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财千万

    龟爷抓住着羽琳眉的头发,正准备行那禽兽之事,田伯光怒喝打断,龟爷不可思议道:“你果然有些门道,居然中了封田丹都能运行真气。”

    田伯光心里已经火冒三丈了,被人用计耍了;心里无比窝火。直接冲向龟爷。

    龟爷冷笑一声,两指紧扣羽琳眉的玉脖,好似毒蛇的獠牙般,田伯光立刻停下子,冷冷道:“放了她。”

    这年头,敢混江湖,而且混的有声有色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龟爷淡淡道:“如你所愿。”

    龟爷把羽琳眉推向田伯光,然后向后飞,田伯光立即追去,龟爷如鬼魅般的在一张桌上借力,转向羽琳眉去三道飞镖,飞镖隐隐泛着寒光,诡异的是每把飞镖都以曲线飞行,田伯光大惊直接去救羽琳眉。

    田伯光刚闪到羽琳眉前,第一道飞镖划空而来,田伯光双手不断在前面乱画,残影叠叠,突然手腕手背一弹,一股巧力击飞飞镖。

    正在此时,另一把飞镖居然从羽琳眉背后攻来,田伯光没有他,直接一脚踢飞羽琳眉,但是飞镖狠狠的刺进田伯光的右肩。

    当然田伯光踢飞羽琳眉那脚没有半点真气加持,只是最普通一脚。

    第三把飞镖则被田伯光简单的用一阳指给击碎。

    滚在一旁的羽琳眉看着田伯光右肩突兀的插着飞镖,焦急的问道:“师弟,你受伤了。”

    田伯光回给羽琳眉一个冷酷的侧面淡淡道:“习惯了。”

    心里则吐槽道:“能英雄救美,再受点伤那就必定能捕获美女的芳香,打架不忘老本行。”

    羽琳眉看着田伯光的侧面,酷酷的表和右肩那把匕首,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田伯光,你要是识趣就带着羽琳眉滚出景州,否则我画尘阁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龟爷的话不断在青楼里回

    田伯光冷笑着,心里暗自思付:“能不能换句话威胁,比如我不离开景州你们就把我弄残,霸我房屋占我田,夺我妻儿虐我妹。”

    围攻如央的画尘阁弟子们见龟爷都跑了,立刻乱了阵脚,如央不客气了,直接软剑刺进一胖子肚子里,然后运气软剑,软剑在胖子那滚涨的肚子里乱绞,什么肠子胃袋统统搅成碎,如央大喝一声拔出鲜红的软剑,胖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肚子,突然肠子和秽物落出,胖子也利害,急忙用手把肠子等往肚子里赛,但是都是徒劳的。

    众人茫然的看着胖子,如央冷笑一声,反手一剑,软剑扭动着挖出另一个人的心脏。

    众人突然醒悟,原来他们不是和人再斗,而是和恶鬼再斗。全部慢慢向后退,既不敢跑,也不敢攻。

    如央拿起桌上的酒把剑洗干净,走过去扶起玉泽,对着田伯光淡淡道:“公子,你受伤了,都是我的错。”

    田伯光点摆手,然后左手飞快的点住右肩几个道,咬紧牙关运气一震,右肩的飞镖被体内真气震飞。

    看着画尘阁一干人,沉声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如实回答,要是敢欺骗我,我这如央兄弟就要发火了,他发起火来我都害怕。”

    众人看着如央那淡漠生命的眼神,诚恳的点头。

    “画尘阁实力如何,掌门是谁,这龟爷又是什么份。”

    众人七嘴八舌,争先恐后的说。

    田伯光怒喝一声止住场面,然后指向一个高瘦青年道:“你说。”

    高瘦青年点头道:“我们画尘阁实力可以与独孤城抗衡了,弟子遍布整个景州,掌门是画尘子,其下是四字牌,分别是青、财、斗、恶。每一牌都分管画尘阁的产业,龟爷正是青字牌的一把手。”

    田伯光眉头微蹙道:“画尘子实力如何?”

    “不清楚,传言是超一流境。”

    “其他三牌都如龟爷这般实力?”

    “画尘阁每个牌的一把手都不一样,龟爷擅长谋略,财字牌一把手财千万擅长帮画尘阁挣钱,斗字牌一把手挚武学,一般不出手听说实力不凡,应该是最厉害的一人,恶字派一把手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残暴狠辣,最喜欢当着人家面强暴人家妻子了。”

    “今晚你们的计划清楚吗?我还有两个人,你们准备在何处下手?”

