

    “嗯?贤~你怎么不说话嘛~”我将他的手心按住我的酥/,成心揉了一下。

    “姗儿……”

    儒贤面色潮/红,呼吸加剧,慢而有力的揉起我的/部。

    “嗯…贤~”我/哼着,环住贤的脖颈过去吻他。

    “姗儿!……”他喘息的止住我,猛地将我拥进怀里,柔声说道“姗儿,你真是越来越淘气了。”

    “……”干嘛停止嘛~真是的。

    我能感到贤正努力控/制自己的/望,不愧是正人君子啊,要是狼人静轩恐怕二话不说的把我给强了!

    正想着,贤忽然推开我,怔怔的看着我的/部,额……刚夸完,这么快就现形啦……

    “姗儿,若这是你,我愿作离你最近的这只……可以吗?”贤指向离代/表我最近的那只鸳鸯。

    那只鸳鸯正低头啄着我的颈下,像是在帮我清洁羽毛,关怀的样子就像贤平时对我的体贴包容。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