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好吧,能陪在我身边就好

    想到那个梦我就毛/骨/悚/然,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吃我的怪物嘴里叼的巨石是什么?为什么四只兽要抢它,我觉得这梦似乎向我暗示着什么,着实有些蹊跷。(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这时贤进来了,看到鹤和清宇都在,紧张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既然都在,我就跟他们讲了我做的梦。

    三人听完,都沉思着,脸上一会疑惑,一会又豁然开朗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个梦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我怎么觉得好像要告诉我些什么。”看着他们各种变换的神色,我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姗儿,这个梦确实有些奇怪。”贤面色沉重,却递给我一串葡萄。

    原来他是给我买葡萄去了,我出门前随意说了句想吃葡萄,没想到他就记在心里了,不愧是我的贤,我要好好奖励你!

    “穷奇嘴里叼的便是真龙天物。”鹤双手抱在前,一本正经的说着。

    “什么?穷奇?你说那个怪物叫穷奇?”我问向鹤却不敢看他。

    “姗姗,玄鹤兄说的没错。你看到抢巨石的可不是什么怪兽,它们可是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那把你吃了的……”清宇怕吓到我的样子,真可。“那是穷奇,四凶之一。喜欢吃人,更会从人的头部开始进食……他嘴里叼的巨石应该就是真龙天物了,不然四大神/兽不可能合力去抢。”

    嚯!四大神/兽啊!这现代早就听说过,没想到现在跟我扯上关系了。

    从清宇那我得知,民间有个传说,那四只怪物是守护真龙天物的四大神/兽,因四大神/兽的守护,真龙天物安然无恙使得天下太平。穷奇这个怪物,得知真龙天物是个宝物,拥有无上的法力,就想抢来据为己有。梦里它嘴里叼的巨石便是真龙天物了,怪不得看着那么奇特,还有一丝红色光晕。四大神/兽岂能让它如愿,若它得到,必定会祸害苍生。所以就有了像梦里那出儿。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真龙天物最后掉下去了,我还被吃了,我招谁惹谁了?!”我有点委屈。

    “也许是天意,姗儿,这个梦就是要告诉你,你就是那个要去寻找真龙天物的人。”贤说。

    “可是有好多人找真龙天物呢,说不定他们也梦到过。”

    “姗姗,儒贤说的有道理,以后凡事要小心,这个梦非同一般,在我们没弄清楚之前。不能大意。”清宇现在温柔的像贤一样,我好福气啊。()

    “嗯,我饿了,我们吃饭去吧。”不想了,吓出一汗,太消耗体力了。

    看看满满一桌饭菜,再看看桌前的三位美男,胃口大开啊,来到这古代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认识他们。想到这,我笑了。

    我夹起一只鸡腿,犹豫半天还是先给了鹤。从练武起,他就天天和我在一起,虽然是监督我,还很严厉,但是我对他早已产生了依赖,每天如果看不到他,我就不知道从哪练起。

    鹤看着鸡腿,心中澎湃着,但仍控制着绪,拿起桌上的筷子,吃了起来。

    我又先后夹起两只鸡腿,给了贤和清宇,他们温柔的冲我笑了笑,一个像温馨的风,一个像灿烂的阳光。也开始给我加了起来,慢慢的我的碗就冒了尖儿。

    吃完饭,我说我要休息一下,人就这么散了。

    傍晚,我来到鹤的门前,手里拿着一个银质的扳指,是我刚来到城里为他定制的,一直没给他,没想到现在关系弄得这么尴尬,因我的要求,扳指上刻着“鹤”字,我只能送给他,而且我也想送给他……

    我轻叩房门。

    “谁?”鹤警惕的声音。

    “鹤,是我。”听到鹤的声音,我的心颤抖着,我都不知自己紧张着什么,是害怕还是激动?我分不清。

    门被打开,鹤的眼神很平淡,我走进去,拿着扳指的手被在后面,安静的空气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此刻我有些后悔,只想快点离开。

    “鹤,这个……这个是我们刚来城里为你定做的,一直没给你……”我抬头看到鹤正看着我,似乎想听我继续说下去。

    “这个戴在你右手的中指上,正好能挡住你手上的疤……”

