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挽着美男闯异世

    “那帅哥,你说的组织,到底是什么组织啊?为什么不能进入此地,那我来了,我,我会不会死……”我吓得有点结巴,眼圈也红了。()

    “姑娘无须担心,刚发现你的时候,我一掌使你毙命,是师傅及时隔空点将我定住,这规矩都是师傅定的,师傅既不杀你,我们自然将你列为来客,不过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活着的来客。”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像是在冷笑,又仔细的端详我,看得我汗毛直立。

    “那……这是什么年代,国号之类的,boss是谁?就是国家的领导者是谁?”

    “这是玄凌国,帝王自然玄姓。”又是沉默……

    此时进来一个大约五六十左右的大叔,满脸沧桑,无过多的表,却遮挡不住那凌烈眼神带来的杀气。看了我一眼,在另一张边坐下。

    “……”

    “……”我和黑衣男都没说话,我是吓得不敢出声儿,他呢,我不知道。

    “你打哪来?”他终于开口了,还问了一个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我说我是从几千年以后来的?玩闹呢?他不得把我当成骗子一掌劈死。怎么说呢?

    “我……醒来之后就在这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一想头就奇痛无比……”我装作头痛的样子捂住头,还嘤嘤的哭了出来。

    黑衣男低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他师父,还是一句话不说。妈的!装什么哑巴啊!

    “你为何着异物?”说着,指了指我上的衣服,轻皱了一下眉又淡去,恢复了冷面。

    我看了看上的衣服,昂,我的蓝色亮片吊带装啊,还有白色裤,都还很完整的穿在上,无破损的迹象,只是有点斑驳,滚那么多圈,肯定弄脏了。()

    “这是我的衣服呀,我家乡都这么穿的啊。”我说着,满脸真诚。

    “家乡何处?”昂……妈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提家乡干什么啊!

    “北京。”随便了,就直说吧,他们这应该不知道哪是北京。

    “北京?是京城吗?”

    “北京是北京,京城是你们这的说法,我都没去过。”昂,态度不太好吧,他不会生气吧。

    黑衣男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面对黑窑组织的头目,谈吐不卑不吭,居然还敢不耐烦,她是真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还是装的。

    “你上的异物,是用何物制成的,跟真龙天物有何关系!”他厉声问道。

    “什么真龙天物啊?!这…这是塑料亮片呀,是塑料的啊,你看,我一掐就弯了。”我用手掐亮片给他看。

    “姑娘莫非在装傻吗?世人无人不知真龙天物,各江湖人士更是苦苦寻觅,得真龙者得天下。姑娘请实话实说,别玩儿火。”黑衣男终于说话了,说完后还看了一眼他的师傅,他的话从怀疑到担忧我能听出,也许他是怕他师父一个气不顺弄死我。

    “我真的不知道,我一醒来就来到了这儿,你们说的什么真龙,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你发现我的时候,我就是晕的啊,如果我是闯进你们地盘的,你们肯定会发现的,并且立刻杀死我的对吗?可是,我就是在你们毫无察觉的况下来到这里的,而且怎么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家乡是世外桃源,不问世俗,没人能出来的,我真不知道我怎么会跑到你们这里,还什么玄凌国,根本没听过啊!”

    我越说越激动,顺便撒了个小谎,其实也不算是,跟这个年代比,北京确实算世外桃源的。

    他们听完我的话,沉默了许久,也算是半信了。之后,大叔破天荒的说让我在这里住下,想活命就三年内不得出林,试探我是不是个简单的人。我说干脆拜他为师得了。三年啊,以我这资质,不学点东西亏了。在我隔三差五,软磨硬泡的功夫下,他收了他唯一的女徒弟。于是我有了两个帅哥师兄,夏玄鹤黑衣酷男和夏儒贤白衣美男。

    来到古代我的心总是空空的,好像缺了些什么是的。

    转眼三年过去了,因我的聪慧资质和超强的领悟能力,师傅将他的本领毫无保留的交给了我,并惊叹我在武功上的天赋,现在的我,小宇宙爆发时,就是师兄们也奈何不了我。本是该上大学的妙龄女孩,却成了几千年前的绝世高手,天意弄人啊!

    在这三年间,我得知,现在天下分为四大国,玄凌国,宏景国,白靛国,蓝沁国。现在正是动时期,天下都在寻找这所谓的真龙天物,这真龙本是一块五公尺奇石,龙形态。

    当时本是一国统天下,那时的帝王在三十岁年间,得了一场恶疾,最终御医宣布帝崩,就在当天夜里,天降奇石,砸烂了帝王沉睡宫的屋顶,众人恐慌中,竟见帝王从中走出,神态悠然的抚摸奇石。其龙态便更为真。自那以后,民间变传遍天降奇石,帝王复活的段子。在帝王五十年间,夜间遇刺,这次真的驾崩了,在刺客们打杀的过程中,打倒了摆在前的奇石,奇石裂,成五块。四块被四国的祖先抢到,便建立了四国。第五块带发光鳞片的龙头部分不翼而飞。得真龙者得天下,民间盛传,将五块奇石重新拼凑,得到的那个人,便是真龙天子,一统天下。

    “鹤,贤,我们什么时候出林,师傅不是说三年后可以出林了吗,已经都三年了啊,我们出林吧,不出林怎么找真龙天物。”

    我一手挽一个师兄,心儿里这个美啊,太幸福了,鹤此时长发垂耳,英气人,腰间佩剑,酷劲十足。三年的时间他变的更加有男人味儿了。

    贤是儒雅的男士,除了完美的五官分配,白白净净的,修长的材,青丝上系着一个银色发带,配着一白,像极了与世无争的仙子。

    “姗儿,你是不是弄得太香了……”贤宠溺的摸着我的头,无奈的问道。

    “啊?香吗?这还香啊?你们给我买回胭脂不就是让我用的吗?再说我才涂了一点点儿。”

    “一个女人穿得这么鲜艳,还涂这么香,不怕扎眼,招惹是非么。”鹤总是这么酷酷的,谈吐不带一丝绪。

    此时的我十八岁了,绝色的容颜,曼妙的材,隔世的气质,外加那极长的秀发垂在腰间,系着红色的发带,穿红色绸缎九分袖长裙,外加红色纱织外披,这可是我自己设计的。绸缎上无半点刺绣,干干净净的红,鲜艳却不俗气。

    此时的我,仙女跟我比也没戏!只是古代的衣服穿得太多,大天的太了,以前都是美丽战严寒,现在成美丽斗酷暑了。

    “女人嘛!就该美美的嘛,再说谁敢惹我啊!我的两位帅哥师兄不敲死他的,哈哈!”

    “……”

    “……”

    不得不说,他们的潇羽姗师妹已经长大了,但是女人味是不是太足了?城里未出阁的女子都腼腆的很,即便是出阁的女人都很少上街,师妹不但这幅装扮,还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女人就得美,手挽他们的手不说,甚至有时还勾肩搭背,这三年也习惯了她时而大大咧咧,时而风万种的子,但这是在城里啊,在街上还这么放纵,男女可是授受不亲的。

    看着街上的男人盯着师妹的猥琐样而后又像他们投向羡慕的目光,他们真想大开杀戒,但寻找真龙天物要紧,江湖各处不知藏着谁的耳目,还是要低调行事。

    潇羽姗可不这么想,低调?呵呵,冲出林子的鸟儿,哪有不飞的?

    展翅高飞!……

重要声明:小说《嗜血龙女戏美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