    众人皆是茫然的摇头。

    田伯光大致知道了这画尘阁的实力,然后牵着羽琳眉来到如央边小声道:“我先把玉泽和羽琳眉带回客栈,刚到景州这画尘阁就送我们如此大礼,正所谓礼尚往来。”

    如央邪笑的点头。

    “一个不留,杀人放火做全了。”田伯光扶起玉泽补充道。

    ------------------------------------------------

    客栈,玉泽正盘坐在地上,封田丹的药效已过,玉泽安心养伤。

    羽琳眉则昏睡在,她许久未眠了,已经疲惫不堪了,画尘阁除了侵犯她,其他方面折磨个够,不给食物;不准睡觉,每天服用毒药。今夜她终于可以沉沉的睡去了。

    田伯光站在窗边,右肩做了简单的包扎。看着远处映天红的火光微笑,良侠和温乾两人都未回,田伯光抽不出去寻两人,但是对两人的信心还是有的。

    片刻,如央进门道:“公子照你的吩咐一个不留,那青楼此刻已化为灰灰。”

    “你务必保护好玉泽两人,我去寻温乾和良侠。”

    如央不语,头微点。

    田伯光最喜欢如央这种人了,听话且嗜血。如央就是田伯光这条饿狼嘴里最锋利的獠牙。

    直接从窗户跃出,轻飘飘的坠地,也不知良侠两人的下落只有四处瞎碰。

    田伯光独自走在漆黑的街道,行至一胡同拐角处,隐隐听到远处有密集的脚步声,田伯光一跃上了房顶,轻敏的子移动。

    看见宽阔的街道上,一群黑衣人举着火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栋房子。

    田伯光趴在屋顶远观,里面似乎传来打斗声。

    “良侠,你若识相就投降,见你武不凡,我财千万举荐里为恶字牌一把手,到时候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田伯光已经猜到里面正是良侠。站在屋顶直接使出降龙十八掌,龙吟声打破上封城寂静的夜晚。

    这群黑衣人直接被强大的真气给轰倒,田伯光几个跳跃,如猿猴般进房子,只见一肥硕的胖子着员外服饰,手执纯金算盘和良侠斗的不亦乐乎。

    胖子一脸肥,但是圆浑的脸上光满面,厚实的嘴唇上油光闪闪,一颗硕大的黑痣点缀胖子下巴处,标准的商形象。

    胖子挡开良侠一抓然后退到数仗外打量田伯光,不得不说胖子虽然长的如球但是和泥鳅般滑。

    “田伯光!你居然逃出了那乌龟的陷阱。”

    田伯光微笑道:“还好运气好。”

    财千万抖动脸上的肥道:“既然臭乌龟收拾不了你,那就让我财员外来取你狗命吧。”

    田伯光的习惯就是打架之前不要多说,直接凌波微步运起攻向财千万,财千万一流巅峰实力,但是手里的算盘耍的出神入化。

    田伯光躲着财千万的算盘心里暗思:“这算盘耍的秒,但是有天山折梅手秒吗?”

    天山折梅手使出,财胖子立刻胆颤心惊,田伯光那美轮美奂的手,招招要人命,财胖子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

    财胖子使出绝招,左手拿着算盘,右手一掌劈向算盘,一百零五颗珠子向田伯光爆而去。

    田伯光看着珠子飞来,耳朵还听到财胖子杀猪般的声音,“珠散人亡”

    田伯光连退五步,然后直接使出降龙十八掌最后一掌-神龙摆尾。

    纯白色的祥龙残风扫叶之势将珠子全部震碎然后尾巴一甩,金珠子的碎屑直接打在财千万的体上。

    田伯光气喘吁吁的看着一动不动的财千万,良侠急忙靠在田伯光一旁警惕。

    财胖子那肥硕的体血洞万千,面目全非的脸,万千血洞不断冒着血水,田伯光慢慢向后倒下。

    “这下才是真正的财千万。”

    田伯光不打算寻找温乾了,因为要是温乾都栽了对方就太恐怖了,直接和良侠回到客栈,一进房间,只见温乾一脸淡然的喝着茶,羽琳眉继续昏睡,玉泽站立一旁貌似伤好了个一半,如央则潇洒的坐在窗户上。

    田伯光慢慢道:“没事吧。”

    温乾微笑道:“几个跳梁小丑也想老夫?”

    温乾对着良侠道:“师弟,你怎样?”

    “我本准备去吃点酒,一出门便遇见几个老鼠跟着,我就引蛇出洞,引出那财千万,他本想用金钱收买我,但是对于钱我不稀罕,我在乎的是我的生命,钱再多能解生死符?和那财千万过了几招,公子便出现几招就杀了那财千万。”良侠回答道。

    玉泽狠狠道:“这画尘阁我看也不过如此,实力比那无量剑派还差,尽想着这些卑鄙手段来害我们,不敢正大光明的动手。”

    温乾摆手道:“师弟你错了,这画尘阁实力不知,但是光看这些手段就是个狠角色,我们的一行一动他们了如指掌,画尘阁的具体位置我想整个江湖也鲜为人知吧。”

    田伯光同意的点点头,“这画尘阁不简单,我们明天先去晓月山庄看看,我总觉得这画尘阁不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风华绝代田伯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