    鹤手上有块疤,是和我练武时候,我假装受伤偷袭他造成的。当时我就很内疚,怪自己太调皮。之后看他细长的手指上留下一块疤,就决心给他做个戒指盖住。

    不行了,再说下去我真的要哭了,我咽了口口水,感觉喉咙都开始疼痛了。“上面刻着你的名字,很帅气,如果不喜欢不带也没关系,呵呵,那个……我回去了。”我不敢看他,把扳指放到桌上转就要离开。

    “姗儿!”鹤抓/住了我的手臂。

    “啊?!”我被吓了一跳,提起心看着鹤。

    鹤看到眼前的人受惊的样子,心想自己一定是吓到她了,很是心疼,他只是想提醒她一些事,这几天她总躲着自己,看不到她,听不到她的声音,真的后悔。以后绝对不会再去说伤害她的话了。

    “姗儿,最近和清宇走的很近吗?”

    鹤问这个做什么?难道知道我对清宇做的事了吗?这下又要教训我了吧。

    鹤看她很害怕的样子,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带些温度。“姗儿,清宇我们还不了解,只知他是这青楼的老板,除此以外,我们一无所知。提起真龙天物的时候,我观察到他的眼神很奇怪,还有为什么有人要刺杀他?这些你想过吗?姗儿,保护好自己,不要让我们担心,好吗?”

    鹤说让我保护好自己,说别让他担心?他不讨厌我了吗?我真的激动死了。脑袋里嗡嗡作响,脸也发烫,什么也说不出来,满脑子都重复着刚才他说的话。

    “姗儿?你怎么了?”鹤用手覆在我的额头。

    “啊?嗯……我会小心的,我会的,鹤放心……我回去了。”

    “好,姗儿记住,不要胡思乱想,一切顺其自然。”

    鹤还是忍不住提醒她,不想让她以为自己冷淡她,其实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不会不管她,他怎么舍得不管她?他是要一直守护她的啊!

    我没再说话,只是一直点头,直到离开鹤的房间。

    昏昏噩噩的来到了后花园,虽是烟花之地,但花园仍给人一种温馨浪漫的感觉,没有一丝堕落的气息。

    自从发生那天晚上的事后,我再一次听到鹤带温度的声音,对于别人来说,这声音勉强算是平和,温柔就更算不上了。但这是属于鹤的温柔,我懂得。他又回到了以前的鹤。

    我承认我没出息,好不容易找回我们以前的感觉,我只想好好珍惜。

    望着天空,我突然想起一首歌:

    “像月亮 美得落下了一点光,

    不想回家 独自等天亮,

    只是偶尔我想 依偎着那段时光,

    有点荒凉 有些难忘,

    是泪光 让回忆扯得又扯不断,

    挤满口 都尽是辛酸,

    你教会我习惯 你走后我还珍藏,

    有点失望 有点感伤,

    我习惯了你的习惯 狂欢后的孤单,

    我习惯了你的温暖 我眷恋着不忘 ,

    我把心停泊进你的臂腕 当它是海港,

    我忘了我的夜晚 上你的天亮,

    成了习惯。

    是泪光 让回忆扯得又扯不断,

    挤满口 都尽是辛酸,

    你教会我习惯 你走后我还珍藏,

    有点失望 有点感伤,

    我习惯了你的习惯 狂欢后的孤单,

    我习惯了你的温暖 我眷恋着不忘,

    我把心停泊进你的臂腕 当它是海港,

    我忘了我的夜晚 上你的天亮,

    成了习惯。

    最毒的是遗忘,

    但可怕的是改不掉习惯,

    想忘却也不能忘。。。

    我习惯了你的习惯 狂欢后的孤单,

    我习惯了你的温暖 我眷恋着不忘 ,

    我把心停泊进你的臂腕 当它是海港,

    我忘了我的夜晚 上你的天亮,

    成了习惯。”

    脸颊上温的是泪水。

    就让他做我的师兄吧,永远只把他当做我的师兄……只要他在边就好……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